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好文 > 正文

横河:内涵段子惹了谁?

从理论上、思想上、文化层面上,中共都没有办法跟任何人、任何团体竞争。那么这里也是,在公益、慈善事业上也是因为它没有能力和民间公益竞争,所以它一定要封杀。你说你“内涵段子”犯了中共这么多红线,踩了这么多红线,它能不封杀吗?所以这是中共的问题,倒不是真的是因为这个网站怎么样了。

横河:我是横河,大家好。

主持人:搞笑APP“内涵段子”被中共广电总局下令永久封闭,理由是“导向不正,格调低俗”。熟悉中共政治术语的人一看就知道“格调低俗”只是一个借口,这里我们当然不是说“内涵段子”有多高雅,但是比它更低俗的快手、抖音却安然无恙。那么“导向不正”是不是真正的原因呢?这就是我们今天要跟大家讨论的话题之一。

话题之二就是,刚刚宣布的对平民百姓的一个好消息,抗癌药物零关税。官媒当然说是要感谢政府,但是有网友却说,我们应该真正感谢的是川普。到底抗癌药物零关税是谁的功劳呢?我们来听一听横河先生的见解。

在节目的过程中,如果您愿意参与讨论或者发表您的看法,欢迎您拨打我们的大陆热线电话950-405-20100,或者是通过Skype及电子邮件和我们沟通,我们的Skype账号是hhpl,我们的电子邮箱是[email protected]

横河先生,“内涵段子”被封,段友们是哀鸿遍野,说一觉醒来家没有了。我们看到网上有一些视频,段友们以各种方式哀悼,或者是抗议“内涵段子”被封。但也有一些人他们不太相信,说是这些段友们主要是一些90后,或者00后,他们怎么会有这种胆量去向政府叫板呢?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横河:我想抗议肯定是有的,网络上有这个不奇怪,我们都看到了,主要是现实的社会当中,抗议行动有没有发生。一开始的时候不清楚,但是陆续有人就上传了一些地方当局的通知和文件,这个文件里面就有本地段友聚集的准确时间和地点,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肯定是有的。

有这么几种抗议形式,一种就是汽车按喇叭,他就是按“滴-滴滴”,这本来就是段友的暗号,而且汽车加上车贴,再加上航拍,它本来也就是段友的标记,所以一下上传这么多各地的视频,那应该就有。当然了,也有人质疑说视频可能不是现在的,是以前的,但是我相信至少有一部分是现在的,即使是把以前的视频或者是现在的视频上网的话,它其实也是抗议的一种形式,我们现在指的抗议不拘于哪一种固定的形式。

第二种就是抗议的形式,就在“内涵段子”的首页,它是一个关停公告,首页的视频是停在头一条,那个标题就是“厉害了,我的国”,这也是一种抗议的形式。

那么80、90后,敢不敢有勇气跟中共叫板?当然这个用户主要是年轻人,很多甚至到了00后的,当然他们这一代,从一代人来说的话,他们并不关心政治,而且他们可能也以为以前被打压的都是不安分的,而被当局不容的。一方面他们是经济条件好起来以后成长起来的一代,就这一代人没有经过太多的挫折,我说的是指80、90到00后的,不是所有的段友。

就是离最近的一次政治运动,1999年迫害法轮功到现在已经快19年了,最后一次政治运动刚开始的时候,这一代人当中、这一批人当中可能有的人还没有出生,大多数对这个事件事是没有印象的,由于信息的封锁和教育的扭曲,他们可能会对被迫害对象的被妖魔化的形像稍有一点印象,但是因为他们不关心政治,所以很可能印象也是很模糊的。

然而另外一方面,由于消息的封锁,他们对政治运动和政治迫害的残酷性也就没有感觉,就不像成年人会觉得不敢叫板,也许他们就没有这个感觉,所以这是两方面的问题。也许就是这一批人第一次有了他们被权力剥夺了属于自己的东西的这种体验和认识。我想这也绝对不会是最后一次。

当然,不见得这么多人通过封杀一个应用程式就会一天就变成反对派,这个倒不见得,即使是今天的民主人士也好、维权人士也好、反对派也好,他也是逐渐养成,也不是一天形成的,但是至少对很多人来说,这是一个思考的开始,就是原来他们认为他们不介入政治,他们只是娱乐,当局不会惹他们,结果当局还是惹了他们。所以这个是一个开始,这是第一个,我想凡事都有个开始。

主持人:有人在留言里就提到说80年代末的抗议,当然我们知道这是指89“六四”了,可见学生运动之后,学生运动被镇压之后就很少有像这种民众上街,普通民众上街这样子的事件发生,这次段友的抗议确实是近年来比较少见的,对吧?

横河:全国范围的应该是非常少见的,就像你刚才讲的,在89“六四”的那一次规模是很大的,我们讲的是全国性的,地方上的上街、地方上的抗议不算,因为那个是散在一个城市,或者过半年另外一个城市,这种情况,那是经常有的。全国性的,89“六四”有一次,第二次是1999年4.25法轮功的万人上访。这个万人上访不仅仅是当天,还有后来镇压以后,持续了一年多在天安门广场和全国的抗议行动,这个应该是说前无古人,我相信也是后无来者,这种说法比较恰如其分的。但是1999年以后,全国性的抗议活动就是很少见的了。

我想说一下,中共对民众的迫害,它跟民众是不是有意识的去挑战中共,其实并没有直接的关系。因为我听到一种说法,说你不关心政治,政治就会来关心你,好像这是因果关系一样的。其实更准确的说法我觉得应该是,你不关心政治,政治照样会关心你,这两者不一定要有因果关系。像法轮功当时,一直到现在都是不参与政治的,根本就没想到炼功会遭到中共的镇压,但是中共还是镇压了。所以这是完全由单方面,就是中共的本性决定的,当然了,当时江泽民和中共以为3个月就镇压下去了,它们谁也没想到踢到铁板上了。就是说中共制造了一个本来最不可能成为敌人的作为它的敌人,也就等于是制造了自己的掘墓人。

中共建政以后,它所有的迫害民众的政治运动没有一次是因为被迫害者挑战了中共,都是中共自己制造出来的敌人。你像57年反右,57年反右指的这个右派,说右派去向党提意见,连提意见都是被中共鼓动起来的,就是你必须提意见,所以说没有人真正是主动的挑战中共的。这样看来的话,任何人以为只要不触及中共的红线,不触及它的底线,你就能够独善其身,中共就不会来迫害你,这种想法是不实际的,因为红线是会变的。你知道中共会根据自己的需要和它的意志,随时扩大红线的范围来制造新的敌人,从来不会减少的,也就是说民间的空间只会越来越小,不会越来越大。中共从来没有停止过制造新的敌人,它从当政的第一天就开始了,至今没有改变。

但是这里我有两个问题想提一下,从这个事件我们可以看出来,第一个就是,对中共来说的话,很多事情是防不胜防的,在最想不到的地方出现了让中共最害怕的组织形式,我认为这次的封杀跟组织形式有关。第二个是中共永远也不会知道,其实老百姓也不会知道,引发燎原之势的那个引发点,就是这个火种是从哪里开始的?很可能就是当局自己下的一招臭棋,主动的惹了一个很大的群体所造成的。想说一下,从这个突发事件可以看到中共不断的制造敌人,也就不断的在给自己的墓碑上加砖,但是它是想不到这一点的。

主持人:您刚才提到这一次为什么中共想来镇压这个APP,您是说它的组织形式,我也想来讨论一下,它为什么要来封杀这个搞笑网站,广电总局的理由说“导向不正,格调低俗”,当然我们都知道这个是表面的理由,一个搞笑网站怎么会有导向问题呢?您怎么看呢?

横河:这个网站我从来没听说过,一直到这一次被打压才知道,然后我看了几个搞笑的短片,看了一些段子。我想它之所以受欢迎,是因为和每个人都有关系,和每个人的生活都有关系,当然我看的是人家选了以后放上来的,当然也避免不了和政治环境有关系,像前苏联就有很多政治笑话。

这里我们不去分析“内涵段子”有多少百分比是哪个类型的,但是肯定的说,只要是真正受欢迎的段子,其中有相当一部分是和当前的政局有关系的,和当局是有关系的,所以触动当局神经的这些段子和短视频一定会有,而且不会少。

共产极权统治下最不缺的就是政治笑话,而且笑话这一类的东西,它必须是不被当局所容的、必须是当局不喜欢的,因为一旦被当局收编以后,变成当局所说的那种正能量的话,那么它就不惹人笑了,就一定死亡了。中国的相声就是前车之鉴,本来相声就是调侃现实的,就是针砭时弊的,结果中共搞了一个什么呢?叫做歌颂型的相声,那种歌颂型的相声就再也没有人看了。所以网站本身的内容里面有触动中共神经的地方。

但是我想不管是为了什么原因,封杀绝对不是为了所谓的低俗,因为第一个,在中国大陆所有的低俗没有比中共更低俗的了。我举个例子,文革刚刚结束以后不是开始高考了吗?几乎在同时开始招研究生,所以第一批研究生不是77级入校以后毕业去考的研究生,而是当时已经大学毕业的,包括工农兵学员。

我有一个朋友读党史研究生,读的过程当中就说,才发现党史研究到后来就是研究中共的创始人、高级领导人当中谁和谁睡觉了,所以“共产共妻”是真的,那个还是80年代初的事情,当然后来大家都知道了,也就见怪不怪了,但事实就是如此,最低俗的就是中共。

第二个就是网络低俗,网络低俗化其实就是中共相当长时间的目标,当然我不是说“内涵段子”,我指的是整个网络低俗化的现象,中国的网络和世界的网络是隔离开来的,它有完全不同的特点,就是你完全开放的话,西方的这些网络进入中国以后还真的有点不适应,因为它已经养成中国这种特殊的网络文化了。其中最大的特点,跟世界上的比,它就是高度娱乐化和低俗化,就是特点之一。

那么它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它是想把人们从比较敏感的宗教、信仰、政治问题上引开,引到娱乐上去,同时又可以使人以为这是一个非常自由的网络,降低人们翻墙的欲望。我们上次做的节目讲到国会听证的时候,国会议员就问了,中国年轻的网民究竟有多少想翻墙的?就是说它制造了一个假象,中国内部一个网络的假象,以为世界就是这样的,造成很多人不想翻墙。所以所谓网络低俗化本来就是中共造成的。

主持人:谈到低俗问题,的确没有人说“内涵段子”是个高雅的网站,但是也有一些反对的声音说,就算低俗,但是我们人民就有低俗的权利,您怎么看?

横河:当然这种说法是对的,因为第一,谁来定这个低俗?什么叫低俗?这个本来就没有一个明确的界线。但是在这件事情上还真的跟低俗没有关系,这件事情是高大上还是低俗?毫无关系!为什么呢?什么是“高大上”?中共所说的高大上根本就不是。我们讲人类的生活和行为,他从物质层面是基本生存,然后到了生存下去不成问题的时候,就会有其它方面的追求,物质生活就开始逐渐要丰富了,他生存以后就要丰富起来,要提高,然后就会有文化精神上的需求,再到文化、娱乐、体育、文学、艺术、音乐等等。

在管理层面上就出现了政治,那么再到精神层面就是宗教信仰。你要说高大上的话,就是人类最高的那一层就是宗教信仰,就是人和神的关系。而中共从来都是对宗教信仰残酷镇压的,所以中共从来就不会去对人类生活行为当中最高大上的宗教信仰去推崇或者是保护,它是要镇压的。

在精神文化层面当中,你看中共现在哪一样不封杀,哪一样不镇压?文革结束以后,我们可以看到,文革之前我们就不讲了,政治运动一个接一个。文革结束以后,它对民间的封杀和镇压的顺序,按时间算的话,先是政治镇压,1989年是政治镇压;然后是信仰镇压,1999年是信仰镇压,就是迫害法轮功;然后是维稳和维权,就是中共的维稳和对维权的镇压,这个是以2008年的奥运作为一个标记的;再发展到现在就是网络上的镇压,就是所有的政治、宗教的都镇压完了,都封杀完了,然后终于对娱乐下手了。

所以基本上我们可以看到是10年一个周期,刚才讲的,毛泽东以前还说过七、八年来一次,你看中共它就逃不开这个魔咒,为什么呢?它就是要折腾,没有办法的。就是即使从时间顺序,因为这个时间顺序是跟中共的当时觉得最重要的、可能会危害它统治的这个因素来看的,所以从时间顺序来看的话,娱乐无论是不是低俗,在中共眼里面其实并不是最重要的,封杀也是在最后,别的都封杀完了,才要封杀它。

当然封杀我觉得是一种最无能的表现了,它是竞争不过别人,它只能封杀。中共的意识形态早就死了,任何新思想、新理论都不可能从中共那里出现。从这个角度来说的话,我们说中共是腐朽的、垂死的,一点都不夸张。它不仅竞争不过法轮功的这个信仰层面的东西,它连搞笑网站都竞争不过。

主持人:那说到这个搞笑网站,我们发现“内涵段子”它有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就是说它的段友们,它有一种特殊的暗号,就算不认识的人在马路上,他一对暗号,就知道他们是有个共同爱好的,就说是段友,而且他们还有线下的聚会。那很多人认为说这个才是真正引发中共封杀它的原因,因为它踩了红线了,这个红线是什么呢?就是这种认同感它会演变成一种民间组织。

横河:对,这是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说这个“内涵段子”的话,它是有线上和线下的活动,在虚拟和现实之间也是有连接的,它甚至有慈善行为,所以说这已经在一定程度上是中共最忌讳的有组织的行为了。你比如说用户之间他自称“段友”,又比如说他的暗号,当然刚才你都举了,而且我想那些段友们比我知道的多。这些暗号哪怕是开玩笑,中共也不会把它当玩笑对待的。

另外就是在现实生活当中,你比如说“滴-滴滴”,你去开车的时候就可以按的,所以它是有现实生活当中的意义的,它有车贴,这已经不是虚拟世界,而是进入现实了。包括另外一种形式,就是段友自发组织的线下聚会,这个规模不等。

中共历来最害怕的就是民间有组织的行为,所以它建政以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各种民间组织全部都打散了,消灭掉了。当年迫害法轮功除了意识行形态对立之外,法轮功的集体炼功、集体学法,就是被中共当作组织行为了,这也是迫害的重要原因。1999年迫害以后不久,我记得有人就讲过,开个玩笑讲的,说中共绝对不会对全国性的组织行为坐视不管。不相信的话,他说你去组织一个全国钓鱼协会,你看会不会马上就宣布你非法?

当然我们知道中共最害怕的是信仰,对神的信仰,但是这种有组织行为,它也是一个害怕的因素,也是非常害怕的,尤其是很多段友他已经把“内涵段子”当成了自己的家。我看到有一个人曾经讲到他自己,说是终于有了一个找到组织了的感觉。你说说看,这个不把中共给吓死!

主持人:这是最忌讳的,这句话是最忌讳的。

横河:中共是要当每个人的妈的,它怎么能允许你有一个自己的家呢?绝对不允许的!“内涵段子”还犯了一个中共的大忌,就是参与并且组织了公益行动。各地段友都有参与公益活动的情况,最大的一次是2017年年底的时候,甘肃段友俱乐部,看看还有段友俱乐部!给甘肃一个希望小学送了90多套服装、60多套学习用品和体育用品,有900多个段友参加。这个也是犯了中共的大忌。

中共做什么事情,好事、慈善事业、公益事业它都要垄断的,那是中共垄断的东西。为什么呢?这是它统治合法性的替代品之一,就是包括公益、慈善事业。所以中国没有真正的民间慈善,两个原因,就是中共的公益事业它都是官员腐败的温床,那么一旦有了民间竞争以后,官方的就垮掉了,所以官方不能让你存在。另外一个原因就是,官方的是腐败的,民间呢是真正做事的,这样的话就把民意从中共手里抢走了,就民间的支持一下子就会转移到民间的慈善事业去,那中共也是绝对不能容忍的。

所以我们刚才讲的是,就是从理论上、思想上、文化层面上,中共都没有办法跟任何人、任何团体竞争。那么这里也是,在公益、慈善事业上也是因为它没有能力和民间公益竞争,所以它一定要封杀。你说你“内涵段子”犯了中共这么多红线,踩了这么多红线,它能不封杀吗?所以这是中共的问题,倒不是真的是因为这个网站怎么样了。

主持人:好,那么现在我们收到网友的一个评论,他的评论是这么写的,说:“这次出来反抗的人群,90后、00后过去从来不关心政治的人,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共产党早晚会把所有的人打到对立面,我们就坐等看戏”。

好,那么我们下面还有几分钟时间,我想向您请教一下抗癌药物零关税这个问题。这个消息是大家非常高兴看到的一个利好消息。有人表示说这个应该感谢美国;那也有的人说,中共官方早就想宣布的,只不过刚好这个时间点这么巧,被川普抢了功劳。您怎么看?您觉得真正是因为美国最近贸易上的施压,中国才做了这个决定吗?

横河:肯定是,为什么呢?就是说中共现在要做的事情,最忌讳的,就是说如果说这件事情不是因为美国施压的,它最忌讳的是让人觉得是美国施压了,所以说如果真的和美国没有关系的话,它应该避开,作为决策人的话,它肯定会避开这个风头,换一个时间。

我觉得这件事情就是跟美国有关的,因为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是3月20日回答中外记者提问的时候说到一些、特别是抗癌药物要降低关税,或者争取到零关税。正式宣布的时间是4月12日,我们看这个时间点很重要。我们不考虑以前的那些制裁,就是这次正式的对中共的制裁,第一步是钢铝加税,是3月1日,也就是说是李克强宣布之前;3月22日,就是李克强宣布的第二天,但是这个风声早就传出来了,宣布对中国500亿美元商品加税;第二天,中国商务部宣布500亿美国商品对等报复加税;4月5日川普要求考虑加征1,000亿中国商品关税;4月10日,习近平在博鳌论坛宣布中国将实施四大开放新举措;到了4月12日就正式宣布药物零关税。

所以你说这两者之间完全没有关系是讲不过去的。当然,中共它不会承认这和美国制裁有关,就是连四大开放新举措,它也不承认跟美国关税增加有关系,它是不会承认的。

讲到这里的话,就说感谢美国的,美国要求中共兑现加入世贸的承诺当中,就包括降低进口商品的关税,我们上次就讲过了,现在更可以证实这一点,就是说如果中共真的在国际压力下兑现了加入世贸组织时候的承诺的话,得益的是中国的民众,是中国的消费者。

主持人:好,那么这次节目的时间已经到了,那么非常感谢您的收听和参与,如果您有更多的问题,希望您可以给我们留言,或者是在网络上给我们留言,或者发邮件,我们下次有机会的时候再给您解答。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次节目时间再见。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希望之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