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苏小和:美国正在发生一场举世瞩目的“属灵战争”

今天发生在美国的观念战争,事实上就是我们风闻已久的"属灵征战":上帝的选民和魔鬼的随从,在美国这片土地上正在展开观念的厮杀,基督信仰的磐石正在经受左倾自由主义的风吹雨打。

开宗明义,美国的伟大并不是总统的伟大,也不是制度的伟大,而是民情秩序的伟大。立足于这样的观念秩序前提条件,我有必要强调,美国的一些学者和一些媒体人长期以来一边倒地不思考理由只强调立场地批评川普,这属于知识分子的固执与愚蠢。事实上是美国的民情秩序的一种隐蔽的开放式纠错能力选择了川普。在这个意义上,今天美国绝大多数的大学教授和媒体人正在反对的,并不是川普总统,而是反对美国一直以来稳定存在的以基督信仰为价值基准的保守主义民情秩序。

所以,我们可以说,今天发生在美国社会的各种无底线的纷争,就不仅仅是党派之间的政治权力纷争,而是观念秩序之争。哈耶克说过的,只有观念才能打败观念。而美国人的民情秩序的观念态势,就是来自于他们稳定的基督信仰传统。在这个意义上,我们可以这样说,今天发生在美国的观念战争,事实上就是我们风闻已久的"属灵征战":上帝的选民和魔鬼的随从,在美国这片土地上正在展开观念的厮杀,基督信仰的磐石正在经受左倾自由主义的风吹雨打。

我们必须强调。民主宪制制度,多党制的选举,其意义不是要选择一个伟大的思想家,伟大的政治学家,伟大的经济学家,而是要防止人性的幽暗和理性的自负,防止一个人在总统的位置上形成错误的路径依赖。

在这个意义上,奥巴马执政连续两届,已经形成了明显的错误,希拉里如果接替总统职位,一定会部分延续民主党和奥巴马的错误。惟一的选择是推选川普上台,对奥巴马进行纠错。

如果美国人在接下来的选举之中,选择了希拉里,只能证明美国人已经开始真正衰落,他们忘记了美国开国的经验,忘记了上帝的话语,忘记了人性不可救药的基本常识。他们的眼睛和心灵被蒙上了灰尘,看不见这个世界最基本的秩序。这是最彻底的错误,可以毁灭一切。

美国的伟大在于,美国的民情秩序总是拥有一种动态的纠错能力。在希拉里和川普的二元选择之中,美国人选择了川普,这意味着美国到目前为止并没有丢失掉伟大的开放式纠错能力。假以时日,我们可以肯定性地预测,当川普政府执政八年之后,他必然形成路径依赖,必须出现许多策略上的错误,因为他不过是人。在这个意义上,美国的民情秩序就会把共和党的候选人选下去,让民主党上来管理这个国家,由此使得美国这个国家总是处在一种开放式纠错的状态,从而形成一种最不坏的制度均衡。

由此可见,类似于加拿大,德国和法国,就是一个缺少纠错能力的国家,这种纠错能力不是因为政治家的稀缺,而是民情秩序的愚蠢。在这个意义上,任何一个长期处在独裁制度下的国家,其败坏并不仅仅是独裁者的败坏,独裁者作为君王,仅仅是一个表象,真正的败坏是民情秩序的败坏。任何独裁者都是从民情秩序的土壤里面生长出来的,所以我们可以说,当一个国家总是盛产独裁者,则意味着这个国家在民情秩序的意义上每个人都是潜在的独裁者。

在这方面,或许看上去富裕而且拥有强大工具理性能力的德国就是一个可以辨析的例子。当我们在德国的历史山很容易找到俾斯麦、希特勒这样的独裁者,当我们看到默克尔越来越像一个独裁者,一意孤行地引入百万难民,当我们看到即使在这样的情况下大多数德国人还是把选票投给了默克尔,我们就可以说,德国真的是一个民情秩序意义上的拥有独裁传统观念的国家,每个德国人可能都是潜在的独裁者,德国的民情秩序对于这种国家的独裁病症完全没有形成一种有效的开放式纠错能力。

这样的分析同样适用于法国,法国人的民情秩序在整体的左倾自由主义的潮流里面狂奔多年,以至于法国很难涌现出一个真正具有保守主义倾向的政治家。在这样的民情秩序的条件下,马克龙这样的左派年轻人可以说是理所当然走上了总统位置,这是法国人的民情秩序想要的结果。所以在法国,类似于勒庞这样经济偏右政治偏左的具有改革性质的候选人,也会被法国人的民情秩序抛弃。事实上法国人的民情秩序的纠错能力一直都非常苍白,从巴黎公社到现在,法国人就是一群在和平时代纵情消费,在苦难年代杀人越货的纨绔子弟。

这样的分析提醒我们一个重要的方法论,考察一个国家的态势,主要应该考察她的民情秩序。这是托克维尔建构的方法论。作为一个批评者,当我们意识到民情秩序的重要性,我们开始把握住一种有效的批评方法论。这种方法论不仅适用于对作为一种现象的民情秩序开始综合分析,同时也能够对作为一种个体的民情秩序展开综合分析。这样的方法论终于把我们带到了个体建设的维度,同时也不会让我们丢失掉对社会现象的批评能力。当我们理解了这种方法论,我们终于可以理解,我们永远不要单向度偏袒弱者,永远不要以为正义在大众的手上。合宜的方法应该是沿着民情秩序的分析框架,进入到我们的传统文化习惯,进入到我们的先验的观念秩序,最后进入到我们的信仰传统。

一个国家的民情秩序事实上就是由三个稳定的要素条件所组成:

——文化习惯

——观念秩序

——信仰传统

考察一个国家的民情秩序,是一个综合判断,但最后必须追索到信仰传统。信仰传统从来不是宏大叙事,而是一个独立个体之人与上帝的私人关系。所以,只有信仰传统才能够真正帮助我们回到个体关怀,而一旦我们有能力回到个体关怀,则我们的问题意识和方法论终于来到了一个真实的起点。这个世界一直是由每一个独立的个体之人所组成的,当个体之人成为一个稳定的事实,则民情秩序就具有有效的开放式纠错能力。如此我们朝思暮想的国家走向命题,就不再是一个空洞的宏大叙事,而是一个独立个体之人可以有效践行的民情秩序了。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亮轩 来源:三一模型研究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