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大陆 > 正文

退休官员惊曝:河南艾滋病患30万 !三任党总书记阻挠 20年未查处血祸

陈秉中是中国退休干部,曾任职卫生部中国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长。他在国际艾滋病日前撰文,「要痛揭河南血祸黑幕,呼唤老天张目,为血浆经济的受害者鸣冤。」

宁陵县210名产妇因分娩被输血感染艾滋病毒,之后到北京上访讨说法。(陈秉中提供/拍摄日期不详)

周六(12月1日)是世界艾滋病日,大陆的媒体舆论引导艾滋病的传播,主要在于性接触与吸毒等。长年深入实地调查大陆艾滋病的专家就认为,河南集体卖血引发的艾滋病群体,一直使官方隐隐作痛。没有中共官场的贪腐,何来催生集体卖血的产业。

陈秉中是中国退休干部,曾任职卫生部中国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长。他在国际艾滋病日前撰文,「要痛揭河南血祸黑幕,呼唤老天张目,为血浆经济的受害者鸣冤。」

陈秉中对本台记者说,中国艾滋病的重灾区在河南,保守统计患病人口30万。造成这一灾难,起因是90年代河南官方发起的血浆经济。

陈秉中说:在河南90年代初形成了卖血挣钱,给卫生部门创收,抽血卖钱血浆经济。导致甚么呢?几十万人感染艾滋病。而且至少有十万人已经死了。可是河南反而相反的越干胆越大,为甚么呢?有上级中央给我当后台呀。这李长春到中央当政治局常委,那么李克强也当常委了,谁还敢查河南哪?你查我就收拾你呀。

陈秉中在揭露血浆经济的文中写道:「发生于1990年代初的河南血祸,由于三任党总书记百般阻挠,20年也未查处。更不能容忍的是,制造这一重大灾难的罪魁祸首不仅未受到惩处,反而官运亨通;几十万受害者因上访不是被遣返,被以寻衅滋事或敲诈勒索被拘留或判刑。」陈秉中说,「有夫妇竟双双坐牢、著名维权人士也被逼背井离乡。」

前河南省社科院的研究员刘倩,《血殇》一书的作者,在2018年世界艾滋病日前夕则向读者讲到,「许多人以为爆发于上个世纪末的河南艾滋病是很遥远的事。可艾滋病问题至今在河南依然是敏感问题,而且越来越敏感。不得不引发人们对体制内部深层问题的思考。」

刘倩对本台表示,河南的这场血灾,当下最紧迫的是让人们知道,灾难已经发生、而且在蔓延。刘倩说,河南保守统计有30万艾滋病人,社会危机紧迫。从开始的卖血贪腐制造血灾,如今救助艾滋病患者的医疗救助系统又变成了贪腐官员的摇钱树。

刘倩说:而且这个里面也贪得也可厉害。(政府发放的救助药品)有一个数,它会把大部分做一个统筹使用。实际上就不给你了,只给农民很少的一部分。然后他就给艾滋病人用的药,比普通人用的药要贵很多。你输不了两次液就完了,另外还有假药。是不是又成了他们一个产业?我说是他们的一个黑洞。医院里有些人他们就把这个药买呀,包括抗病毒药。里边因为它是鸡尾酒疗法那种,就是好多药种配在一起,有的药不光治疗艾滋病,它也是治疗丙肝、乙肝这样重要的药,他们也都拿起卖掉了。

河南商丘市一位因卖血而患艾滋的病者对本台说,他身在河南艾滋病救助的模范村,全村每户都有艾滋病人,政府每月发一次药,提供200元人民币的生活费。但是,药物已经使用多年,几乎30%的病人都产生了耐药性。至于新药,价格非常高,要自己买。

该患者对本台说,就在接受采访前两天,村里就有人自缢。当地基层官员,到村里来,不是解救帮助这些病人,现今的主要工作就是维稳,打压恐吓艾滋病人,不让他们提要求,不让他们上访,把盖子捂死就能升官发奖金。到感染艾滋病人的村里当干部,成了他们河南政府官员的肥差美差,升迁的垫脚石。

艾滋病患者说:公安系统的,它驻俺村,有一个机构,它叫疫情派出所。他如果对俺村打压的厉害,没有上访的行为,他就维稳有功。他就回去都能够升迁。省工作组、河南省工作组在我们村,因为我们村是艾滋病重点村是高发区、高发村。省民政厅也有人在我们这驻扎,每三年换一个人,这个人三年之后,他们过来就是来镀金,三年以后回去以后他们就升迁了。到我们村来就是说对艾滋病人维稳有功。回去以后都升迁了。在我们乡当书记的也能升迁。在我们村工作的都能升迁。他们实际上都是来镀金的。

现年80岁的陈秉中在退休前后,一直就为河南的这场人类灾难奔走呼号。他要揭露,这30年来,中国有血浆产业,引发现艾滋病蔓延。之后,官方严控消息,地方官员就吞噬国际援助,假炒作政绩。他指,有地方官员克扣冒领救助款项,申请大笔的维稳经费等。河南省地方官员对陈秉中说过,「再查,我就让你得艾滋病!」。

据陈秉中调查统计,至今,当时搞血浆经济的上下官员,包括血站经营者,采血的医务人员没有一个受到追究惩罚。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马立克/霍亮乔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