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好文 > 正文

蔡慎坤:中美贸易实现零关税最理想

张五常说:"香港历来零关税。昔日香港走的是王道,赢得'东方之珠'这个称呼。要是中国政府终于走成此道,中国不是成为世界之珠了吗?"。"经济学鼻祖斯密有一句名言:专业产出的程度,是由市场的广阔度约束着的。中国本土的市场非常大,本身有足够的实力,获取工业产出的比较优势定律的好处"。

中美贸易战愈演愈烈。7月10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依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的指示,公告再对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追加关税的清单。美贸易代表莱特海泽(Robert Lighthizer)基于《1974年贸易法》第301条款,当天在其官网上发表了相关声明。

声明最后说:"一年多以来,特朗普政府一直耐心地敦促中国停止其不公平的做法,开放市场,进行真正的市场竞争。在中方应做出何种具体改变方面,我们已经非常明确并详尽地阐述。遗憾的是,中方并未改变其行为——这种行为将美国经济的未来置于危险境地。中国非但没有着手解决我们的合理担忧,反而已经开始对美国产品施以报复。这种行动没有正当理由。"

中美贸易战7月6日正式开打,美国针对中国818项,包括化学品、医疗器材、光学仪器、汽车零组件等价值340亿美元的产品课征25%关稅;中方也对美国545项,包括黄豆、水产、汽车等同值产品课征相同关稅。在美国两星期后追加另一批总值达到500亿美元的产品课稅后,中国表态将随后跟上。

特朗普明确表示:若中国报复,会追加课稅到2,000亿美元,甚至5,00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商品,那几乎等同中国2017年对美国的总出口5,056亿美元。立场强硬的中国媒体"环球时报",曾经在社评中以"即使中美贸易归零,中国也不会后退"为题,表达过绝不示弱的立场,如今面对这个结果,也认为中美贸易不应该走向完全对抗,因为代价实在太高,谁都承受不起。

但如果不能透过某种方式让美国贸易逆差"显著"减少的话,特朗普大概不会善罢干休,这是他竞选时承诺。不仅仅是承诺,还代表了美国朝野几乎一致的共识,代表了美国普罗大众的共同看法——美国不能再接受巨额对外贸易逆差,这种逆差使美国损失了工作机会、恶化了美国人的生活品质,甚至危及到美国的安全和繁荣。

美国全国贸易委员会主任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6月28日他在华盛顿智库哈德逊研究所发表讲话称,特朗普总统所做的只是让竞技场地保持更公平。"特朗普总统清楚的表示,他是一个自由贸易者。他非常清楚的表示,对于这届政府来说,自由贸易的意思是,贸易是自由、公平、对等和平衡的。"

这位前加州大学尔湾分校的经济学教授说:在一个理想的世界,即贸易是自由、公平、对等与平衡的世界里,世界上将是零关税、零非关税贸易壁垒、对产业进行零补贴、没有任何货币操纵或是货币贬值的情况,没有任何使用增值税来增加收入甚至把别国产品挡在门外,使本国产品具有比较优势的情况。

由于世界各国没有进行自由、公平、对等与平衡的贸易,导致美国每年存在惊人的贸易逆差!透过"贸易保护"让"美国再度伟大"的想法,并非特朗普首倡。1993年,美国教授赖维.巴特拉(Ravi Batra)出版了"自由贸易的迷思"(The Myth of Free Trade),书中大谈美国经济实力衰退,就是受害于自由贸易。传统贸易理论中,各国劳工被假设是同值的,获得参与贸易的双方都会受惠。若劳工并非同值,像美国劳工成本远高于许多贸易伙伴国时,自由贸易会使美国受害;这正是美国实质工资在1973年后逐年下降的原因。

巴特拉提出恢复美国经济的五大建议,第一个就是将美国平均关稅率从5%先提高到20%,然后在五年内提高到40%。特朗普在竞选期间曾提出对中国进口产品课征45%关稅的政见,此次实施25%的关税,与25年前巴特拉教授的建议近似。巴特拉教授为何选择40%?因为他估计那可以让美国进口依赖度从占GDP的13%恢复到美国经济衰退(1973年)前,占GDP6%的水平。

自由贸易的终极目标是彻底取消关税,让老百姓分享全球化的好处。美国对中国产品的关税一直大大低于中国对美国产品的关税。例如美国对中国的汽车只征收2.5%的关税,中国却对美国汽车征收25%的关税,还有17%的增值税、10%的购置税以及依照排量征收最高至40%的消费税,使得进口车在中国价格翻倍成为一个普遍现象。

中美关税比较,浅蓝是中国,深蓝是美国。

身为发展中国家,中国的税收远远超过发达国家,高税收毫无疑问会影响到消费购买力,比如中国的衣服27%税,化妆品50%税,汽车40%税。餐厅就餐交税30%,房子涉税56项,连每一升汽油中,也包含有26.81%的消费税,14.53%的增值税,2.89%的城建税,1.75%的企业所得税,1.24%的教育附加税,0.83%的地方教育附加税,也就是说,一升汽油中税费已经高达48.05%,而真正汽油的成本价只有51.95%。

一个征着高过美国数倍关税,而且银行、电信、石油、互联网、文化教育众多部门都不肯对外开放的国家,如今却理直气壮地指责特朗普搞贸易保护,宣称自己才是引领自由贸易的方向。岂不是一个笑话!当特朗普面对西方六大工业国家首脑联手劝说美国撤销钢铝关税时,特朗普坦言:你们有哪个国家的关税比美国低?如果大家都喜欢自由贸易,还有什么比零关税更自由的呢?那么从现在起,我们彻底放开,实行零关税!零壁垒!零补助!怎么样?!

特朗普的这反戈一击,彻底撕掉了自由贸易主义者的假面具。他们根本不是真正的自由贸易主义者,他们只是一群假自由贸易之名,行占他人便宜之实的骗子。从学者到政客,都想当然地认为发达国家应该征收更低的关税,欠发达国家可以征收高关税。WTO正是这样实践的,对于新加入的发展中国家,一般都有关税优惠。但在实践中,这种关税优惠被滥用甚至剥夺了消费者的基本权利。比如,HPV(宫颈癌疫苗),本是造福妇女同胞最好的药物,欧美等国早就普遍使用,中国就是不放开,有钱人和有权人只好跑到香港去打。

据美国商务部的统计数据显示,从1985年美国对中国出现6亿美元的贸易逆差开始,到2017年美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高达3752亿美元,相当于每一个美国人为中国贸易逆差支付了1000多美元,而在中美密切交往的32年间,特别是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的17年里,美国累计对中国贸易逆差达到47380亿美元,相当于每一个美国人为中国贸易逆差支付了1万多美元。

来自中国海关的数据也显示:2017年中国货物贸易出口总值15.33万亿元,约合2.5万亿美元。中国对美出口总值为5056亿美元,占总出口额的五分之一。但中国的出口顺差高达2.9万亿人民币,折合4600亿美元。也就是说,官方认可的对美顺差占出口总顺差的81.6%。中国对美贸易顺差自2010年以来,8年间总顺差平均占比超过78%,其中有四年超过80%,有一年超过130%。

中国加入WTO之前,美国一直给予中国最恵国关税待遇,只是一年一审。加入WTO之前的2001年,中国进出口贸易总额只有0.51万亿美元,2017年这一数字超过2.5万亿美元!2001年,中国GDP对全球经济的贡献率仅为0.53%,2017年中国对全球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占了1/3!

中国自2001年加入世贸组织以来,毫无疑问成为这个世界最大的赢家,而输家是昔日的主要经济体。因而去年,欧美等国包括日本在内,均不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并指出中国过度生产及低价倾销,扰乱了世界经济秩序。欧美日同时不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使得各国有权取消对中国的"最惠国待遇",并以"反倾销"名义对中国商品加征高税。

欧盟曾给中国开出了5个市场认定标准,认为中国均不达标,包括企业决策明显受政府干预,没有一套按国际通用准则建立的会计账簿,生产成本、财务状况受非市场经济体系的显著影响,企业受政府干预成立或关闭,货币汇率变化不由市场决定等等。更重要的是,欧美日认为,当年中国为加入WTO做出的一系列承诺,17年后,几乎没有多少真正兑现。

中美实现零关税是张五常教授面对中美贸易战提出来的解套之方,如果中美实现零关税,中美两国贸易可完全互补,中国庞大的消费市场足以化解对美的贸易逆差,两国的经济文化乃至交往会更融洽更紧密,甚至带来两国长达一个世纪的共同繁荣和发展,两国人民都会普遍受益!只是不知道那些被意识形态所左右的花岗岩脑袋究竟打什么主意!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