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大陆 > 正文

“天眼”监控下无处躲藏?美媒发现它的漏洞

警方佩戴面部识别眼镜来识别旅客

一位美媒记者日前偶获机缘在中国大陆体验了人脸识别眼镜,发现了它的漏洞。

《纽约时报》记者孟宝勒今日(17日)在其文章中,描述他和一名同事为了解人脸识别眼镜去了郑州,因当地警方一直在中国传统新年假期前试验这种眼镜。

当他们第一次来到郑州火车站时,一名警官正在兴高采烈地把这种眼镜与《碟中谍》中的一副作比较。但随后,媒体官员拒绝了记者试试眼镜的请求。他们给出的理由是,曾经展出过这些眼镜,但展期已过。

几个小时后,他们突然看见了派出所副所长单军(音)正在向回家过年的游客们展示这种眼镜。他们后来才知道,眼镜仍在对新闻媒体展出,只不过是针对中共政府控制下的官方媒体而已。

他们尾随其后,终获机会体验了这种眼镜。

孟宝勒描述道:一个小摄像头安在了一副墨镜上。然后把摄像头用电线连接到一台微型电脑上,电脑的样子和工作方式有点像一个超大的智能手机。该设备用一个数据库来检查拍摄的图像。从本质上说,它是一些国家在海关检查站使用的摄像系统的移动版本。

眯着眼进行了一番调整之后,他发现他的右眼在通过一个取景器看外边,这个取景器有点像老式录像机用的那种。他先是被告知把视线对准一名女警官。一个小矩形出现在她的头像周围,几秒钟后,屏幕上显示出她的名字和身份证号。

他用站在5、6米外的一群人来测试这副眼镜时,有那么一会儿,眼镜锁住了一个男人的脸。但这时,那群人注意到了他,那个男人用手挡住了脸。在他走开之前,小计算机没有在数据库里找到他的名字。

后来,他们了解到,那名新闻官员最初拒绝他们想看眼镜的要求,是为了避免暴露太多有关眼镜背后的数据库的信息。新闻发言人说,有人从北京打来电话说,让记者看眼镜可能会暴露他们追踪罪犯的新方法中的漏洞。

《纽约时报》在另一篇文章中指出,该系统不是什么无所不知的技术网络,更像是数码拼凑品。许多文件仍未进行数字化处理,还有一些文件处于不匹配的电子表格程序中,无法轻易进行协作,目前它们由许多团队以老式方法对照片和数据进行分类。

文章列举了襄阳人行道的例子。去年夏天,中共警方在长虹桥南的路口安装了使用面部识别技术的摄像头和一个大型户外屏幕。违规者的照片和他们的姓名和身份证号码会被显示在屏幕上。

但这个公告牌经常显示几周前的乱穿马路者,尽管最近当局已将滞后时间缩短到大约五到六天。有关官员表示,对图像进行筛选,为之配上人们的身份信息,这一工作依然由人工完成。

尽管如此,中共政府已开展了一场宣传活动,以便令国民相信,“高科技安全国家”已经到位。

彼得森研究所研究员阔赞帕说:“重点是人们不知道自己是否受到监控,这种不确定性使人们更加顺从。”

他将这种方式描述为一种全景监狱,也就是说,人们会严格遵守规则,因为他们不知道自己是否正受到监视。

中共欲斥巨资打造“全景监狱”

台湾《信传媒》报道说,中共决定3年内把全国监视器数量增至6亿个。

研究公司IHS Markit预测,全球用于在影片画面搜索脸孔的伺服器当中,将有75%被中国采购。

据中共官方媒体引用的一位专家的说法,中共警方在未来数年内将在提升跟踪活动的技术能力上再斥巨资300亿美元(约2007亿人民币)。

一名与中共政府密切合作的匿名技术高管对《纽约时报》透露,中共的国家资料库中标记了大约2000万到3000万需要监视的人,包括可疑的恐怖分子、罪犯、贩毒者、政治活动人士和其他人。这名高管说,对于当今的脸部识别技术来说,这个人数实在太多了。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时方 来源:希望之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