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大陆 > 正文

数千嘉兴人七一再抗议 村民详述怒砸政府楼缘由

6月30日,浙江嘉兴市南湖区七星镇发生数千村民怒砸镇政府事件,引起外界关注,多名村民向大纪元透露此次群体事件发生的真实情况。

冲突发生在中共建党纪念日“七一”的前一天,嘉兴南湖因为当年中共一大闭幕,被当局宣传为中共诞生地和“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一位男村民向大纪元记者透露,村民维权实际上从6月25日开始,之前也有一部分村民去维权,镇政府一直是不作为,没有一个人站出来为老百姓说话,反而动用警察来镇压,直到6月30日事件升级。

还有一位女村民也表示:“我们去政府讨说法,前几天镇书记避而不见,第三天虽然接待我们了,但是说的事情不是我们这一方面的事情,村民都非常愤怒。”

“当时最初警察大概来了一百多人,百姓这边大概有二三千人,基本上是人山人海,把政府的大楼覆盖掉,是武警、特警先动的手,喷辣椒水,打老百姓,激起民愤而造成冲突,当时的场面非常激烈。”男村民继续说。

事件从早上8时许,一直持续至晚上10时许,真正的冲突是在傍晚6时至8时之间。通过视频显示,被激怒的村民用砖块、矿泉水并砸向警察,警察使用盾牌抵挡,村民冲入政府内痛砸镇政府。

有另一位女村民还透露,冲突事件中,政府出动了南湖区和秀洲区的特警警力,还出动了装甲车,有一位六七十岁的老年村民被警察拖到后门爆打,被村民发现时老人已从后门被拖出来,打得非常严重,从而引发民愤。

被打伤的村民。(受访者提供)

被打伤的村民。(受访者提供)

还有一位村民透露,冲突过程中有一位女村民打了一名警察的耳光,警察将她拖出来抓到政府内,过程中他也被无辜抓了进去,最后导致事件更加升级。

“开始一百多警力太少,村民冲入政府后都撤走了,后来政府又叫了我们市里的所有警力都往这边赶过来,特警、武警的车子有四五十辆。到后期警察直接把这边的道路封掉,人数有几千人,百姓大概也有二三千人。”男村民说。

村民冲入政府内官员们早已不见踪影,发现五楼镇书记的办公室建造得非常豪华,办公室内放有许多值钱的物品,而且还配有衣柜、床、沐浴房。男村民说:“连着三代书记都是腐败得一踏糊涂。”

镇政府书记办公室的发现的贵重物品。(受访者提供)

镇政府书记办公室非常豪华,设有沐浴房。(受访者提供)

镇政府书记办公室非常豪华,有床、衣柜。(受访者提供)

镇政府书记办公室非常豪华,有床、衣柜。(受访者提供)

据了解,冲突导致十余名村民受伤,其中重伤二三人,警方也有一二人受伤,十余名村民被抓走,目前只有部分人获释。

7月1日,当局封锁消息,许多群被迫解散,群主被约去谈话,镇政府周围道路封锁,政府内全部都是防暴警察,任何车辆不允许进入。

严厉的打压与封锁并未吓倒村民,1日仍然有数千村民聚集在乡政府(湘家荡综合工作中心)前表示抗议,乡政府大门紧闭,手持盾牌、头戴钢盔的防暴警察排成一排站在铁门内。

“1日比前一天人数还要多,警察把所有的乡政府出口封锁掉,里面根本进不去,全部都站在乡政府那条路上的两边。”男村民说。

7月1日,数千村民聚集在乡政府持续抗议。(受访者提供)

7月1日,数千村民聚集在乡政府持续抗议。(受访者提供)

7月1日,数千村民聚集在乡政府持续抗议。(受访者提供)

7月2日,嘉兴市政府有官员来到七星镇调查冲突事件。男村民透露:“市政府派一部分人过来安抚老百姓,他们只想把这件事压下去,不想把事件汇报给省里,或者更上一级的中央。也就是说他们想把这件事当什么事情都没有抹平掉。所以这只会让我们这个事件激起民愤,会更加升级。”

据村民透露,当地类似的冲突事件已经是第三次。自2008年开始拆迁征地以来,发生了许多死伤事件,还有村民被逼无奈跳楼,黑社会打人等等。

村民维权的起因还得从2008年说起,2008年开始,当地拆迁以“两分两换”的政策,按一人40平方、一家庭再补60平方计算,因此四人口的家庭只能拿220平方,而且不能多拿,多余的老宅建筑面积只能充公,并以300元一平方作为补偿。如果一家人口大于五口人也只能按五口人来计算。只有四代同堂的情况才能拿大中小三套房,且拿了好的楼层必须搭配差的楼层。

另外土地流转,村民每年靠流转费生活,流转合同签到了2028年。但2018年5月政府通知征收土地,不再发放流转费,不曾提及违约补偿。

最让村民气愤的是拆迁十年来,坚持到现在的钉子户或者关系户却获得让村民难以置信的补偿。

“钉子户一个人能拿四套(房子),之前拆迁的村民则是五六个人只能拿两三套(房子),就离谱到这个程度,这是钉子户自己说出来的。像我们六口人的拿三套房子,还要贴钱去买平方,第一批拆迁的还不允许花钱买平方。”另一位女村民说。

“起因是两分两换政策,我们响应政策,每户人家最多能拿260平方米的房子,坚持到现在的人家有些拿了五六套房,还有上百万现金,有些拿了八套房,还有上百万现金,所以村民被激怒了。”第一位女村民说。

男村民也说:“部分人家一户人家只分到二套房子,还有部分人家凭关系或者怎么样,一户人家可以分到四套、五套,甚至十多套。最主要的原因我们这里还有一些个别的例子,死人也能分到四套房子,有一户人家死了两个人,这两个人户口分开,都是死掉的,可以分到八套房子。”

前后不一的拆迁补偿政策激怒了村民,他们的诉求是要求一个公平、公正、公开、合法的补偿,最后他们将会进京上访。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林亿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