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好文 > 正文

谢田:越南开放程度 远远抛下中共

——美中关系应该算敌手或敌人

河内中央区的公园里、建筑上还有中文字样,但几乎没人认识这些汉字,都成了符号。越南人跟中国人打仗,也跟法国人、美国人打,但现在越南人很喜欢法国,更喜欢美国,唯独不喜欢中国。这令人费解,却也不难理解。

越南有相当程度的自由,互联网没什么封锁,从酒店上网或外面手机上网,谷歌、脸书、推特都畅通无阻。

今年12月初再次来台北,参加台大的研讨会,谈论的题目是“美中贸易战:中共的下场会很惨”,研讨会的题目是“美中持续热战,台湾如何是好?”在台湾逗留几天,顺道又去了越南,这是生平第一次来到这个东南亚的主要国家。跟越南学者和官员交流,发现他们对中共非常反感,也不喜欢中国人,一点好感都没有!问是不是1979年中越战争的缘故,他们说还不只是,还有更深的原因。中共经营东南亚这么多年,看来是彻底的失败了。越南人说,他们有被中国人占领、奴役的800年历史,其中许多不好的记忆。越南人祖辈的许多会讲法语,父辈的有些会讲些汉语,但中年以下的都只学英语。河内中央区的公园里、建筑上还有中文字样,但几乎没人认识这些汉字,都成了符号。越南人跟中国人打仗,也跟法国人、美国人打,但现在越南人很喜欢法国,更喜欢美国,唯独不喜欢中国。这令人费解,却也不难理解。

飞到河内之前,对越南的开放或封闭程度,没有任何概念。出乎意料的是,这里有相当程度的自由。越南的互联网没什么封锁,从酒店上网或外面手机上网,谷歌、脸书、推特都畅通无阻。原来听说在河内住旅馆,旅馆会把你的护照收留,那天到河内的酒店时,已准备好了交出护照,但并没这个要求。就是说,中共的共产主义小伙伴,至少在社会表层和国家治理方面,也与中共模式渐行渐远、分道扬镳,与中共国非常不同,甚至离心离德、划清了界限。显然,中共如今孤家寡人、形单影只,其独自与世界为敌、与文明为敌、与历史趋势为敌的态势,已格外明显。

美中贸易战如火如荼、高潮迭起之际,雅虎财经总编瑟威尔(Andy Serwer)主张说,用“敌手(rival)”描述目前的美中关系。瑟威尔说他最近与华尔街人士聚餐,那人说他在北京“严厉警告”中共资深官员,说你们欺骗我们,你们现在是我们的“俄罗斯人”。瑟威尔认为,这意思是说中国人现在是美国人的死敌。瑟威尔认为更准确、可以仔细描述美中关系的字眼,是“敌手”而不是“敌人”。真是这样吗?

瑟威尔说美国将中国视为“敌人”是错误的。他从三个方面论述:其一是这是美国总统特朗普的论点,美国早先忽略了美中贸易的失衡,但现在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要改变现状困难许多;其二,是在协助中共进入世贸组织上,美国扮演了决定性的角色;其三,是美中两国都换了新领导人,特朗普用了前几任总统未曾使用过的方式对中共大声疾呼,也采取了比较强硬的行动。所以瑟威尔说,比较能准确形容美中关系的字仍是“敌手”。

瑟威尔的例证还算到位,但结论就不靠谱,简直是在误导,其论述过程也站不住脚。第一,如果因为过去的错误认知,而认为现在纠正错误很困难就放弃纠偏,这不是美国人、或任何正义的人们应采取的态度;第二,美国协助中国进入世贸,就更有责任承担中共在世贸不按规则办事的后果,并予以纠正;第三,特朗普采用了前任没能做到的、正确的方法,这值得美国社会的全力支持,而不是指责。

美中关系究竟应该算是“敌手”还是“敌人”呢?“敌手(rival)”和“敌人(enemy)”在中文里是一字之差,但英文中是完全不同的概念。“敌手”之间,是平等、对立、公平竞争的关系,大家都遵循共同的竞赛规则,才算是敌手。西方文明中,你可以不喜欢你的敌手,但你必须对其表示尊重,尊重敌手也是尊重自己,因为大家都遵循共同的标准。民主社会选举结束后,赢家尊重输家的权利和努力,输家祝贺赢家的成功和胜利;敌手都表示游戏结束,赢了的准备执政,输了的准备东山再起。中共既不跟你公平竞争,也不承认竞争规则,更不愿与美国平等竞争,而是用偷窃、强夺、巧取的方式进行不公平竞争。中共也多次表示不承认西方的规则,要按自己的规则重新规划世界。跟中共战斗,世界没有下次。如果中共赢了,世界就完蛋了;只有中共输了,人类才有好日子过。

敌人与敌手不同,敌人是因为利益冲突、理念冲突、意识型态冲突引发的对抗,是带有敌意的(hostile)。显然,中共从理念和意识型态上,一直都是跟美国和世界敌对的,如今又在经济利益上明确对立。所以,中共是美国彻头彻尾的敌人。但这还不够,因为俄罗斯、伊朗也算美国的敌人。但中共不同,中共被美国养肥,借美国市场发达,借美国技术壮大,但忘恩负义反咬美国一口,跟农夫与蛇的故事里的毒蛇一样,这岂是敌人而已,是恶毒的敌人!

华为的孟晚舟被保释,据说她回家之后马上发推,说为华为自豪、为祖国自豪。孟女士虽然有表白、讨好中共的用心,但她可能很快就会后悔她说的这句话了,因为它可以被用来作为她引渡听证的证据。她被保释,为什么要“为祖国自豪”呢?法官相信了她,是加拿大制度的宽容,让她可以取保候审,这不是她的祖国的功劳。她要感谢祖国,正好说明中共在华为秘密股份中的地位。她为华为自豪更是不妙,因为美国本来就在追究华为,她引以为豪,正好说明抓她抓对了,她有意为华为那样效力。下一步她的引渡案,会更富戏剧性。华为公主事件揭示的,也恰恰是美中两个之间的敌对关系。

美国在联合中国对抗苏联时,曾把中国作为盟友,后来对中国开放市场、扶助中国经济时,把中国当成商业伙伴;中国如果跟美国平等竞争、正常交往,也不失成为竞争敌手的可能。但中共的本性使它注定跟人类文明、自由世界为敌,也就根本不能作为美国的真正盟友,现在连竞争的敌手都做不成,就只能成为敌人了。

所谓的“敌手”或“敌人”,要看对谁来说。对中国百姓来说,美国不是敌手,更不是敌人,中国百姓在美中对峙中,只是无奈的旁观者,和潜在的受益者。对美国来说,中国从原本的盟友,降格到伙伴,再下降到敌人;对中共来说,美国不是敌手,也不是一般的敌人,而是不共戴天的死敌!这样说,才是准确的。◇#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新纪元周刊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