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说说老薄家的传统

老薄家有个传统,几代人接过来传下去:翻脸不认人。虽说在中共里做官,这是基本功,但老薄家别有特色,翻脸时总搞得有声有色,不同凡响,以后就是传奇了。

薄一,早年间就是共党里的叛徒。这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伟大成果,他老人家在那个叛徒集团里是首要的几位,代表人物之一。这件事里有一个问题当时的人想也不想,国民党怎么就那么轻易地把这么一群土匪干部放了呢?

薄一文革里吃了亏,回来以后据说是照死了报复文革中与他有怨的人,也不说了。可这人薄义寡恩到了极点,连帮了自己的胡耀邦也要陷害,这个强盗就一点儿道都没有了。虽说中共高层里好人没几个,这老杂种做事也太下贱了。无产阶级老革命家们虽说在这项本事上都各有高招,但让他搞得这么出其不意,攻其不备,让老朋友那么大岁数哭鼻子,也不是天天得见的事。

算这老家伙是第一代共匪吧,这官场翻脸文化就坐下根儿了。老东西总以为占了便宜,呵呵,得便宜自然大爽,吃起亏来,日子就拖得长久,要让他在阴间里不得安生了。

再来说薄二。薄二绝对是他爹的好儿子,有样学样。还在年轻的时候就有把老爹踢伤的惊人之举。人能狠到这个样子,不禁让人会问,怎么有人生就没人养呢,爹妈都死干净了?问着了,这其实正是他爹妈常年教育的结果,甭抱怨,这样的爹妈其实也该死了。薄老爹最后想明白了偷着乐是肯定的,最多会说以后这种戏最好还是先和老爹我排练一番,其实断一根肋骨可能也起到同样效果。

这以后薄二翻脸不认人,和谁都掐。和市委书记掐,和省委书记掐,和副总理掐。别跟我说因为对方也是坏人我就要夸他。坏人之间也打架,他把另外一个坏人打死了,不能说明他自己不是个坏蛋,应该是更大的坏蛋,不坏他怎么能赢?看他打架时的一招一式使出来,能认识这个人。最后好了,和王立军这样的马仔都翻脸,或者说连王立军这样的都收拢不住,别的不说,这人的“独”和“毒”也是够瞧的了。

不错,他的对手要搞他,王都头的事没有现在说的这么简单,但王都头翻脸能翻得如此彻底,只有薄二跟他翻脸的样子咱们亲眼看到了才不会吃惊。

还有薄三。薄三这样的傻刮刮,从来就不为他爹妈想想。明明是不义之财打小一直喂大的。可偷来的锣不好敲啊,这傻瓜瓜偏偏不知道收敛却满处招摇。给他爹找老大的麻烦,最后要在这么多人面前不得不扯起弥天大谎。这本身比用脚踢他爹妈也不差啥了。现在据说小家伙很郁闷,但我就是有菩萨心肠和法力也绝对不对他使,原因简单,放心,他很快就能缓过来,没多久照样一副混蛋德性!对他使好心眼儿,再招生气,要怪自己穷的时候还要跟财主充大方。

薄二的老婆看来也是个翻脸如翻书的狠角色。别的不说,能和薄二这样心狠手辣的人过这么多年,还能保持住这个名义,那话怎么说来着:叫老婆太沉重。说他们是黑风双煞,对陈梅二人就是污蔑了,人家好歹还是恩爱的一对儿。

据说季诺维也夫在遭到斯大林整肃时希望斯大林能想起他和加米涅夫帮助斯大林斗败托洛茨基:“你知道有种情感叫感恩吗?”斯大林的回答绝对经典:“那是一种狗患的病症。”

薄家这祖孙三人都有幸对这种“病症”免疫,什么门风啊。

据说有人认为胡温比太子党坏,但好像没有什么说服力,因为反过来说照样可以说得通,找论据也难不住谁。薄二就是太子党的典型,你说他比谁好呢,比胡温好?也许吧,但最好你试着在想像中把他和胡温的地位掉过来,再看看,再想想。

还是那个看法,薄二倒台不是民主运动的成果。这家伙今年点儿背,有点儿恶贯满盈的意思,世界上没有民主社会时,这号人死了,老百姓也有理由高兴。凡事要等到民主运动有了大成果再高兴,人生就显得太单调无趣了。

小时候听家里老人说:孝顺还生孝顺子,忤逆则出忤逆郎。看薄这一家的兴衰,一直混得不错啊这是怎么搞的?想来想去,只找到一个词来猜测:天打雷劈。杀人抵命欠债还钱,再高瞻远瞩说留着他有利于共党内斗,也不能把这个理儿给顺过去吧。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独立评论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