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军政 > 正文

海航有独门法宝是因习王?获救后马上又高调起来了

——海航获救谢“党恩”赴延安唱红歌 政治正确是基本的生存之道?

按照何清涟的说法,“陈峰的资本运作自有独门法宝”,而海航在北京当局“鼓励各方支持海航集团发债”的“行政干预”之后,跪拜党恩,迎合当局口味,拜谒红色,可说是帮助当局释放出另一个信号:企业的政治正确是基本的生存之道。

2015年,习近平主席在英国曼彻斯特机场宣布海南航空开通北京=曼彻斯特航线;习近平主席、卡梅伦首相与海航集团董事局主席陈峰(左2)、曼彻斯特机场集团CEO查理•科尼什(右1)等嘉宾合影(供图:曼彻斯特机场集团)

背后裙带关系复杂,股权结构迷雾重重的海航,在持续出售资产之后获得中南海“止血”,6月20日,海航20多名高官上演“感恩秀”,拜谒延安及习近平当知青的故地,外媒称,这一宣示效忠,更引发外界对中央高层与海航关联性的新一轮热议。而海航为当局出效果,似在证明政治正确是企业的基本生存之道。

2018年6月20日,海航二十馀名高管扮红军唱红歌。(海航官网图片)

海航集团20日在其官网发布消息称,该集团党委书记兼董事会主席陈锋与20多名高管,当日赴陕西省延安市学习习近平思想和十九大精神、并到中共革命旧址及习近平曾插队的梁家河村参观。

2018年6月20日,海航党委书记、董事局主席陈锋(右)与延安市委副书记、市委党校校长严汉平揭募「海航延安党校培训基地」。(海航官网图片)

陈锋的另一个身份是海航集团党委书记,他将海航近期的变动称为“战略转型关键之时”,并表示要“用习近平思想武装头脑,深刻领会国家和时代交给海航集团的历史使命”。海航官网刊登的照片显示,陈锋率领一干高官,身穿红军制服、行军礼、唱红歌,而地点在延安党校长期培训基地。

自由亚洲引述旅居法国的时评人王龙蒙的说法表示,中国的企业无论国企私企,“其实都姓党,沦为权贵的‘提款机’”

赵紫阳前秘书也对自由亚洲表示,海航极速扩张和高额获利,转瞬又负巨额债务,中共高层出手搭救却不问海航赚钱的钱在哪里?负债的钱流向何处?鲍彤要求国监委调查海航的问题。

海航无人不知;内幕几人知晓?

海航创办初期的资本来源于中共海南政府和中国民航局,双方共同出资额仅为1000万人民币。与很多这类企业不同的是,海航从1991年成立之初,陈峰就在执掌海航,海南省省长刘剑锋从初始的支持到升任民航总局局长之后的“额外照顾”,但最终还是,《海航集团董事长陈峰:中国没有人能看懂海航》。

今年情人节,海航发布声明称,财务状况非常健康总资产为1.5万亿元。实际上,十年之内,海航资产就增加了24倍。

海航的扩张、做大,成为外界看来的私企,按照纽约时报的说法,是股权结构迷雾重重,去年7月,30多岁的年轻人贯君,将超过29%的海航集团股份(相当于180亿美元)转至纽约的一个私人基金会。曾引发大讨论,但最后还是不明就里。

至于“海航集团背后的裙带关系网”,更是错综复杂。

经济学家何清涟去年在美国之音发出了有多篇文章,对海航集团的政治靠山刘剑锋有过详尽的分析,结论是“没有强大靠山加持,几乎难以做到”。

不过,从去年底开始,海航从买买买转入卖卖卖,显示其资金链紧张。彭博的报导说,海航目前的债务是总额大约930亿美元,在6000亿元人民币以上。而大陆媒体的说法是海航有6000亿元债务。

救难海航中南海出手的原因

北京历史学者章立凡就海航举债被救一事,也在推特上批评海航无限举债,还得到国家烂帐买单。

海外评论人士文昭在其自媒体上表示,“海航背后很可能得到王岐山的特殊关照”,公开资料显示,王岐山在海南担任书记时,与海航有着很好的关系。

而另一方面,文昭认为,海航一旦破产,那些给它贷款的国有银行和股份制银行将蒙受巨大损失,那对中国的金融体系有巨大冲击。

这也是中南海出手,动用所有手段给予帮助,让海航转危为安的原因。

文昭还认为,为海航缓解债务风险的代价就是增加中国银行的风险。

文昭说,当局要去杠杆要收紧信贷,可是为了给海航这种企业解燃眉之急,还要继续给它增加贷款;于是乎只能用更大力度去挤其他贷款发放的渠道,以控制信贷的总规模。这样别人要想取得贷款就更难,于是靠投资推动的GDP放缓的压力更大,相应的失业率就增加。

而事实上,按照何清涟的说法,“陈峰的资本运作自有独门法宝”,而海航在北京当局“鼓励各方支持海航集团发债”的“行政干预”之后,跪拜党恩,迎合当局口味,拜谒红色,可说是帮助当局释放出另一个信号:企业的政治正确是基本的生存之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欧阳理明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