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罗瑞卿倒台事件:与刘邓走的太近犯了毛的大忌

1963年始林彪就是养病,副主席贺龙主持军委,罗瑞卿与贺龙靠得近,就算有点怠慢林彪也并非不正常,要害是罗贺又与刘邓关系密切。毛泽东要实现其大目标,必然先寻找突破点、扫清外围,其中当然要有军队代表,如果不动罗瑞卿也是动别的人。林彪就算有整倒罗瑞卿的愿望也仅限于个人恩怨,且成功把握并不大。两相比较,应当是毛泽东主动出击罗瑞卿的可能性大得多。

1966年3月18日罗瑞卿跳楼自杀未果

对罗瑞卿的批判始于1965年12月8-15日上海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次年5月北京政治局扩大会议罗瑞卿被定性为反党集团成员,会议同时发布著名的《五一六通知》,文革就此揭幕。研究者多认为倒罗瑞卿事件是文革的前奏,但倒罗事件的真实原由与过程至今仍难以完全揭开,本文从一个方面对此解读。

五十年前,1966年3月4日揭批罗瑞卿会议在北京举行,会议持续到4月8日(中间3月18日发生罗瑞卿跳楼),正式发言材料达80多份。4月30日主持会议的中央工作小组递交《关于罗瑞卿同志错误的报告》,5月16日政治局扩大会议期间批准转发:

“为了教育干部,吸取教训,并肃清罗瑞卿同志的错误影响,中央决定将中央工作小组的报告和中央的批语,发到县委和团级党委,这个报告所附的叶剑英、谢富治、萧华、杨成武等同志的四个主要发言,罗瑞卿同志3月12日的检查以及叶剑英、萧华、杨成武、刘志坚同志4月24日向主席、中央的报告,发给地委和师级党委,口头传达到县、团级党员干部。”

中央工作小组即毛泽东指定的邓小平、彭真、叶剑英三人,邓小平在会议开幕式后离京去外地,彭真的作用很可笑——中央批语提到的六个附件之一叶萧杨刘致中央信就是关于“彭真在批判罗瑞卿会议过程中的恶劣表现”,因此批罗会议实际由叶剑英主持,连同中央批语提到的谢富治、萧华、杨成武、刘志坚,这是北京批罗会议的中坚。

此前上海的批罗会议由毛泽东主持,叶剑英、谢富治、萧华、杨成武也是主要发言者。

林彪、叶群都没有出席北京批罗会议。上海批罗会议时林彪没有出席小组会议,叶群在会上有长篇发言,会议前叶群曾携林彪信件从苏州赴杭州面见毛泽东。林彪11月30日信写道:

“有重要情况需要向你报告,好几个重要的负责同志早就提议我向你报告。我因为怕有碍主席健康而未报告。现联系才知道杨尚昆的情况,觉得必须向你报告。为了使主席有时间先看材料起见,现先派叶群送呈材料,并向主席作初步口头汇报。如主席找我面谈,我可随时到来。”

林彪称“好几个重要的负责同志早就提议我向你报告”、“现联系才知道杨尚昆的情况”,十分用心地表明自己的被动卷入批罗。“重要的负责同志”都有谁?说了什么?可能永远都难以准确知晓,但叶剑英、谢富治、萧华、杨成武、刘志坚等人的可能性很大,他们能有此举动,或者出自他人的授意,或者听到某种风声。可见叶群赴杭州面见毛泽东、在上海会议发言不过是毛泽东倒罗的众多棋子之一,并无充足理由可以将其视为倒罗瑞卿的主要因素。

据张耀祠回忆,11月30日叶群到杭州面见毛泽东时杨成武、张耀祠都知晓其来意并有相互交流。

从上海批罗会议到文革初期,叶剑英、谢富治、萧华、杨成武、刘志坚的情况是:

萧华1959年军委成立不久就任副秘书长,1964年任总政治部主任,1967年曾主持全军文革小组工作。

杨成武1965年6月任军委副秘书长,上海会议后罗瑞卿的军队职务停止,杨成武任代总参谋长,1967年始是中央文革碰头会议成员,9月任军委办事组组长。

刘志坚1957年任总政治部副主任(继傅钟、萧华、甘泗淇之后的老资格副主任),1966年5月任中央文革副组长、全军文革组长。

叶剑英1966年1月与刘伯承、陈毅、徐向前同时增补为军委副主席,5月23日任书记处书记、军委秘书长(罗瑞卿曾有的两个职务),8月任政治局委员。

谢富治是副总理兼公安部长,1966年8月任政治局候补委员、书记处书记,中央文革碰头会议成员。

上海批罗会议后不再让贺龙主持军委日常工作,5月政治局扩大会议明确,叶剑英、杨成武、萧华负责处理军委日常事务。

5月政治局扩大会议标示文革揭幕,但林彪仍然是养病,两个多月后毛泽东的另一着棋才将他推上文革前台。

1967年初刘志坚倒台,1968年初萧华、杨成武先后倒台。

1973年底罗瑞卿解除监禁,1974年9月始刘志坚、杨成武、萧华先后解除关押审查。

1974年11月杨成武出任排名第一的副总参谋长,此时总参谋长职位已空缺3年多,1975年1月邓小平任总参谋长。

九一三事件后成立叶剑英为首的军委办公会议取代军委办事组,1975年2月5日成立军委常务委员会取代军委办公会议,军委常务委员会成员是处理南沙作战日常工作的6人小组叶剑英、王洪文、张春桥、邓小平、陈锡联、苏振华,加刘伯承、徐向前、聂荣臻、粟裕、汪东兴共11人。

在邓小平力促下,毛泽东1975年8月批准罗瑞卿任军委顾问。邓小平本希望有罗瑞卿辅佐其军队工作,但到次年4月自己又被撤职,总参谋长职位再度空缺。

1977年6月邓小平复职,8月十一大召开,罗瑞卿随即成为新军委秘书长(1969年4月九大以来的军委未设秘书长职位),杨成武仍是排名第一的副总参谋长。

此时邓小平还任中央副主席、副总理、军委副主席,关注更加重要的事务。据罗瑞卿后人回忆邓小平原本提议恢复罗瑞卿原有职务(主要是军委秘书长兼总参谋长),但在高层不能通过,最终达成妥协罗瑞卿任秘书长,邓小平挂着总参谋长。邓小平交代军委三总部负责人,日常工作由罗瑞卿负责协调。

罗瑞卿即上任,9月杨成武离京任福州军区司令(挂副总参谋长直到1980年1月),同时调新疆军区司令杨勇任排名第一的副总参谋长、列席军委常委(杨勇于1980年1月任军委常委、副秘书长)。1978年罗瑞卿去世,耿飚继任军委秘书长,邓小平还是总参谋长,1980年才由杨得志接任。毛泽东、邓小平惊人一致地排斥杨成武、启用罗瑞卿,必有当年倒罗事件的影响。

刘志坚复出后任军事科学院第二政委,在叶剑英邓小平主持的1975年8月30日全军大单位主官调整配备时调任昆明军区政委。

萧华复出后接任军事科学院第二政委,1977年2月调任兰州军区第二政委。

邓小平以鲜明态度启用残疾的罗瑞卿,萧华、杨成武、刘志坚都被放在京外,直到1983年退出现役三人才回到北京,再没有恢复到先前的显赫。

历史上高岗、饶漱石反党集团与彭德怀、黄克诚、张闻天、周小舟反党集团都是一次性端出,彭真、罗瑞卿、陆定一、杨尚昆反党集团却是一个一个捉出来的:

1965年11月10日,杨尚昆被免去中央办公厅主任职务,专车送至广州任省委书记处书记(后再降为地委书记处书记)。几乎同时,军委副秘书长兼办公厅主任萧向荣免职,由杨成武兼任。

上海批罗会议时彭真即被排除在之外(吴法宪回忆,周恩来要他不要接彭真从北京来的电话)。北京批罗会议彭真是主持人之一,毛泽东此时却在杭州批彭真的《二月提纲》,放风彭真有问题(吴法宪回忆,会议中途毛泽东召谢富治到杭州,叫他不要与彭真联名发言)。北京批罗会议结束后,叶剑英萧华杨成武刘志坚联名致信毛泽东,揭发彭真“在批判罗瑞卿会议过程中的恶劣表现”。

1966年3月毛泽东在杭州还指斥陆定一的中宣部是“阎王殿”,4月当时在外地的陆定一被要求不要回北京。

4月24日叶萧杨刘上报中央关于“彭真在批判罗瑞卿会议过程中的恶劣表现”,5月4日刘少奇主持的政治局扩大会议在北京举行(毛泽东仍在外地),彭真、陆定一仍出席了会议,但中途先后被中止参会资格,到26日会议结束时彭罗陆杨反党集团已然形成。

逐个地捉拿彭罗陆杨,正显示倒罗瑞卿是毛泽东缜密部署、从容操作的一步,而林彪还不可能想到倒罗瑞卿会发展成揪斗彭罗陆杨一个集团、进而揪斗一大批“赫鲁晓夫那样的个人野心家与阴谋家”,而且与自己日后蹿升到副统帅竟是息息相关。

倒罗瑞卿事件为何成为热议而难以厘清,实因为林彪之谜的存在。彭真延安整风时崛起而进入七届政治局,在八届书记处号称副总书记。杨尚昆资格很老,遵义会议时是三军团政委,抗战时华北局书记。他们的倒台怎么没有这么多关注?

1963年始林彪就是养病,副主席贺龙主持军委,罗瑞卿与贺龙靠得近,就算有点怠慢林彪也并非不正常,要害是罗贺又与刘邓关系密切。毛泽东要实现其大目标,必然先寻找突破点、扫清外围,其中当然要有军队代表,如果不动罗瑞卿也是动别的人。林彪就算有整倒罗瑞卿的愿望也仅限于个人恩怨,且成功把握并不大。两相比较,应当是毛泽东主动出击罗瑞卿的可能性大得多。

罗瑞卿复出后,上海会议、北京会议倒罗瑞卿的关键人物叶剑英、萧华、杨成武、刘志坚(谢富治亡于九一三事件前)都会回避倒罗的背景与真相。1973年12月21日毛泽东接见军委会议人员时说“他是听了林彪的一面之词,错整了贺龙、罗瑞卿和杨、余、傅”,表明毛泽东承认是他整了罗瑞卿,至于是否“听了林彪的一面之词”可谓死无对证了。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东方白 来源:共识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