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大陆 > 正文

云影传媒采访张扣扣姐姐和爸爸 信息量很大 司法做伪证 是老三最后杀张母

张丽波:看到了,我弟弟12岁,亲眼看到别人把娘一棒子打死了。当时我弟就抱着我妈哭喊:妈妈!妈,我要给你报仇。妈,我要给你报仇。一个12岁的孩子都知道仇和恨了。我妈已经死十几年了,我回来听我爸说,王家老头说:“噢,老子把你女人打死了,你也没把老子*咬一口。”我爸听了这话,眼泪哗哗哗往下流,最后把我弟弟气得咬牙切齿把他瞪了两眼,也没吭气。王家老大当年是两河乡乡长,上下买通,让村民出庭作证,说是我妈不对。难道我妈把天下人都得罪完了吗?我个个都跟你有仇。谁做证给谁钱。我爸爸他穷,他连状纸都写不起。

图为张扣扣(家属供图)

大年三十中午案发后,嫌犯张扣扣及其父亲都消失在人们的视野里。经南郑公安查明,其父亲并未参与作案,是被吓跑的,人已在大年初二回到家中。

张扣扣家里还有父亲张福如和姐姐张丽波。姐姐嫁到邻村,一家人在河北做生意多年没回来。

据家人介绍,张扣扣1983年生,2001年入伍,2003年退伍,一直在外打工,一般是在厂里上班。先到广州待四年,在一个电子厂当保安。过年他很少回家。去年他去了杭州,单位效益差,他于去年5月初出国到阿根廷打工,7月回家,至除夕案发,这半年里没有工作。

张扣扣的退伍资料显示,他初中文化,2001-2003年在新疆某武警部队服役,任迫击炮炮手,连续两年被评为优秀士兵,当过副班长。个人先后被团树立为训练标兵、专业技术能手,组织能力强。

村民郭自清说除夕命案

当年张扣扣这娃还小,母亲被打死了,如果处理公平了,他满意了,就没这事了。王家老三把人打死,当时也是未成年人,判了刑,到西安去劳改,出来后,去上了个化工学校,毕业后一年,在西安上了门。

王家老三有两个娃了,说媳妇把他给撵了,他回来了一二十天,在他爸这待着的。往年他都不回来。王家老二住在大河坎,想回来把他爹妈接去过年。老大开车回来的,准备给他爷把纸烧了,再接上爹妈走。

扣扣这个娃作案了,他心里咋想的,谁也不知道。王家兄弟去烧了纸回来,还没到家,路上就把人杀掉的。再接着去屋里杀王老汉,把他弄到院坝里杀了的。

扣扣这娃今年三十几了,当了兵的,就爷俩,也没个媳妇。其实这娃是个好娃,回来在屋里,也不跟谁吵架,也不惹祸,见人挺客气的。年年出去打工,去年七八月份回来的。

对话张扣扣家人——

姐姐:早知道就陪着他过年

云影传媒:你几年没回来了?

张丽波:我七年没回来了,我说今年回家跟我弟弟、爸爸好好过一个年。我腊月十九回来的,二十就到我爸爸家,住到腊月二十七才回去。感觉胸部疼痛,腊月二十八我去医院做个检查。到了三十过年了,说我弟弟杀人了。

我要是知道他会做这事,我今年过年就不走,我就住在这,他不可能杀人把姐姐、姐夫牵连了。

云影传媒:这些年弟弟在哪里工作?

张丽波:在外打工。去年他去了趟杭州,经济低迷,他们公司接不到单子,挣不到钱,5月8日他去了阿根廷,在阿根廷呆了三个月,也没挣到钱,回来了。

假如有个娘在,他不会走上这条路

云影传媒:弟弟是初中毕业?

张丽波:对。那时候我妈也死了,我们家经济比较困难,我弟弟学习成绩还可以,要是家庭条件好一点,我弟弟还能上学。

云影传媒:他有没有谈过对象?

张丽波:没有。在农村说媳妇必须有房子,我们家盖房盖得也晚,也穷。最后我爸起早贪黑的,盖了一层,想给孩子娶个媳妇吧,也没人给介绍。我也没个娘,没人操心。

后来房子又盖了一层,还是娶不到媳妇。

说媳妇这事吧,就靠亲戚朋友给你帮忙,亲戚得力的话绝对能给你办成。这么多年,我也没在家。我还在想,我这么多年没回来,我弟弟肯定结了婚了。

我走的时候家里的房子是一层。后来我弟弟打电话说我们二层楼都盖起来了。盖房子的目的是想给弟弟找个媳妇。最后房子盖起来还是找不到。

屋里的装修可漂亮了,什么都是最好的。35岁的人了,你想,好好的房子盖着成了光棍。越想越仇恨,所以自己走向了死亡的边缘。

假如有娘操个心,娶了媳妇,有儿有女的,他能走上今天这条路啊?他愿意把自己的儿女扔下去杀人吗?要是当年的案子处理好了,能有今天这个下场吧?两败俱伤。

邻里发生口角致人死亡

云影传媒:当年母亲出事时,你在现场吗?

张丽波:在。那时我还小,走到王家的时候,王家老二追着骂着,我妈不愿意,吵了起来,最后他家老二把我妈的头发抓起来就晃。

云影传媒:是为什么事情吵架?

张丽波:唉,反正农村这些人说话也说不明白。我要是走到你跟前,嘴里滴滴嘟嘟的骂你,你说本身关系又不好,你再骂他肯定就还嘴,对吧?最后就抓住我妈的头发摁在地上。

我爸爸就出来了。他们一家人都出来,赶着我们,最后他爸说啥?“把她往死里打,打死我抵命!”说着,王家老三哐的一下,打死了。我妈倒在地上了,嘴里、鼻子流血,没气了。

为什么今天我弟弟能走上这条路?为母亲报仇。

云影传媒:当年弟弟在家吗?他看到了吗?

张丽波:看到了,我弟弟12岁,亲眼看到别人把娘一棒子打死了。当时我弟就抱着我妈哭喊:妈妈!妈,我要给你报仇。妈,我要给你报仇。一个12岁的孩子都知道仇和恨了。

王家老大当年是两河乡乡长,上下买通,让村民出庭作证,说是我妈不对。难道我妈把天下人都得罪完了吗?我个个都跟你有仇。谁做证给谁钱。我爸爸他穷,他连状纸都写不起。

云影传媒:开庭你和弟弟都去了吗?

张丽波:都去了。那时候我16岁。我记得王家老三判了七年。他坐了三年零六个月。

那时候我弟弟也小,他也说不上一句话。就是随着年龄的增长,仇恨在心中越积越多,积了22年。

我妈已经死十几年了,我回来听我爸说,王家老头说:“噢,老子把你女人打死了,你也没把老子*咬一口。”我爸听了这话,眼泪哗哗哗往下流,最后把我弟弟气得咬牙切齿把他瞪了两眼,也没吭气。

云影传媒:弟弟有没对你说过他的想法?

张丽波:反正在我眼里,我觉得我弟弟看人的眼神充满了仇恨。

云影传媒:弟弟的性格怎么样?

张丽波:内向,不怎么说话。

云影传媒:你打算什么时候去河北?

张丽波:等我把这个事处理完。钱重要,自己的亲情也重要。如果这事出来结果的话,我就把我爸带走,带到河北去,不把他留在这里。

张父在村后山里躲了两天

云影传媒:叔,年三十你到哪去了?大家都找你。

张福如:年三十我和兄弟们上后山给老人烧纸。后来我们老四的儿子给老四打了个电话,说家里出事了,我赶紧背上背篓往山下走。看到有个人跑得飞快来接我,说我扣扣出事了,把王家人整了。我说我先不回,我掉头走了,因为我害怕他们打我,我快68岁了,一个人,女儿出嫁了,儿子被追捕,所以我躲避了一下。

云影传媒:在哪躲著?

张福如:在后头山上躲著。

云影传媒:山上很冷啊。

张福如:冷嘛。

云影传媒:有武警搜山,你看到了吗?

张福如:我在后山上蹲著,听到警报车响,我知道是搜山了,第一个是搜我,第二个是搜我儿子。所以我等到初一下午七点多,赶紧从山上回来,立马去我们村部投案。当时公安都在那里。我没有作案,我只是害怕挨打。

白天我怕他们看到打我,天黑没人看见了下山。公安来了,我知道不会挨打了,所以我下来投案。他们就把我拉到县公安局去了,交代清楚问题,初二,女儿女婿就接我回来了。

张扣扣年三十在家干什么?

云影传媒:扣扣大年三十在家干什么?

张福如:他在家里洗衣服。我的兄弟们来叫我和他们一起去后山给爷爷太太烧纸,他说,爸爸,你走吧。然后我就走了。去后山还有几里路,我去可能要几个小时。

云影传媒:他为什么没有上山去烧纸?

张福如:一般他都不去的。有好多年他都没回来。

云影传媒:你出门前有没有觉得扣扣反常?

张福如:我看没什么反常的。

云影传媒:他对你好不好?

张福如:好,儿女都对我很好。

云影传媒:怎么个好法?

张福如:回来,洗衣裳,买菜,做饭。

云影传媒:儿子在家跟你吵架吧?

张福如:一般不吵架。

云影传媒:他赚了钱会给你吗?

张福如:有时候给。第一次修房,他给了一万多块钱。

闲了半年,张扣扣打算今年外出打工

云影传媒:扣扣是去年七月回家的吗?

张福如:对。马上就收谷子,他说爸爸我不出去了,你一个人,我在家帮忙收稻谷。我说那也好。

云影传媒:这几个月他都干些什么呢?

张福如:我在当地建筑工地干活,他在家里闲着。

云影传媒:他在家闲着,为什么不出去干活呀?

张福如:我们这里,没有成家的孩子去工地当小工,人家笑话,没年轻人去,都是我们老的去干。

云影传媒:他要花钱怎么办呢?

张福如:我给。他出了一次国把钱用光了。

云影传媒:他有没有跟你讲过,年后有什么打算?

张福如:听他说过,今年还出去打工。

我儿子当兵是和我们村支书的孩子一起去的,一起退伍回来的。支书的孩子在派出所工作,我的儿子没工作,这些年他一直在外面打工。

云影传媒:他的作案工具是刀还是枪?

张福如:我没有看见,因为我先走,如果看见我一定挡住他。

公安说我儿子买了个玩具手枪,装在兜兜里,买了一把刀在摩托车后备箱里装着,问我看到了没有?我根本没看到嘛。

云影传媒:儿子为什么要杀人?你觉得原因在哪里?

张福如:1996年八月,晚上两个孩子和他妈到村后水渠洗衣裳、洗脚。我在家喂猪没去。回来时,被堵在他们门上打。我娃回来说,爸爸,爸爸,把妈打死了!我说屁话,又没争又没吵,把你妈打死了。我娃说,那你出去看嘛。

我出来,看到王家兄弟俩把她摁在地上。我吆喝了一声,他们才把人放开。我对媳妇说,跟我回。因为我们两个儿女在念书呢,不能跟人打,把念书给耽搁了。我就把我媳妇的手拉着回家了。

王家老头就高声张扬:“给我往死里打,打死了我抵命,打死了我去坐监狱。”然后他老三就拿了个木棒扑过来,朝我媳妇头上打了一棒,把脑壳打开花,人就掉到地上,当场就死了。

网上不实传言

云影传媒:网上流传着是因为地基发生争执,才动手打人。

张福如:不是因为地基的问题。地基离我们还远。

云影传媒:今天有一个稿子说,儿子相亲了十几次,女方都看不上他,嫌他家穷,是这样吗?

张丽波:纯粹是误导,我可以这么跟你说,我可以对天发誓,从来没有一个人给我弟弟说过一个媳妇。如果不相信可以到村上来调查。那么帅个小伙,那么大栋楼房盖着。

云影传媒:判决书上提到了妈妈被打以后,晚上七点多出的事,死亡的时间是晚上十点多,间隔几个小时。为什么没有去医院抢救?

张丽波:当时打的时候,满头是血,头骨裂缝了,没几分钟就死了,根本来不及抢救。

张福如:这时间不对,我今天又看了判决书,这是胡写的。

(转载百度贴吧)

图为张扣扣(家属供图)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