评论 > 言论 > 正文

胖佑胖:“荧幕第一丑娘” 你为什么不忏悔

作者:
中国的历史教材对文革那段历史总是轻描淡写一笔带过;各种报媒体对文革讳疾忌谈,念糊其词。于是导致青少年对文革非常陌生,就像文革从未发生过一样。有的青少年甚至因为某些宣传十分向往文革,说文革时十分浪漫,是个人人平等,完全没有贫富分化的时代。晕死,一个可以随便整人,看谁不顺眼就批斗谁,抄谁家,甚至把人打死打残的时代是个美好的时代?中国的教育怎么了?不总结文革血的教训,又怎么能够汲取教训从向未来?

有‌‌“荧幕第一丑娘‌‌”的称号的张少华因为被已故评剧名角新凤霞儿子吴欢爆出当年抄过新凤霞的家的历史以后,不但不道歉,反而辩解说自己是去帮助新凤霞家的,好像自己是个大善人一样。

那么,事实又如何?吴欢马上对怼这位当年的红卫兵,吴欢这样描述当实际的情形:

一,那时已没有院领导,你是领导。我看见你穿军装插腰站院子里指挥。

二,没有中央单位抄家,砸抢。其间有来查材料的,很文明。

三,1984年,评剧院陈少荣打电话给我,说发现政工组有当年从我家抄走的文物字画。

四,我约了万里委员长之子万伯翱大哥去评剧院交涉领回。

五,陈少荣也是评剧院造反派,但见到打人马上冲过去高喊,‌‌“不许打人,要打先打我!我是工人出身!‌‌”

六,别辩了,我母亲已原谅你。

关于新凤霞女儿吴霜说张少华就是抄家者和新凤霞的回忆录天佑就不贴了,网上大把。到现在,谁是谁非我想大家已经不用再讨论了。有‌‌“荧幕第一丑娘‌‌”的称号的张少华就是当年抄新凤霞家的指挥者,抄走了人家的齐白石字画,但是,她死不认账。

这就引出一个问题,当年的红卫兵为什么不认错,不忏悔?这绝对是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有人说,二十世纪人类有两大耻辱:一是纳粹德国对犹太人的大屠杀;另一就是发生在我们中国的文化大革命

关于德国对纳粹的屠杀,德国人作了深刻的反思。他们认为:导致纳粹上台的不是民主制度本身(当年希特勒是因为选举上台的),而是当时的德国人的政治观点多是从个人处境出发,对他人的权利漠不关心,没有社会公民意识;纳粹宣传说通货膨胀是犹太人造成的,德国人就相信了。当时纳粹的宣传部整天告诉德国人,‌‌“犹太人是世界资本家‌‌”,‌‌“犹太人统治着英国‌‌”,‌‌“犹太人控制着俄国‌‌”,这些宣传让他们产生了偏见,而偏见使德国人只相信官方媒体的宣传,而不是相信事实。即使发生了屠杀犹太人事件,他们也认为领袖是好的,坏事都是地方上的人滥用了党的原则,领袖只是受骗了;为了巩固对民众的思想统治,纳粹过分宣传忠诚、纯洁、劳动、简朴和爱国主义等精神,并把喜欢独立思考的知识分子看成是不可靠的、有危害性的阶层,这给那些不愿思考的人提供了一个不思考的借口。对于如何解决社会问题,多数德国人只有二选一的简单判断,希特勒的名言就是:‌‌“要么这样,要么那样。‌‌”于是,大多数德国人的选择了为了实现国家富强完全可以放弃维护个人权利。

德国人上述的反思解释了当时为什么会出现大屠杀?普通德国人不是不关心政治,而是缺少政治权力意识,不懂得自己拥有最高权力的公民的责任,总认为国家是崇高的,领袖是英明的,而个人无足轻重,因而对他人的苦难漠然置之,甚至参与迫害。对于许多德国人来说,纳粹并不是一目了然的邪恶,只有当他们认真反思后,从根本上改变了价值观,具备了自由是不可分割的公民意识后才明白了一个道理:对他人权利的剥夺即意味着对自己权利的剥夺,这时他们才真正认识到纳粹的实质与危害。

因为德国人对纳粹的邪恶有了深刻的反思,所以,德国总理访问波兰时,会跪在波兰的大屠杀纪念碑前,为他的祖先忏悔,向波兰人民谢罪;而且,德国较为彻底地清除了纳粹主义,同时也在狠狠压制死灰复燃的新纳粹主义。在德国,对纳粹分子的清算是十分彻底的,有一名苟且偷生的纳粹分子,被发现时,已经八十多岁,双目失明,命在旦夕,却仍被收渡到国际战犯法庭受审……

但是,对于中国人不同。关于文革,到现在完全没有进行彻底的反思。没有人统计过文革中到底死了多少人,没人统计过有多少人致残,全国没有一座反思文革的纪念碑或者纪念馆,没有任何一个高层为‌‌“党历史上的严重错误‌‌”向死难者道过歉。那些文革中参加过抄家、批斗、甚至杀人放火的红卫兵后来没有几个人遭到清算。最要命的是,我们解决文革的办法是把所有的罪行都推给林彪和四人帮,而没有清算始作俑者,而始作俑者现在甚至还受到顶礼膜拜!导致文化大革命全民疯狂的思想价值体系还被我们继续崇奉、歌颂、教育、灌输。这是为什么?

目前,中国的历史教材对文革那段历史总是轻描淡写一笔带过;各种报媒体对文革讳疾忌谈,念糊其词。于是导致青少年对文革非常陌生,就像文革从未发生过一样。有的青少年甚至因为某些宣传十分向往文革,说文革时十分浪漫,是个人人平等,完全没有贫富分化的时代。晕死,一个可以随便整人,看谁不顺眼就批斗谁,抄谁家,甚至把人打死打残的时代是个美好的时代?中国的教育怎么了?不总结文革血的教训,又怎么能够汲取教训从向未来?看看现在的网上小粉红的狂热,想想教育部长‌‌“又红又专的谈话‌‌”,又有谁敢保证我们这个国家不会再一次遭到同样的甚至更加惨重的血的洗礼?

这次张少华的回应在天佑看来不仅不真诚,而且完全回避了当年自己的错误。她说自己是院里派去的,然而,1966年‌‌“红八月‌‌”间各单位党委均处于瘫痪状态,‌‌“领导‌‌”们也是处于被批、被斗、被抄家的状态。评剧院实际掌权的就是红卫兵造反派组织,张少华说院里派她带人去是一种偷换概念,把红卫兵造反派组织偷换成了评剧院管理层。

作为红卫兵造反派,他们为什么不忏悔?现在有些红卫兵造反派,一被人追问文革时代他的所作所为,就辩解说‌‌“我们是无辜的‌‌”、‌‌“我们也是受人欺骗的‌‌”,或者干脆像张少华这样辩解说:‌‌“我没有错,我只是执行上级派下来的任务‌‌”……这类的借口太多了。

红卫兵为什么不忏悔?天佑觉得,除了整个国家没有彻底反思以外,还有两个原因:一是中国没有德国那种彻底反思并忏悔的传统;二是那些红卫兵造反派自己也明白即使他们忏悔了,菩萨恐怕也不会原谅他们。因为文革时红卫兵中许多人不仅用最不人道的手段折磨、侮辱他们的老师和长辈,甚至把他们的老师和长辈活活地虐杀,所以,他们恐惧回忆,因而拒绝反思

对于张少华这类人的行为,有人主张宽容,但实天佑觉得我认为真正的宽容只能建立在反思与忏悔的基础上,只有当张少华们真正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并且深深地忏悔了,我们才可以选择宽容和原谅。

最后,天佑想对张少华说一句:你现在拥有了那么多的荣誉和金钱,勇敢地面对过去,向被你和你的战友们毁了艺术生涯和身体健康的新凤霞和家人真诚地道歉有那么难吗?你已经这么大年纪了,曾经做错了事再不道歉怕没有机会了。望三思!​​​​

延伸阅读:

沃得:迫害和冤屈该不该忘却?新凤霞之子公开声讨‌‌“萤屏第一大娘‌‌”

着名评剧表演艺术家新凤霞在十年动乱中,因惨遭迫害留下残疾以至无法再登舞台,成为永远的伤痛和遗憾。昨天,新凤霞之子吴欢发了一条微博,公开质问有‌‌“母亲专业户‌‌”之称的老演员张少华,莫忘当年‌‌“带队抄家‌‌”。令人感慨唏嘘,并在网络引发关注和热议。

【新凤霞之子博文激起千层浪】

吴欢是故宫博物院创办人之一吴瀛之孙,吴祖光、新凤霞之子。实名论证的*画家吴欢在微博发文道:‌‌“1966年中国评剧院青年演员张少华当队长,带队抄砸了新凤霞家。後来新凤霞说‌‌‘苦难都过去了,我也残疾了,怪她们有什麽用,原谅她们吧。‌’今年新凤霞九十冥寿,张少华还记得那些往事吗?‌‌”

新凤霞艺术精湛,且仪态万方,漂亮端庄,代表作《花为媒》、《刘巧儿》可谓家喻户晓,是备受观众喜爱的着名艺术家。然而,命运多舛,她在1957年被错划为右派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在‌‌“文革‌‌”中受到了迫害,并被剥夺了做演员的权力,对她的身心和健康造成巨大摧残。

根据当年的回忆,文革中,新凤霞左腿的半月板曾被‌‌“革命小将‌‌”打伤。1975年,她因脑血栓发病导致偏瘫而不得不告别视为生命的舞台。1979年,新凤霞得到了彻底的平反。

无奈痛别舞台後,新凤霞用她那唯一行动自如的右手,克服常人难以想像的困难,坐在轮椅上给弟子、学生们说戏,示范指导。同时,她辛勤耕耘,创作出版了约四百万字的文学着作。取得的斐然成就,难能可贵。

【‌‌“母亲专业户‌‌”早年是评剧演员】

张少华已年届八旬。大家熟悉的是,她在萤屏塑造了很多母亲和老太太形象,还被冠以萤屏‌‌“第一老娘‌‌”之称。

13岁那年,张少华考进了中国评剧院学员班,开始了漫长的学艺生涯。据悉,她当时主要学的是青衣,後来赶上‌‌“文革‌‌”,因形象问题无法演出,她又开始演样板戏,都是些小角色。到了20世纪70年代,她在着名的评剧《杨三姐告状》和《花为媒》中,以彩旦的身份进行表演。1982年,这两出评剧拍成电影,张少华和赵丽蓉同台演出。

根据媒体的报导,张少华曾与新凤霞、小白玉霜等着名艺术家多次合作表演。

演了一辈子的小角色,张少华後来在影视剧中塑造过很多母亲的形象,从《海棠依旧》到《大宅门》,从《我的丑娘》到《五月槐花香》等。直到68岁,她才获得第一个最佳女主角奖。因为参演电视电影《秘密》,张少华当年捧得了‌‌“白玉兰奖‌‌”最佳女演员奖。她当时说,自己一辈子没想过获奖,只想老老实实演戏,老老实实做人。

除了塑造的母亲角色,其他印象较深的是,张少华去年被爆出一条催泪新闻‌‌“79岁仍住40平米小房‌‌”。她现在依旧住在北京天桥街的40多平米的房子里,这是中国评剧院在1982年分的房子。张少华说,并不是儿子不孝,这是她和丈夫的选择。

【不能忘却的伤痛和记忆】

吴欢对母亲新凤霞充满了敬重和感情。他曾经表示,母亲是一个善良的女人,是一位好妻子,好妈妈。她被尊为中国评剧皇后,更兼作家、画家、教育家,有四百万字的文学作品,数千幅画作,桃李满天下。如此成就,对一个正常人已是万难做到,何况一位从47岁就瘫痪了的病人。

‌‌“妈妈精金美玉的人品,是从烈火苦难中煅来。她以一己肉身,消化了毕生经历的所有是非苦难,奇冤大辱。‌‌”他说,自己从懂事起就为有这样的妈妈而骄傲。


 

责任编辑: 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17/0512/928329.html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