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军政 > 正文

基因编辑婴儿幕后调查:中共竟准备这样应对贸易战

人体试验示意图

基因编辑婴儿幕后调查:中共竟准备这样

本报告揭示了基因编辑儿童事件背后的中国人体试验黑幕,并指出发生于深圳的这个试验与不久前曝光的深圳市政府应对中美贸易战的内部文件相符合,该文件指出为了应对贸易战,深圳要加快发展生物医学“抢抓中美法律制度存在差异的机遇”,“划定特定区域作为试验区,实行特殊的产业和扶持监管政策”。

摘要:本报告揭示了基因编辑儿童事件背后的中国人体试验黑幕,并指出发生于深圳的这个试验与不久前曝光的深圳市政府应对中美贸易战的内部文件相符合,该文件指出为了应对贸易战,深圳要加快发展生物医学“抢抓中美法律制度存在差异的机遇”,“划定特定区域作为试验区,实行特殊的产业和扶持监管政策”。

新闻背景

11月底,中共官方媒体《人民日报》网站激动的对外宣布,一位中国顶级科学家完成了第一批转基因婴儿。然而,很快的,这个研究遭到了来自国内和世界的顶级科学家和民众潮水般的强烈反对。从那时起,本来准备庆祝他壮举的官方媒体偏离了预定的报道轨道,而他的母校—-南方科技大学也拒绝承认他。这位科学家后来就失踪了。

中国政府似乎只是突然发现它所认为的巨大成功被国际科学家广泛拒绝。这种误解的背后隐藏着一个更根本的区别:与世界其他地方相比,中国共产党如何看待人的生命。

11月25日,即第二届香港人类基因组编辑国际峰会前两天,生物物理学研究员贺建奎在他专业制作的YouTube视频中宣告了他的胜利。视频中,他得意地宣称“两个漂亮的中国小姑娘,露露和娜娜,几周前就像其他婴儿一样健康地呼喊着来到这个世界。”

中共官方出版物《人民日报》11月26日发表了一篇关于露露和娜娜的报道,主题是“世界首例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编辑婴儿在中国诞生”。

该报告将露露和娜娜的创作引以为傲,称为“中国在疾病预防领域应用基因编辑技术的历史性突破”。

始作俑的科学家贺建奎现在下落不明。一些媒体报道说他失踪了,而他的前雇主则发表声明否认他被拘留。

来自世界的愤怒回应

也许贺建奎和《人民日报》的编辑都没有预料到等待他们的不是祝贺,而是来自主流科学和医学界的全球抗议。甚至有122位中国生物医学研究人员在网上发表了一份措辞强硬的声明,谴责他的实验是“非法的”,“不道德的”,“不可接受的”和“鲁莽的”。

中国科学家贺建奎于2018年11月28日在香港举行的第二届人类基因组编辑国际峰会上发言。(来源EET)

抛开道德上的反对意见(修补人类到底算什么),该技术在伦理上有充分的理由被质疑:婴儿胚胎的变化将由后代遗传,并可能最终影响整个人类的基因库。

对斑点大小的人类胚胎的基因编辑,也会带来了重大风险,包括引入不需要的突变,或产生一个这样的婴儿:他的身体由一些编辑过的和一些未经编辑的细胞组成。

贺建奎用来编辑婴儿基因使用的编辑工具CRISPR的共同发明人Jennifer Doudna也质疑了贺建奎的动机:“我认为我们仍然需要了解研究的动机以及知情同意的过程。”

孤狼还是党支持的企业?

贺建奎工作的南方科技大学很快就公开切断了与他的关系。该大学表示,他自2018年2月以来一直处于停薪留职状态;他的研究是在校园外进行的;大学和他的部门还说他们没有意识到有这个项目。

基因编辑婴儿出生的深圳和美妇女儿童医院也否认参与了他的实验。

然而,一些中国专家对南方科技大学与和美医院声称的不知情或未参与表示高度怀疑。

中国评论员文昭在他的YouTube节目中表示,根据贺建奎提交给中国临床试验登记处的材料,贺建奎被深圳和美妇女儿童医院伦理委员会批准进行实验的日期是2017年3月7日,而那个时候,贺建奎依然在南方科技大学工作,就算该大学声明里面提到的贺建奎从2018年2月开始停薪留职的说法是真实的。

在几个中国网站上可以看到他的《伦理评价申请表》的扫描件,显示了深圳和美妇女儿童医院的官方印章以及七位道德委员会成员的签名。该评价的结论是,“该实验符合道德标准,并获得了该委员会的许可。”

根据贺建奎提交给中国临床试验登记处的材料,他的项目由深圳市科技创新委员会资助,此后贺建奎否认了他的说法。

文昭对深圳市科技创新委员会的否认表示非常怀疑,他表示,除非贺建奎能在家打印现金,否则他没有办法在没有资金的情况下开展这么庞大的项目。

一位在推特上名为@草祭的评论员,曾经是上海一所大学的科学教授,现任职于台湾的一所大学,他分析称,基因编辑的婴儿项目是由高层中共领导人推动,委托南方科技大学完成,交给贺建奎的团队执行。

@草祭教授认为,他的项目涉及数亿元人民币。如此庞大的资金不能简单的拨付给一名副教授,必须得到高层政府部门的支持。

草祭还观察到贺建奎是一位精英生物学家,他通过“千人计划”被从美国招募回南方科技大学,而“千人计划”是由中组部、科技部和教育部共同完成的,入选的科学家的薪水和研究经费水平远远高于国内其他科研人员。因此,如果没有高级别当局的支持,他不可能从大学获得长期无薪假期来进行他的基因编辑项目。

草祭进一步分析说,贺建奎的实验涉及从200多人中筛选出来的数十名候选人。最终参加实际实验的每对夫妇都可以从南方科技大学获得28万元人民币的补偿。

草祭表示,贺建奎名下有六家公司,每家公司都获得了南方科技大学的投资。其中一家公司通过其A轮融资成功筹集了2.18亿元人民币(3160万美元),并正在准备上市。

草祭说,在没有国家高层支持的情况下,如中国这样严密控制的社会,上述所有这些都是不可能的。

中央电视台明星

中国中央电视台(CCTV)于9月23日为“喜迎中共十九大”制作了一个特别节目,贺建奎被称为“世界基因史的新牛人”。在节目里,贺鼓吹自己在第三代DNA测序仪方面取得的进步。

摄影机跟着他去了许多不同的地方,包括他的实验室,他的公司,一家医院,甚至是足球场,将他描绘成一个令人敬畏,充满希望和深受喜爱的科学明星。但是,在世界上出现了“意外”的愤怒来回应贺建奎的实验后,该节目已被从中央电视台的网站上删除。但是,从YouTube上一个名为“寨视频”的频道,依然可以获得该视频的副本。

共产主义人生观

显然,贺建奎对国际科学家对他的“历史性突破”期望的反应,与现实截然不同,否则当初他就不会兴高采烈的高调发布他的视频。这种误解是怎么发生的呢?

曾任中国人民解放空军主任医师,哈佛医学院前医师和心血管研究员,现任全球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简称追查国际)主席的汪志远先生说,贺建奎对自己实验的独特的、良好的自我认知,并不让他感到惊讶。

汪先生说,在共产主义中国,人类生命的尊严得不到尊重,而医学伦理却被无情践踏。

追查国际组织主席汪志远于2016年5月26日在华盛顿国会山的一个论坛上发表讲话。(图片来源EET)

“例如,前重庆市副市长、公安局局长王立军,在任辽宁省锦州市公安局局长期间,创办了锦州市公安局现场心理研究中心,并进行了人体实验。用成千上万的活人,可能是法轮功学员,研究他们去世期间的心理过程,“王说。

“王立军和他的现场心理学研究中心实际上已经获得了200万元人民币的研究经费,用于开展他的‘药物注射捐赠者的器官移植研究’。这里的‘药物’实际上意味着通过致命注射来执行。”

王立军还发明了一种名为“原发性脑干损伤撞击机”的专利高科技产品,用于“建立由突然撞击引起的创伤性脑损伤的模拟”。

在2017年轰动世界的一部韩国纪录片《杀了才能活:中国移植旅游的黑暗的一面》里面,这台机器被称为“阴险”,“脑死亡机器”。纪录片报道说,该装置仍在军事医院被使用。

根据该纪录片采访的韩国医学专家鉴定,这个“脑死亡装置”被用于导致人的脑死亡,同时保持其他器官不受影响,这是获得人体器官移植的最佳条件。

王力军,脑死机发明者,前重庆市公安局长、前锦州市公安局长,2011年3月。

王立军的专利申请表明,实验的对象都是男性,年龄26-38岁,实验是在12个尸体头上进行的。

“人们不禁要问:如果在尸体头上进行实验,他们如何证明机器是否有效?我非常怀疑他们没有对活着的人做过,就像他们成千上万的其他实验一样,“汪志远说。“而且,最重要的是,他们为什么需要这样的机器呢?”

纪录片是2017年调查和拍摄的,而中共官方早就宣布2015年1月1日起,不再使用死囚器官。然而,纪录片采访的王立军的合作者—位于重庆的第四军医大学的一名军医还在继续研究该撞击机的升级版本。

片中,韩国“器官移植伦理协会”会长兼外科医生李承原(音)表示:“‘原发性脑干损伤撞击机’除了为摘器官将人进入脑死状态外别无它用,谁会让人脑死呢?”

韩国纪录片主持人根据王立军发明的脑干撞击机专利制作的撞击机模型,来源:《杀了才能活》视频截图

“处理掉”有问题婴儿

自由亚洲电台报道,贺建奎的团队在实验中告诉参与试验的父母,如果在这个过程中出现任何问题,他们将“处理”掉“有毛病”的婴儿。

“我对他的疯狂行动感到惊讶吗?完全没有,因为中国共产党的本质就是这样。他们会做任何事,”汪志远说。

在中国,2016年6月《纽约时报》的一篇文章报道,哈尔滨医科大学的任小平博士计划进行全身移植(又叫换头术)手术。

报道称,“任博士已经尝试过对老鼠的头部移植,但它们只活了一天。他说他也开始练习人体尸体,但拒绝提供细节。”

汪志远说,他也严重怀疑已经习惯了用活着的人做这些实验的中国医生真的会用“尸体”,否则他们怎么能知道人脑是否会与另一个人的身体一起工作呢?

2016年1月21日,《人民网》报道《中国专家成功给活猴换头向人体换头迈进一步》里面引用任小平的意大利合作医生卡纳韦罗的话,声称在任小平的尸体试验之后,“又朝目标近了一步”,该人类尸体实验对于“如何有效防止脑损伤进行了检验”。作为一名外科医生,汪志远认为这里的“尸体”只能是活人的代名词,因为只有活人才能检验“脑损伤”。

根据一份网络调查,参与关于贺建奎的基因编辑婴儿的在线讨论的中国网民中,超过20%认为贺建奎的研究具有很大的价值,不应该被批评或者谴责。有人甚至声称应该在中国使用基因技术来创造更聪明,更健康,更长寿,更强大,更美丽的人类,并带来经济,科学和技术的超快速发展,使中国能够超越所有其他各个领域的世界各国人民。

深圳市,只是一个巧合吗?

今年10月,英文大纪元和希望之声等都报道了一份泄漏的中国政府内部文件的内容,该文件长达12页,题为《“不宣而战”,世界格局的改变将比我们预期来的更快更猛烈》。

深圳市委书记王伟中指示并请其他市领导阅读的一份报告,由市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吴思康撰写(来源:深圳市委内部文件截图)

该文件于9月29日由深圳市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吴思康起草,并敦促深圳市政府了解美国川普政府,以便迅速提高对美国的防控,在美国全面技术封锁之前,加快步伐获取美国的高新技术。

该文件的第五项建议是“抢抓中美法律制度存在的差异,加速培育发展新经济、新业态”:

在生物医药等新技术的发展,也与法规规则息息相关,我们可以划定特定区域作为试验区,实行特殊的产业和扶持监管政策,加快推动新技术和新业态发展。

针对该份内部文件,毕业于清华大学的经济分析师秦鹏在10月份接受《英文大纪元时报》曾铮采访时说,泄露文件里面暴露出来的中共政策,与其长期以来一直实行的对外偷窃和获取高新技术的实践没有区别,这不让觉得奇怪。但他对这个第五条建议感到震惊。

秦鹏当时说:“文件里面提及美国和中国的法律和制度体系在生物医药产品方面的差异,可能意味着共产党政权准备利用中国人民进行人体试验,这是美国法律法规所不允许的。”

所以,当后来有关贺建奎基因编辑婴儿的消息被宣布时,秦鹏立即意识到贺建奎和他的团队都在深圳市。

秦鹏说,虽然贺建奎的实验在美国和欧洲的大部分地区已被禁止,但贺建奎可以自由地在一个中共当局控制、存在“中美国法律制度差异”的城市做这种实验。深圳市委的那份文件显示,中共是要把这种违法、甚至反人类行为,作为其竞争优势。

深圳市政府文件中关于利用中美法律制度差异做医学试验的建议,来源:内部文件截图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夏雨荷 来源:希望之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