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两大因素 解读中国中产阶级“消费降级”

以前上海金融分析师王仁(音译)总是赖在床上到最后一刻,最后才急急忙忙出门,拦出租车赶去上班,但今年他改成早起上班,不管有多累,天天早晨7点15分起床,赶搭地铁,如此每趟可省下人民币21元。

王仁说,搭地铁通勤时间约半小时,几乎是搭出租车两倍长,但只花人民币4元。王仁并不孤单,中国消费者在享受多年经济成长果实与可支配收入大幅成长后,正争相缩减开支,出现“消费降级”现象,而非北京口中的“消费升级”。

究其原因,几乎每位接受《日经新闻》采访的中国消费者都将消费降级归咎于生活成本飙升。今年前九个月中国消费者物数指数(CPI)年升2.1%,仍未见减缓迹象。9月物价年升2.5%,为2月以来最大增幅。

高居住成本也压缩民众预算,虽然王仁今年搬到比较便宜的社区,但每月房租仍要人民币3,600元,相当于三分之一税后薪资。今年25岁的他说,若房租能低一点,他和女朋友就能有更多休闲支出。

若民众计划购屋,日常开销将更吃紧。今年前九个月中国城市居民平均收入为人民币29,599元,年增7.9%,但在城市只够买2平方公尺新建公寓,上海易居公司的数据显示,8月平均房价逼近每平方公尺人民币13,000元。

在中国家庭面临生活成本上升之际,工作前景也堪忧,受美中贸易战拖累,今年中国的就业指数仍处于负值。一些中国厂商正将生产业务迁往其他国家,苹果供应商歌尔就考虑将制造业务搬到越南,以规避美国惩罚性关税,目前歌尔在中国有2.6万名工厂劳工。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楚天 来源:经济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