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好文 > 正文

刘淼:从拯救瑞恩到拯救布伦森 美国云集全世界最牛X精英的核心秘密

————美国强大的核心秘密

美国之所以要用八个人去救一个人,就是为了保障个人的自由。在美国看来,一个人自由地生存,自由地体验亲情,自由地享受美好生活,是一个美国公民应该享受的权利。为了保护这个权利,花任何代价都在所不惜。这其实也是美国百年来一直都不断发展、壮大的秘密之一。实践证明,保证了个人的自由,保证了个人权利,保证了家庭的幸福,国家想不强大都难。

当时光流转到2018年,《拯救大兵瑞恩》公映二十周年之际,拯救被土耳其关押的牧师安德鲁‧布伦森的命运,成为全世界关注的焦点。(视频截图)

历史往往有着惊人的相似。

如果把时间倒退20年,也就是1998年,那一年,中国的改革开放正好20年,一部美国好莱坞大片《拯救大兵瑞恩》横空出世,漂洋过海来到了中国电影观众的面前。这是美国最著名的导演之一斯皮尔伯格拍摄的战争史诗巨片,不仅在美国,放在全球范围内去看,都引发了巨大反响。果不其然,之后的第71届奥斯卡,把最佳导演,最佳摄影,最佳摄影剪辑,以及最佳音响和最佳声效等五项大奖,全部颁发给了《拯救大兵瑞恩》。

影片的故事情节非常简单。1944年,诺曼地登陆后,盟军司令部得知美国瑞恩一家已经有三个儿子阵亡,而这家的小儿子詹姆斯‧瑞恩正在欧洲大陆战斗,生死不明。于是,盟军司令部立刻命令由约翰·米勒上尉率领八名士兵组成小分队,深入敌后,把瑞恩从战场上安全带回到他母亲身边。影片从一开始,就提出了一个发人深思的疑问,那就是用八个人的生命去营救一个人的生命,是否合理?如果不合理,这些士兵是否可以拒绝这一个任务?当然,对于美国军队来说,无论怎样的质疑,都不可能取消任务。所以,整部影片,与其说是在拯救瑞恩,不如说是对八名士兵能否坚决执行命令而进行一系列考验。

影片当年并未在大陆公映,但通过盗版影碟的传播,其口碑迅速在中国电影观众中间发酵,两年后,正式公映,则把对这部影片的各种争议推向了高潮。现在回过头来看,当年对这部影片的争议主要集中在个人英雄主义和对个体生命价值的认知两个方面。和中国军队宣传的战斗英雄不同之处是,美国的个人英雄主义是建立在强大的人格力量之上,是建立在对忠于自己的职守责任之上的,这与中国军队强调的为人民,为党而战的就有巨大区别。前者更符合人性,后者则带有更多的功利性(譬如我们经常可以见到某某同志因为战斗中表现英勇,上级组织特批其火线入党)。

所以,当《拯救大兵瑞恩》里面的士兵,遇到敌人,都纷纷主动把生的希望留给自己的同伴的时候,许多中国观众都大跌眼镜。因为,过去几十年的媒体宣传,从来都是说美国大兵最怕死,是纸老虎,遇到我英勇的志愿军,往往一枪不发就赶紧开溜。现在,看到真实的美国大兵,居然这么有勇有谋,有情有义,简直不可思议了。

第二个争议就是对个体生命价值的认知。还是那个老问题,八个人救一个人,到底值不值?在中国的语境当中,有国才有家,一直到今天,都在被反复宣传。中国的官方一直试图说服老百姓,只有祖国强大了,个人的小家才会幸福。而对美国而言,他们的语境则是有家才有国。也就是说,只有一个个小家搞好了,整个国家才会好。所以,在中国,个人是渺小的,有时候甚至渺小的连一根木头都不如。报载某国营农场遭遇洪水,某村民为抢救国家财产——一根木头,不幸被洪水冲走,献出了宝贵生命。这样的事情,当然也是值得报导的。但问题是,我们的报导始终表扬的是村民为抢救国家财产的伟大,根本不提所谓的安全意识,根本不提个体生命的价值,实际上远远大于这根木头。其实,不要说是一根木头,哪怕是整个农场的木头,都不应该用一条鲜活的生命去换取。这就是中国与美国对个体生命价值认知的差距所在。

说到底,美国之所以要用八个人去救一个人,就是为了保障个人的自由。在美国看来,一个人自由地生存,自由地体验亲情,自由地享受美好生活,是一个美国公民应该享受的权利。为了保护这个权利,花任何代价都在所不惜。这其实也是美国百年来一直都不断发展、壮大的秘密之一。实践证明,保证了个人的自由,保证了个人权利,保证了家庭的幸福,国家想不强大都难。正因为如此,尽管美国政府在国际上横冲直撞,横行霸道,一副老大哥的嘴脸,但对国内的老百姓,则软弱的像一个柿子,谁都可以去捏一下,谁都可以去踢一脚。所以,身为美国公民,无论到世界任何地方,都能得到美国政府的庇护。而这,也绝对不是一句客套话。

所以,当时光流转到2018年,《拯救大兵瑞恩》公映二十周年之际,拯救被土耳其关押的牧师安德鲁‧布伦森的命运,成为全世界关注的焦点。现年50岁的布伦森来自美国北卡罗来纳州,在土耳其生活了二十多年,2016年10月土耳其发生了一场未遂的军事政变,事件过后,土耳其当局大肆搜捕相关人员,一大批记者、活动家、政治异议者、军官因为被怀疑参与了政变,而遭到拘押。布伦森便是其中被拘押人员之一,如果被定罪,他或被判最高35年的监禁。

幸运的是,布伦森不仅是一名牧师,同时也是一名美国公民。为此,美国总统特朗普和副总统彭斯数次发声,要求土耳其当局无条件释放布伦森。在美国看来,土耳其当局对布伦森的所有指控都没有证据支持,如果仅仅只是怀疑,就可以随便关押人,明显就是对个人自由权利的严重侵犯。这种侵犯,实际上也是对美国在全世界范围内推行的个人自由主义价值观的一种挑衅。所以,7月26日,美国副总统彭斯严厉地警告土耳其:“如果土耳其不立即采取行动释放布伦森牧师,将他送回美国,美国将对土耳其实施重大制裁,直到这个无辜的有信仰的人获得自由。”

美国当然不会像某国那样,凡是遇到大事,除了抗议,就是严正抗议,然后最严重抗议,最后就没有最后了。8月10日,特朗普终于失去了耐心,下令对土耳其加倍征收钢铝关税,而在此之前,美国就应经冻结了土耳其内政和司法部长在美国的所有财产,并规定美国公民不得与他们有生意上的往来。制裁的结果异常恐怖,土耳其里拉对美元跌幅一度超过20%,以至于全世界金融市场集体暴跌。对于土耳其来说,目前背负这2,200亿美元的企业债务,汇率暴跌的打击,几乎是毁灭性的,等于是土耳其国民经济的灭顶之灾。

众所周知,土耳其是美国在北约架构下非常重要的战略性合作伙伴。也就是通常意义上的盟友。遥想当年朝鲜战争,土耳其就是美国的铁杆粉丝,不但派出了整整一个旅的部队,并且在战争初期,为掩护溃退中的第八军团,竭力抵挡势如破竹的志愿军,付出了沉重的伤亡代价。可以说,历史上的土耳其和美国的友谊是用鲜血染红的。

但是,再怎么好的盟友,在个人自由面前,在宗教保护面前,都不值一提。前面已经反复说了个人自由,下面还要说一下美国对宗教的保护。

英国上世纪外交首相哈莫斯顿曾说过一个至今仍被外交学奉为经典的名言:“国家之间只有永恒的利益,没有永恒的敌人和朋友。”这个理论在一定程度上讲明了外交的目的和实质,朋友是变化的,利益是永恒的,具有一定的道理。但是这句话适用范围更多用于世俗化的国家。并不适用于美国,对美国而言,《1998年国际宗教自由法》就宣言:“宗教自由当做外交政策的一个核心因素”。这也就是说,美国对外交往的核心不是跟你讲利益,而是首先看你这个国家对宗教是一个什么样的态度,对宗教的信徒是一个什么样的态度。只有在这个前提之下,你才能跟美国正常的交往。现在,土耳其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抓捕布伦森,如果他仅仅只是一个美国公民,也就算了,他同时还是一个虔诚的基督徒,一个牧师,这个问题就严重了。表面上看,一个普通的牧师和一个国家的战略盟友相比,完全微不足道,但对美国来说,坚定不移的执行既定的国策才是保证一个国家长期稳定、繁荣与发展的奠基石。这就是说,既然美国的国策规定了必须保护宗教自由,必须保护有信仰的公民,那么,无论花费什么样的代价,都必须让这个国策落到实处。

仔细探究下来,从20年前的电影《拯救大兵瑞恩》,到20年后拯救牧师布伦森。美国始终保持着对个人权利的极端尊重。这样一种价值观,造就了美国公民对美国发自内心深处的无比热爱,这种热爱最终转化成对美国社会建设的高度热情。反观某国,最牛逼的大学里面最牛逼的学生,毕业后,第一选择往往不是留在国内,而是投奔美国。最富有的家庭的孩子们,往往也把定居美国当成炫耀的资本。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现象?普遍观点是,美国的社会福利好。但最本质之处却很少有人看到,那就是美国对个人尊严的保护,让所有的美国公民为之感到自豪。人只有有尊严的活着才叫有意义,否则,和被圈养的猪有什么区别呢?也正因为如此,美国云集了全世界最牛逼的精英,也正是他们,为美国的强大贡献了毕生力量。

表面上看,牺牲八个士兵,去拯救一个士兵,亏得血本无归。牺牲一个战略盟友,拯救一个牧师,亏得连底裤都不剩。但美国真正赚到的,是国内民众对政府的支持和爱戴。而这,不正是某国梦寐以求的吗?

2018年8月13日于株洲家中

(原创:方展博馒头山下的守望者)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