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习近平罕见主持座谈为扑火 不是一个好兆头?战略有变?

习近平11月1日主持召开民营企业座谈会,接见10名企业家代表。习在座谈会上强调:所有民营企业和民营企业家完全可以吃下定心丸、安心谋发展!民营企业和民营企业家是自己人。但是,中共多个地方政府近期相继推介了一批公私合营项目,拉民企出钱,投资规模达数千亿元。针对目前大陆国进民退的经济策略,独立时政评论人士文昭表示,与民争利的动机越大,民营企业就会越糟糕。而对中国经济雪上加霜的中美贸易战来说,学者认为中共在技术上可能有调整,但在战略上不会有变化。

习近平前日与企业家会晤时强调“民营企业和民营企业家是我们自己人”。新华社

习近平11月1日主持召开民营企业座谈会,接见10名企业家代表。习在座谈会上强调:所有民营企业和民营企业家完全可以吃下定心丸、安心谋发展!民营企业和民营企业家是自己人。但是,中共多个地方政府近期相继推介了一批公私合营项目,拉民企出钱,投资规模达数千亿元。针对目前大陆国进民退的经济策略,独立时政评论人士文昭表示,与民争利的动机越大,民营企业就会越糟糕。而对中国经济雪上加霜的中美贸易战来说,学者认为中共在技术上可能有调整,但在战略上不会有变化。

中共利用公私合营项目拉民企出钱

近日,中共多个地方政府近期相继推介了一批公私合营(PPP)项目,投资规模达数千亿元。在经济下滑压力加大的背景下,中共再度转向基建投资。但在债务规模巨大、杠杆率居高不下的情况下,巨大的投资意味着再度大规模举债,中共陷入去干杠和刺激经济的两难处境,于是想到利用民间资金的投入,舒缓其债务压力。

官媒《证券日报》11月2日报道,近日,天津市发改委、天津市财政局集中推介了21个PPP项目,总投资超过1193.43亿元,涵盖了轨道交通、高速公路、水利、环境保护、农林及文化等领域;江西省发改委向社会推介了适合社会资本对接的15个传统基础设施领域PPP项目,总投资204.67亿元;广西壮族自治区发改委向社会推介了共36个PPP项目,总投资735.25亿元;甘肃省定西市推介了40个PPP项目,总投资537亿元;陕西省西安市推介了36个PPP项目,总投资额1689.56亿元。

360金融PPP研究中心研究总监唐川表示,各地向民资定向推荐PPP项目,是要民间资本参与,这有助于缓解地方政府债务压力,中央管理层与地方政府的目的是民间资本多参与基建投资。

此外,10月31日(周三),中共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保持基础设施领域补短板力度的指导意见,并对配套政策措施作了明确规定。

路透报道认为,中共依然将应对经济下行压力的法宝依旧押注到稳投资上,这仍以补短板的基础设施建设领域为主,包括脱贫、铁路、公路、水运以及机场、水利等基建领域。

报道称,尽管前三季度的中国宏观经济指标仍在官方预期之内,但民营小微企业的困境,地方政府债务的压力,投资消费的回落,以及中美贸易摩擦的不确定性对中国经济带来的负面影响,均昭示着中国经济下行压力正在加大。

央企利润大幅上升不是一个好兆头

越来越依赖于官办企业为政府输血

 

 

独立时政评论人士文昭2日在他的自媒体上表示,与民争利的动机越大,民营企业就会越糟糕。央企利润的大幅上升其实不是一个好兆头,是政府与民争利愿望更迫切的表现,越来越依赖于官办企业为政府输血。

他说,中共政府现在与民争利的动机比以往更强。一边是财政开支无法缩减,一带一路不能停、这样那样的产业计划不能停、军费维稳费还在涨、臃肿的党政机构都不能裁人。另一头是经济形势不好,税基受到侵蚀,基层公务员工资被拖欠的情况很常见,像湖南耒阳这种基本公共服务完成都有问题的地方政府也不少见。政府比往年更需要开辟新的财源。

从账面数字来看,去年和今年上半年财政收入还在稳步增长,但是我们同时看到央企利润暴涨,是个很不正常现象。2017年中央财政收入17万亿出头,而央企上缴的利税是2.2万亿,占到了差不多13%,央企给中央财政交的钱其实就是与民争利得来的收入。2016年央企(中央直属的国有企业)的利润比2015年还是下降了6.1%,2016年增长才0.5%,而2017年央企的净利润增长暴增到15%。

央企自己掌握着关键生产资料的定价权、或者是上游基础性产品的定价权,它找得到理由涨价就能提高利润。例如,从去年到今年油价涨了多少次。而那些金融性的央企,更是占据垄断利润的制高点。

历史的一般逻辑是,权力不受制约的集权政府,财政压力增加后,就会与民争利、用税收之外的手段直接从社会提取财富。这个过程要发展到对民间经济造成严重破坏的程度,有可能经历一个很长的过程、也有可能在危机的压迫下很快就完成。但趋势是这样。

学者:中共在技术上可能有调整;战略上不会有变化

据《自由亚洲电台》11月1日报道,对于川习通话和川习即将在G20峰会的会晤,美国俄克拉荷马中心大学政治学教授李小兵教授则表示,从任何角度看,都找不到中国决心进行体制性或社会性改革的迹象。

他说,“恐怕不会有体制上、制度上或社会上的改革,可能有一些技术上的调整,但战略上不会有变化。”

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孙瑞后 来源: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