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九个北上广中产阶级的故事:年薪破12万 房租涨13倍

经过数十年的发展,中国的恩格尔系数终于降至30%,吃的问题解决之后,住的问题却日益严峻,“房格尔系数”腾空出世,高房租成为北上广年轻人之痛。

他们梦想着成为自足自乐的“中产”,却被暴涨的租金阻击,无法为更长远的生活筹划打算。

一、

2012年毕业后去北京实习,原本准备结束后就离开,后来因为办移民,滞留在北京,等了9个月,最后没有成功。

工作先是传媒,然后是市场策划,都是自己喜欢的类型。

我习惯了北京独立而自由的生活。在这里,我可以决定自己住哪里,换不换工作,周末去做什么。在家里,父母的约束太多,可选择性太少。

从没想过留在北京,但最终选择留在某个城市,还是因为某个人。

和他去年秋天结婚买房,准备装修后逃离租房大军,婚房还没过户,有了宝宝,装修的计划搁浅,只能继续停留在租房大军里。

现在,我和老公每月到手差不多30000。每月要还18000的房贷,交7500的房租,公司在中关村,为了省钱,租了没有电梯的老小区,路边楼,没有绿化,两居室,没有客厅,要穿过一个房间到另一个房间。

下周宝宝要出生了,我准备生产后,休养一段时间后就去上班,这样的话请保姆也要6、7000吧。

我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中产阶级。吃饭要用大众点评,点完外卖第一时间分享链接领取红包。有时候挑奶茶外卖要花半个小时,因为找不到20以下免费配送的。

明明奶茶自由都达不到,哪里敢说中产。

二、

2011年,我大学毕业到北京,找到一份只有绩效没有底薪的工作。

根据电线杆广告,我租了个两室一厅的房子,房租450元,和另外19个室友一起住。

那时大家热议的是“蚁族”这个话题,年轻人像蚂蚁一样挤住在一个个床位上。

我印象特别深的是,每天晚上洗澡的时候,常常要等到一两点才能排上,遇上内急,有时候还要跑到小区里的公厕去。

后来入职了,我的工资也一路上涨过了万,住的地方从四合院到后海旁,房租也一路涨到了2500元。

租住的房间里渐渐有了书架、书桌、绿植、沙发,事实上,每多一件物甚,房租就会涨一大截,可是七八平米的房间终究放不下太多的梦想。

2014年底,我终于住进了一个很好的三室一厅,自己有个阳台,和室友们分享一个大大的客厅。之后的三年,这个三室一厅就从月6500元,涨到了10000元,室友们撑不住,大家就散伙了。我只好一个人找房子。

来到北京之后,除了工作,我唯一的生活是在周末给自己做一顿饭。在看了几十处房子后,我执拗地选择了一个很小的一室一厅,家具很破,但有一个非常好的厨房。最近,房东却要把房子收回。我知道他是不好意思给我涨房租,才说要收回房子。

听中介说,我住处附近的一室一厅差不多9000块钱了,就意味着我现在超过一半工资都要用来租房。

晚上的时候,站在朝阳大悦城十字路口总有种远走高飞的想法。

可是这么大年纪了,该去哪里也是个问题。或许,不去旅行,吃饭尽量快餐,不去社交活动,还能让我在这里苟延残喘一段时间。

还记得,2011年刚到北京看到的那根电杆上,还有卖房的广告,方庄的房子才一万多一点。要是那个时候狠狠心,也不会落到现在这步田地。

三、

2014年我来到上海,住600块一个月的床位。当时我是实习PHP工程师,工资5300,是一个记忆尤深的数字。

2015年,我换了工作,工资涨到了8500,于是在一个比较偏的地方租了个850的一居,这时候,房租仅是我收入的1/10。

2017年,我一年内换了三份工作,搬了三次家,房租一次比一次高,最后一次房租是6800。

今年7月份,又飙升到了8200。

房租上涨是正常的,但我想,我很快就会离开黄埔,搬到别处了。

四、

刚毕业那会儿,梦想是找一份月薪5000元的工作。

刚到北京,和同学合租一个4平米的隔断间,两个大男人挤一张单人床,晚上睡觉都不能翻身。房租才450块,暗无天日也挺过来了。

第一个月工资到手,4781块,说滚烫毫不为过。我兴奋地跑去百货市场,给小外甥买了个银饰,还存了一千多块。

后来就是一年一次的搬家节奏,工资一步步涨到了15000,然而房租也涨到了2700。

按理说,我的房租占比在北漂群体里算是很低的,但每个月都得精打细算,除去各项开支,能剩下不到5000块钱。

我是有女朋友的啊,不再是当年懵懂的少年了,咬咬牙给她换了个Iphone,现在每个月分期还得付1500多。

过年的时候,爸爸骑着辆三轮带我去拜年。伯母大著嗓门羡慕地说,你儿子那么牛,一个月工资就能给你换辆汽车了,还骑这破车干嘛。我心都凉了。

五、

我大学在北京读的警校,2016年毕业后可以回生源地入警,相当于公务员。

当时觉得北京机会多,前景广阔,并且相爱四年的男朋友在北京,我放弃了家乡公务员的工作,入职了北京一所大学的军工科研所。

当时在西红门找的一居室,因为离男友家近。刚毕业月工资5000,房租2800。第一年的房租是家里帮忙出的,我每个月把剩下的钱存起来,留着交下一年的房租。

为了省钱,我每天晚上在电饭煲里熬上白米粥,摁上保温,第二天早上喝。妈妈知道后,告诉我吃隔夜饭不好,我才停止住。

后来,原来住的小区治安出了些问题。2017年9月,我换了房子,还在西红门,但离地铁站有2公里。当时定的房租是2600块,今年年初的时候,涨到了3000,到了6月,又涨到了3600。

男朋友心疼我通勤辛苦,借给我他的车去上班。我心疼油费,每天把车开到地铁口,再换乘地铁。

父母在,不远游。现在家中长辈们身体越来越不好,去年九月,奶奶突发疾病,我和堂姐从北京连夜开车赶回家。到家的时候,奶奶已经不能正常开口说话了。

重症监护室每天只允许一位家属探望半小时,四天后奶奶拔下呼吸机离世。在最后的时刻,姐姐都没能陪老人很久。

而在北京定居九年的堂姐,大伯突发疾病去世,她连最后一面都没有见上。

和男友吵架最严重的时候,我真想拎着箱子回家,如果和他分手了,留在这座城市也没什么意义。

可按我现在的年纪,回到家,也没有很好的机会了。

六、

我是2010来到广州的,当时住单位宿舍,一个月180块钱,3人间,很狭窄,有很多老鼠和蟑螂。

现在搬到市中心的一个单身公寓,现在房租4000,40平米。

化妆品,衣服,在买之前都要看价格了。

现在虽然省吃俭用,但是下班回到家有个特别温馨舒服的小窝,心里就特别舒服。

对未来有很多美好的想法,虽然一个都没有实现,却没有放弃过,因为除了努力,别无选择。

七、

18年4月份来到北京,当时大四还没毕业,在大厂找了电影相关的实习工作,每天实习补贴150块,加上自己的一点存款,日子过得非常美好。

忙完工作,每周还要和朋友去三里屯逛逛吃吃。

当时在通州的老居民区租了房子,1500块,10平米,还有一扇窗户,隔壁就是一个小学,每天早上能看到住在对面的大爷放鸽子,楼下小店一碗面10块钱,加一小份牛肉和鸡蛋,那一天就非常有满足感。

我喜欢这里的市井气息,似乎我不是在偌大而孤单的北京。

6月份毕业,部门主管发了offer给我,但我当时厌倦了大厂里螺丝钉一样机械的生活,我每在微信上发一篇文章,要给leader取30个标题。

我觉得这份工作自我消耗太大,最终还是离开了,加入了一家创业公司做产品运营。

公司在中关村,为了工作方便,我就近租了一间房子,12平,4000块。

为了减小压力,我在租房软件上申请了月付。我希望自己能不断地自我提升,报了各种各样的课程:写作课程、运营课程、增长课程……每样差不多1000块。

前两天,中介跟我说,现在房租都在涨,我的房间也不例外。我很痛苦。

原本我安排好自己生活中的每一块钱,只要一涨房租,生活的整个节奏都会被打乱。

八、

2013年,我因为一个北京姑娘来到这座城市。

后来姑娘没了,北京还在。

在北京的第一年,月薪两千块,我住着公司提供的福利房,房租450元。

当时网上的心灵鸡汤说,月薪2k,依旧可以有存款。实际上,单是吃穿用度就已经让我成为月光族。

2014年,一个朋友告诉我,她有渠道买到价格相对低廉的房子,位置廊坊,房子小户型,六十平左右,需要付全款。

我没有买,并非不信任朋友,而是当时我当时凑不到四十多万。

2016年,我和那位朋友去廊坊,经过一座完工的楼房,她告诉我,两年前提到的那套房子就在这个楼盘,现在已经涨到150万了。

我当时想,如果现在有机会让我用四十多万拿下这套房,我依旧无力承担。

换了几家公司,薪酬越来越高,房租也越来越贵。

但我给自己定了一个标准,房租不能高于月薪的四分之一。

为此,我租过没有空调的房子。

炎炎夏日,房间里热不可耐,我坐两个小时的车,去首都图书馆蹭空调。

我住过单身公寓,也与老同学合租过。

曾经被公司拖薪三个月没发工资,中介又催着交房租,我向朋友借一千块,朋友借给我两千。那时我觉得真是人间自有真情在。

去年冬天,因为一些原因,北京房租上涨,我没离开北京。

今年房租再一次上涨,我也遇上了一个自己爱的女孩,她在南方,我准备辞职了。

九、

高二时,我在数学课上偷偷看小说,读到一段话,

“这就是首都,人心所在的地方,这里不是俱融,我们从五湖四海来到这里,那个美好的名字\’公平\’,正在中关村上方的蓝天中闪耀,只要肯努力,一切都将可能。”

我从那一刻开始渴望来到北京,我幻想能看到更大的天地,拥有更drama的人生。

所以,大学毕业后我就来到了北京。

我先在青旅住了大半个月,一屋子6个铺位,都住着来找工作的年轻人。找到第一份工作之后,快乐的群居生活就结束了。

当时我的工资只有5000,我跟朋友合租一个2109元的主卧,另外两间屋子住了两个男生。

一年之后我换了工作,不得不再找房子。因为转行,我又是一张白纸了,工资还没有涨,但房租已经涨了很多。

这一次,我花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一个女孩跟我分租一个房间。

我们睡上下铺,房间很破很老旧,但在身边朋友的房租都超过了2000的时候,我依然每个月只需要付900块的房租。

因为工资有限,所以通勤方便和住宿条件只能选择一个。我每次搬家都选通勤,上班只要花十分钟,但是住处就只是个住处,用来睡觉和置物。

有天,我早上起来上厕所,一开门就看见合租的男室友赤裸上身,只穿着一条红内裤,开着门拖地。

我马上把门关上,决定要换房子。

再一次搬家,我跟人合租一个二居室。我住1800的次卧,室友养了一只味道很大的狗,搬家师傅一进门,转过身就要呕出来,接着用一种怜悯的目光看着我说:“为什么要搬家呢?你以前的房子虽然小了点破了点儿,但是起码没味儿啊!”我只能尴尬地笑笑。

那天是中元节,很多人在路上烧纸,我觉得自己也像个没有归宿的灵魂,在这座城市游荡了两年。

最近一次搬家是两个月前,我和男朋友一起租了个5000块的一居室。没几天我就因为生病辞职在家,只有他一个人赚钱,所以,虽然住着5000块的房子,生活却没有以前舒坦,什么都不敢买。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真实故事计划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