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短评 > 正文

陶杰:大陆人民心水清

美国中期选举,在美国的许多中国大陆侨民,坚决支持川普或共和党,比香港许多所谓知识分子都有见识。

要警惕美国民主党的变质,不是因为情迷川普,而是以过来人身份,见识过极左的毒害。这方面,许多大陆的中国人非常清醒。

在网络上,看见以下旅美中国大陆某人在微信的留言:

“我知道大家最担心的是美国这几乎是西方世界最后的理性主义堡垒也会极左化。我们的言论自由将受威胁。所谓政治正确的文字狱盛行。大政府,平均主义好福利磨灭大家的进取心。这说明我们还要更努力,不放弃。

“不得不说,极左能在言论上给你高尚感,如物质上的贿赂,具有传销性质。左派极具蛊惑的理论,极容易洗脑涉世不深的年轻人和不懂现实世界复杂的学者艺人们。没有经历过黑暗的人们以为世界就是小清新,以为一个拥抱就换来和平,不知道自由背后血的代价。”

这种心得,如无若电影“杀戮战场”里的那个柬埔寨记者吴汉者,说不到如此深刻处。极左在言论上,不但予人“高尚感”,而且确是一种传销的伪道德美容品。

大学一名左翼学生,在大陆的“五四运动”时期,已经有很高尚的形象:一对青年男女,男方英伟挺拔,一袭长袍,一条白围巾;身边的女同学一头短发,秀气逼人。经天安门广场游行去东交民巷:内除国贼、外抗强权?这种口号一定是对的。

如此卖相包装,当时则有如秦汉林青霞之玉女金童,比起反动阶级的中年男人代表曹汝霖、章宗祥,北洋政府军阀段祺瑞,在卡士上,当令一代青年观众怦然心动。

这种舞台的高尚感,加上激越的音乐,如“毕业歌”:“同学们,大家起来,担负起天下的兴亡!听吧,满耳是大众的嗟伤!看吧,一年年国土的沦丧!”作词人名叫田汉,此傻蛋许多年后是如何收场的,自己上网Google。

 

今日美国的极左,同一样的德性,唯卖相比起八十年前北平上海“青春之歌”主角林道静、卢嘉川的美女俊男更不堪。一群女权分子,肥胖而邋遢,高喊仇恨口号,到处挑起极左的民粹。卡凡诺法官宣誓就任之日,这等丧尸不服判决,联群在大门外嘶喊拍门。一套隔代传销的毒品,大陆许多人心里明白。香港的所谓精英?嘿嘿。嘿。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亮轩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短评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