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北美新闻 > 正文

调查人员:克林顿基金会是外国政府代理人

图为前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和前总统克林顿在2017年1月20日前往美国国会大厦的西部,庆祝川普(特朗普)成为美国第45任总统的就职典礼。

两名金融调查人员告诉国会,他们向美国国税局提交的数千份文件显示,克林顿基金会(Clinton Foundation)可能存在数亿美元的逃税行为,同时初期作为外国政府代理人行事、却没有依法登记。

克林顿基金会是前总统克林顿以及前第一夫人、前奥巴马政府国务卿希拉里共同创办,设立于1997年,是一个国际慈善组织,最初设立的目的是为了建立克林顿总统图书馆。但长期以来,媒体对希拉里当时用国务卿身份为基金会谋取好处的报导不断。

美国国会众议院监督和政府改革委员会在12月13日举办的听证会上,邀请多位调查克林顿基金会的专业人士出席。其中,投资顾问公司DM Income Advisors的创办人多伊尓(Lawrence Doyle)和莫伊尼汉(John Moynihan)表示,调查很清楚地显示,与其说克林顿基金会是慈善组织,不如说它是“法人型合伙”基金会。

“很大程度上,克林顿基金会是以自己的原则寻求对个人利益的管理,具体详见我们提交的财务分析、支持文件和证据部分。”多伊尓总结说。他以前在华尔街工作、过去十年一直从事金融调查工作。

另一位资深调查员莫伊尼汉补充说,他们将克林顿基金会的捐款与费用进行配对分析后发现,克林顿基金会有六成左右的收入被用在发放员工薪水、旅行和补助上,而通常一个好的慈善机构只会在这些事情上花费15%左右。

多伊尓和莫伊尼汉对克林顿基金会进行了两年的调查,查看基金会的纳税申报表及其它公开数据、并采访基金会员工。在将基金会获得的慈善捐赠跟旅行、工资和行政支出等费用去比对后,他们发现了一些不对劲的地方,并于2017年8月首次向犹他州奥格登的国税局办公室提交对克林顿基金会的投诉。

据悉,他们以多伊尓和莫伊尼汉的私人公司MDA Analytics LLC的名义向国税局提交了收集到的6,000份文件。这些材料是依据信息自由请求法案、向国税局以及其它机构申请获得。除了多伊尓和莫伊尼汉两人,还有另外三位税法以及金融法务调查专家提供协助。

自称慈善机构却按外国代理人行事

他们更爆料说,克林顿基金会按照外国代理人行事,这不符合国税局对非营利机构的界定。

他们告诉国会,克林顿基金会在作为外国代理人运营初期以及存在期间没有按照501c3慈善基金会的要求运作,所以它不应当享有非营利组织的免税资格。

“连基金会和它自己的审计师在正式提交的文件中都承认,它确实作为(外国)代理人运作,所以该基金会无权获得IRS170(c)2中概述的501c3免税特权。”莫伊尼汉说,“也因为如此,该基金会应该根据外国代理注册法(FARA)登记。”

多伊尓和莫伊尼汉是资深的法务调查员,既通晓法律,亦精通金融。他们表示,克林顿基金会借用非盈利机构名义获得免税、涉嫌逃税的预估金额在4亿美元到25亿美元之间;同时,若美国国税局发现克林顿基金会不是慈善机构,那么捐助者也可能要对捐款所欠税款负责。

他们还指出,虽然没有专门去调查、但他们也确实发现了捐赠者、基金会和希拉里在任职国务卿(2009年至2013年期间)存在“付费游戏”的行为。

一名前克林顿基金会首席财务官科舍尓(Andrew Kessel)也曾告诉调查人员,克林顿经常“将他的业务与基金会的业务混为一谈”。

在他们审查的一些与克林顿基金会相关的电子邮件内容中,有电邮显示克林顿夫妇同意接受克林顿总统图书馆的资金,但他们却与潜在捐助者交谈的是健康计划。他们质疑说,哪怕按照克林顿基金会自己的章程,健康计划也不属于修建图书馆的范畴。

“我们得出的一种解释是,该基金会亦在美国国税局批准的范围之外运作。”莫伊尼汉说。

因为对克林顿基金会的调查一直受到政治的困扰,莫伊尼汉在开场陈述中就明确表示,他们无党派、同时调查也是他们的非营利行为,不涉及任何政治。

“这不是我们的意见……而是克林顿基金会的事实。”莫伊尼汉说。

FBI调查克林顿基金会

美国犹他州检察官胡贝尔(John Huber)没有出席当天的听证会,他是由前司法部长塞申斯(Jeff Sessions)指派的、调查克林顿基金会潜在不法行为,以及围绕希拉里任国务卿期间美国出售20%的铀给俄罗斯案件的负责人。

多伊尓和莫伊尼汉告诉小组委员会,除了美国国税局之外,他们也将6,000多份文件交给了联邦调查局(FBI)和犹他州的检察官办公室,他们相信联邦调查局现在对克林顿基金会进行公开的刑事调查。

小组委员会主席梅多斯(Mark Meadows)表示,虽然胡贝尓不出席、会让国会无法知道案件进展,但通常FBI不能就正在进行的调查发表评论,也许这可以解释胡贝尓为何选择不出席听证。

克林顿基金会调查进展一览表

事件

对象

具体事宜

12/14/2018

众议院监督和政府改革委员会小组听证

投资顾问公司DM Income Advisors的多伊尓(Lawrence Doyle)和莫伊尼汉(John Moynihan)出席听证:1)克林顿基金会只有60%的钱用在非慈善工作上,而一般的基金只有15%。2)基金会是否符合IRS定义的基金,是否适用免税的规定,是个问题。3)基金会可能欠税4亿至25亿美元。4)基金会成立初期一直扮演外国政府的代理人角色,但未按照“外国代理注册法”(FARA)登记。

监督组织“司法观察”(Judicial Watch)的Tim Fitton出席了听证。

负责调查基金的检察官胡贝尔(John Huber)拒绝出席听证,或因克林顿基金的调查目前仍在进行(是open case)。不便现在对外公布案情进展。

11/14/2018

监督组织“司法观察”(Judicial Watch)

希拉里被要求就以下问题作答:1)介绍个人电邮服务器clintonemail.com的创建信息,包括谁决定创建此系统,决定创建的日期、原因,谁进行的系统设置以及设置何时开始运作。2)在2015年10月22日,希拉里就班加西事件出席美国众议院特别委员会听证时,她曾作证说,90%到95%的电子邮件“都在国务院的系统中”,“如果他们想看到这些电邮,他们当然能看。”请她提供陈述的依据,她是如何以及何时意识到电邮问题,是通过哪些事以及通过哪些人了解和认识到问题的。

11/19/2018

FBI搜查关键线人凯恩的住处

FBI搜查了凯恩(Dennis Nathan Cain)的住所,指其盗窃政府文件。凯恩之前向司法部、FBI提交了克林顿基金、铀壹公司(Uranium One)的文件,是本案的关键线人(告密者,whistleblower),这些文件也提交给了参院司法委员会、众院司法委员会。

12/06/2018

监督组织“司法观察”(Judicial Watch)

在司法观察(Judiciary Watch)提起的FOIA诉讼中,法官裁定国务院、司法部、联邦法官Royce C. Lamberth要和司法观察机构一起,调查克林顿使用私人邮件服务器是否为了规避FOIA法律。外界质疑,这是否是为了不让外界知道美国班加西使馆遭受恐袭的内幕。

2017(具体日期不详)

犹他州检察官胡贝尔(John Huber)

前司法部长塞申斯(Jeff Sessions)在2017年任命了胡贝尔(John Hube)调查克林顿基金以及FBI在处理过程中存在的问题,但并不为外界所知。直到众议院监督和政府改革委员会主席梅多斯(Mark Meadows)在一次听证时提及,已邀请胡贝尔到国会就克林顿基金会作证,此事才被外界知晓。

08/11/2017

调查公司MDA Analytics LLC

投资顾问公司DM Income Advisors创办人多伊尓和莫伊尼汉的私人调查公司MDA Analytics LLC向美国国税局和联邦调查局提交了6,000份文件,并附有举报人提交的证据。包括:前克林顿基金会首席财务官Andrew Kessel告诉MDA:“克林顿将他的个人业务与基金会的业务混为一谈。”“我之前已经指出这个问题,我告诉你,我知道所有的罪证都埋在这里。”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时方 来源:大纪元记者林燕编译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