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短评 > 正文

陶杰:哲学家袁木 王毅是继承人

中国每举证“南京大屠杀”,今日简体字的官方网络有大量引述并赞扬西方传教士的“良心”和“勇气”者。然而根据马克思主义、无神论者、共产党员、义和团、习近平治国思想,西方传教士此一阶级职业之言,绝不可信。经袁木和王毅外长的逻辑学验证,再筛掉共产党叫中国人民不要相信的西方传教士,那么“南京大屠杀”之死难者数目,甚或到底有没有过“大屠杀”,即所余无几。

中国前新闻发言人袁木逝世。袁木以“天安门广场没有死一个人”的名言深为香港人铭记而永垂青史。

然而袁先生其实提出了一个哲学问题:六四清场的过程,若香港人没有在天安门广场目击,则无人有资格反驳执行清场之官方的袁木的论说。

袁木的逻辑,由中国外长王毅继承,大骂加拿大女记者:你有去过中国吗?没有去过,没有资格指责中国的人权。中国的人权,只中国人民有资格发言。

世间事物,须目见感官为证,还是以脑中的意念为存在与否的根据,西方早有过著名的“洛克与柏克莱争论”。袁木和王毅的哲学质疑,有人指出,同样也应用于所谓“南京大屠杀死难者三十万”此一命题。

南京攻略战后确实有若干人命的虐杀,包括迅速屠杀留下来的国军战俘。但最有资格举证者,是战后的南京人。死难者三十万,包括全家屠殁者,以每人尚余能及早逃难离城生还或在乡间外地的堂表甥侄亲戚平均三人计算,当有九十万人挺身指证其亲属在一九三七年十二月中之后被杀了。

但是没有,因此“死难三十万”这个数字,无法由最有资格发言的南京人及其亲属准确举证,至少不可信。

然后是当年有几十位美国德国基督教传教士之目击证词。

传教士确目击若干虐杀,但据新中国的马列阶级斗争观:西方传教士是无产阶级的敌人,也是中国人民的敌人。若西方传教士的话有诚信,中共今日就不会驱赶西方传教士、拆教堂顶的十字架。

但是很奇怪,中国每举证“南京大屠杀”,今日简体字的官方网络有大量引述并赞扬西方传教士的“良心”和“勇气”者。然而根据马克思主义、无神论者、共产党员、义和团、习近平治国思想,西方传教士此一阶级职业之言,绝不可信。

经袁木和王毅外长的逻辑学验证,再筛掉共产党叫中国人民不要相信的西方传教士,那么“南京大屠杀”之死难者数目,甚或到底有没有过“大屠杀”,即所余无几。何况袁老先生之外貌长相年龄,并非金城武吴亦凡那般小鲜肉,在影像世代容易引起偏见。

真相不一定清楚,唯用哲学逻辑验证,一切都很清晰。愿袁先生一路走好。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短评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