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外媒看中国 > 正文

中国官媒何以重提“平息反革命暴乱”

章立凡:我以前就曾经谈过,中共只有在两种可能下,会平反“六四”。一种可能是,中共政权非常稳定,社会矛盾不太尖锐,整个社会比较祥和的前提下,它有可能会平反六四。还有一种可能是,执政党在自身危机和社会危机都全面爆发的情况下,会把平反“六四”作为一种救命稻草来使用。但是,现在这两种情况都没有出现。

“六四”事件距今已接近三十年。中国官媒里对这一事件的描述从“暴乱”渐渐淡化为“风波”乃至只字不提。但本周中国官媒里,再次出现了“平息反革命暴乱”的字眼。北京政治观察家章立凡通过电话对德国之声谈了他的看法。

德国之声:周一,中共党报《人民日报》全文刊发了中共中央党史和文献研究院编写的《改革开放四十年大事记》,分析家们普遍认为,这是中共官方对过去四十年历史的权威定调。值得注意的是,在谈到1989年“六四”事件时,又使用了“动乱”和“平息反革命暴乱”这类近20年来中共官方已不再使用的字眼。即使是十年前《人民日报》发表的《改革开放30年大事记里,也没有提到“反革命暴乱”。那么现在重提三十年前的官方定调,您认为是要透露什么信息呢?

章立凡:其实还不仅限于六四的定调,还包括对胡耀邦赵紫阳两位前中共领导人的记载也非常简略。只是谈到了他们曾担任的职务,对于胡耀邦没提他下台的原因,对赵紫阳则指出他下台的原因是“分裂党”。涉及胡耀邦的两条只是谈了他的职务,赵紫阳多了一条就是他下台的原因。大家知道胡赵都和“六四”直接有关,这也就说明当局对“六四”的评价没有任何松动。

德国之声:江泽民担任总书记后,90年代之后似乎就不再听到“平息反革命暴乱”这样的措辞了。您觉得现在官方“老调重弹”有什么特殊意味吗?

章立凡:江泽民当时是做了一些淡化的努力,比如“北京风波”等等。现在之所以这么做,我认为主要是形势严峻,体制内外的压力都比较大,社会骚动多,矛盾也尖锐,所以当局不会有任何松动,现在是维稳的统治模式。在当前的情况下,对以往历史事件就完全没有松动的可能性,因为一松动,就有可能出现难以控制的局面。我想这是一个可能的原因。

德国之声:习近平刚刚出任总书记的时候,曾经有人预言,习会重新评价六四,因为他个人同这段历史没有直接关系。

章立凡:当时有人对习报以希望,主要是因为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的因素。因为在“六四”问题上,习仲勋的立场和邓小平不一致。据称习仲勋还曾因此在会议上破口大骂,因此被说成“精神出了问题”,被限制在南方常住,不被允许回北京。总之,在“六四”和此前对胡耀邦的处理问题上,习仲勋的立场和邓小平都不一致。所以当时很多人会对现任领导人报以希望,认为他爸爸是那样的,那么他可能也是那样的。但是,他过去六年来的表现,说明他和习仲勋还是不一样的。

在“六四”问题上,也同样如此。事实上,当初有一些“红二代”曾经给他提出过建议,认为如果他能够重新评价“六四”,能够重新启动政治改革,那么,他在中国历史上将拥有美国的华盛顿、杰弗逊或者台湾蒋经国那样的地位。遗憾的是,他没有这样的见识。

德国之声:那是否可以认为,对习近平重新评价“六四”、重启政治改革的期望已经彻底落空了?

章立凡:我以前就曾经谈过,中共只有在两种可能下,会平反“六四”。一种可能是,中共政权非常稳定,社会矛盾不太尖锐,整个社会比较祥和的前提下,它有可能会平反六四。还有一种可能是,执政党在自身危机和社会危机都全面爆发的情况下,会把平反“六四”作为一种救命稻草来使用。但是,现在这两种情况都没有出现。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德国之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外媒看中国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