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国际财经 > 正文

日本失去二十年的真相

“失去二十年”似乎是日本的一个特有标签。谈论日本社会和经济的学者,往往喜欢用“失去二十年”来佐证日本的衰退与没落,并把它作为一个典型案例来描述房地产和股市泡沫破裂后的灾难性后果。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许多经济学家都曾担心美国是否会陷入日本式的衰退,是否会重现日本“失去二十年”的经济停滞。

日本失去二十年的真相

来到日本出差或者是旅游的外国人,在日本走马观花之后,无论如何也无法把亲眼见到的富裕、整洁、充满现代化气息的日本,与一个经历了20年停滞的国家联系在一起。

经历了“失去二十年”之后的日本,依然是平均寿命最长的国家,是使用iPhone手机比率最高的国家,甚至把iPhone的发明国——美国远远甩在后面;日本的网速不是世界上最快的,也是最快的之一,远远超过许多发达国家;日本电视台早已经进入到数字时代,不再播放模拟信号的电视节目了;以高速公路、铁路、新干线和航空运输构成的交通网络,几乎覆盖了日本的每一个角落,不同交通工具之间的无缝连接,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可以相比。

代表日本高效率和现代化的基础设施,毫无“失去二十年”后破败的痕迹。一位访问日本的英国政府官员曾经说:如果这就是“失去二十年”,我愿意英国也“失去二十年”。

最近,为了支持美国总统特朗普“让美国再次伟大”的宏伟计划,日本首相安倍在访美期间,向特朗普提出了今后十年内日本政府和私人企业,对美国投资17万亿日元的一揽子计划,帮助美国修建高速铁路,更新陈旧的地铁系统等基础设施,让美国的基础设施进入21世纪。据估计,这个投资计划可以为美国创造70万个就业机会。安倍向特朗普提出的投资计划,就好像日本对发展中国家的经济援助,丝毫不像一个“失去二十年”国家可以从容做到的大手笔。

学者们所说的日本“失去二十年”是指1991年-2010年这个阶段。在上世纪80年代后半期房地产和股市泡沫破裂后,日本经济增长出现了断崖式的下跌。

1990年日本GDP是464万亿日元(按照1995年价格计算),十年之后的2000年日本的GDP仅仅达到534万亿日元的水平。这十年期间GDP的平均实际年增长率是1.4%,低于所有发达国家。这是泡沫经济崩盘后第一个“失去十年”。此后,在2001年到2010年之间,日本GDP平均实际年增长率进一步下滑到1%以下。在此期间,日本出现了长期的通货紧缩。这是第二个“失去十年”。

简单来讲,日本“失去二十年”的现象是以GDP增长率来定义的。而要理解“失去二十年”的经济停滞与日本现在依然展示的富裕和发达之间的不一致,需要跳出以GDP增长为唯一标准的单线思维。国际清算银行的经济学家指出,仅仅用GDP来衡量日本经济的表现,而不考虑日本人口结构变化是片面的。日本过去几十年面临的一个重要问题是劳动人口的大幅减少。1995年-2015年,日本劳动人口减少了1000万。劳动力是生产活动最重要的投入要素之一。劳动人口的大幅下降,自然会抑制GDP的增加。

但日本的劳动生产率在“失去二十年”间却出现了大幅提高。根据国际清算银行的估算,日本劳动力人均GDP在2000年-2015年间累计增长了20%,远远超过美国的11%;即使剔除2008年金融危机对美国经济的负面影响,2000年-2007年间,日本劳动力人均GDP依然增加了11%,超过美国同期8%的水平。劳动生产率的提高,弥补了劳动力下降对经济的副作用。

在“失去二十年”间,日本人平均工作时间也出现了大幅下降。1990年日本人平均每月工作171小时。随着法定节日的增加和带薪假期的普及,日本人均工作时间不断减少。2013年平均每个月的工作时间是149小时,比1990年减少了13%。工作时间的减少意味着闲暇时间增多,生活品质量提高,以及劳动生产力的提高。

日本还是拥有海外净资产最多的国家。海外资产创造的收入并没有包括在日本的GDP中。因此,我们无法从GDP里看到“海外日本”的实力。在“失去二十年”间,日本企业不断通过海外投资和并购打造了一个“海外日本”。例如全球最大汽车制造商丰田每年生产的1000万辆车中,大约三分之二是在海外生产的。日元可自由兑换的国际货币地位,也给日本企业创造了在日元升值时,进行海外并购的有利条件。

2001年日本持有的海外净资产是179万亿日元,2015年日本海外资产达到339万亿日元,比2001年增长了90%。海外资产为日本带来了巨大的收益。2001年日本海外净资产的收益是8.2万亿日元,相当于日本GDP的1.6%;2015年日本海外资产的收益达到了20.7万亿日元,大约为日本GDP的4%。

海外资产的收益也改变了日本经常账户收入的结构。日本过去十几年经常账户盈余的来源,已经不是传统的货物和服务贸易盈余,而是海外资产的收入。日本的海外资产是这个国家埋藏在全世界各地的财富,是日本国民收入的一个重要来源。

从日本家庭的微观层面来看,日本依然是一个富裕和藏富于民的社会。日本的家庭依然拥有非常健康的资产负债表。上世纪80年代股市泡沫的破裂,让日本许多家庭失去了一大笔纸上财富。目前日经指数依然不到泡沫期间的一半。但是,日本家庭不包括房产在内金融资产的积累并没有停滞,而是出现了显著的增长。1990年日本家庭平均金融资产是1350万日元,2015年是1810万日元,比1990年增加了34%。

平均值也许会掩盖收入分配不均的问题。不过,即使从中间值来看,日本家庭也依然拥有非常健康的资产负债表。日本家庭2015年金融资产的中值是1050万日元,这一数据意味着日本一半以上的家庭拥有1050万日元的金融财产。更为重要的是,日本家庭60%的金融资产是以银行存款的形式存在,说明日本家庭有充足的流动性,可以抵御任何突发的经济危机。经济的长期停滞并没有导致日本家庭的负债增加。日本家庭目前平均负债为500万日元,其中90%是房地产贷款。日本仅有38%的家庭拥有债务,这一比例比2008年下降了3个百分点。

忘掉GDP增长率,聚焦于劳动生产率、生活品质的改变、海外资产的积累和家庭财富增长这些变量,我们就不难理解,为何“失去二十年”的日本依然是一个富裕的社会。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国际财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