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军政 > 正文

中共中央连开重要会议 新出台经济措施无人买账:不信!晚了!

中共当局接连召开两个重要会议,德媒质疑,中共出台的政策显示,中共目前陷入了两难境地。大陆金融学家贺江兵表示,中共当局喊了10年减税,至今一直没落实,日前中共又说要大规模减税降费,但已经晚了。海外财经评论人士秦鹏也持相同看法,并质疑中共会大规模减税降费。加拿大评论人士文昭分析,减税降费问题是动嘴大于行动,或者只能持续一段时间然后又加了回来。

德媒:中共陷入两难境地

12月18日,中共当局召开“改革开放40周年”纪念会,习近平在会上说:“该改的、能改的坚决改,不该改的、不能改的坚决不改。”

12月19日至21日,中共当局召开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会议着重强调“稳”,如外部环境复杂严峻,经济面临下行压力,需要“稳”;要“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会议还说将“实施更大规模减税降费”,解决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等问题。

德国之声22日综合了数家德语媒体对中共当局这两次重要会议的看法。其中《新苏黎世报》说,中共一年前还对中国经济“充满了信心”,一年过后,这种乐观情绪不见了影踪。

报导说,中共领导层2019年的口号是“稳增长”;北京现在认识到,中国经济的前景并非一片大好。中共想通过降税、增加基建投入等措施来提振经济。中共已经认识到了私营经济的重要性,并将中小企业作为“经济支柱”。

“如果北京真的高瞻远瞩,那么他们还应该破除国有企业的垄断地位。不过,中国掌权者很可能缺乏这样的勇气。时值圣诞节么,许个愿总是可以的。”

维也纳出版的《新闻报》刊发知名汉学家、维也纳大学副校长魏格林教授(Susanne Weigelin-Schwiedrzik)撰写的题为“重返社会主义,还是向市场经济迈进”的文章。

魏格林认为,习近平不能完全摒弃来自毛派的支持。在与美国的贸易战中,习近平如果完全抛弃市场的动力、并清洗党内的市场经济支持者,这“可能会引发严重后果”。

中共党内的自由派势力同样不容小觑。如果习近平执行毛派的建议:加强计划经济,而非市场经济;加强国有企业,而非私营企业;更加突出国有资产,而非私人财产;这样做风险太大。

分析:不信会真大规模减税;即使真减税也晚了

12月21日,美国国家经济委员会主席科恩(Gary D. Cohn)在《华尔街日报》的评论文章中回顾了美国一年来的变化:

年GDP增长率3.3%,打破了几乎全部经济学家和政治人物断定的、美国经济增长率已不可能达到2.0%的“新常态”;失业率降至半个世纪以来的最低水平3.7%,一年来新增就业210万人;回流美国的资金2018年前九个月5710亿美元;一年来美国工资增长3.1%是美国首次。更重要的是美国人越来越感受了经济前景的乐观:从就业,到工资增长,再到缩减政府财政赤字,觉得自己可以分享国家繁荣的成果。

同样是12月21日,中共召开了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外界都不约而同的看到了其中的一个独特的东西,即宣传要“大规模减税降费”。

对此,中国金融学者贺江兵认为晚了。他说:“我呼吁减免税费十年了,这边没用过,川普上来就办了”。“如果说这次真的减税降费,我说很好!但是,晚了。”

金融学者贺江兵认为即使中国政府真减税,也已经晚了。来源:贺江兵推特

实际上,外界对于中共减税的意愿是很怀疑的。

中国问题专家文昭在在媒体中,以清华大学教授秦晖总结的“黄宗羲定律”来说明,中共如历代王朝一样,在减税降费问题是动嘴大于行动,或者只能持续一段时间然后又加了回来。

明末清初的大儒黄宗羲在《明夷待访录》里总结古代税制变化,称“斯民之苦暴税久矣,有积累莫返之害”,意思是说历次税制改革,每一次都说是要给农民减轻负担,但一段时间以后不仅减掉的负担又回来了,而且新的负担还加上去。清华大学历史学教授秦晖把这种规律称为“黄宗羲定律”。文昭认为不仅农业如此,工商业也是如此。

清华毕业的经济观察人士秦鹏则说:“中共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宣称要大规模减税,听一听就算了。2017年官方宣布减税1万亿,大批企业关闭或迁往东南亚,经济愈发脱实向虚;2018年宣布减税1万亿,结果经济学家企业家们都喊企业到了死亡线;刚刚专家又解读明年将减税1万亿,没看到政府机构大规模减员增效,信,你就天真了。而且,已经晚了。”

秦鹏认为2017、2018年中共声称减税最后却使得经济更加恶化,这次恐怕也不会例外。来源:秦鹏个人推特截图

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王笃若 来源:阿波罗网孙瑞后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