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存照 > 正文

回顾2018震撼事件:中共高官与草民在绞肉机下的变相

每到尴尬时间,总有自由派人士一厢情愿做清纯状卖萌︰「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抱歉,真的很远,也许遥遥无期。

即便是天真如安倍晋三,在领教了习近平盛大而殷勤的接待之后,也读出了那笑盈盈的胖脸之后逼人的凉气。毕竟,反日的游行馀音绕梁,砸破日系车主脑袋的精壮汉子无边无际。保钓,日企倒楣;反萨德,韩企破产。现在他说,往事一笔勾销,你信吗?

我敢肯定,安倍没信。

十月原本要表演歌舞升平,建政69年,习帝雄心大发,原本拟继修宪后乘胜追击,重回国营当家,民企谢幕,不料特朗普一顿搅扰,也只好偃旗息鼓另辟蹊径了——如果还有路的话。

10月里,他们宣布开通了港珠澳大桥,以此作为盛世的地标。有人为领导的算术能力著急,理由是要收回成本大约需1000年,但桥的寿命最多120年。其实他低估了领导的智商,拿完全部回扣只需要9年。他们更清楚,120年后,这国都不在了,谁还在乎这桥?

这个月,央视主播刘芳菲见到了搞死自己老公港商刘希泳的凶手——他们是检察官,以司法的名义。我很想知道,刘芳菲在CCTV里忽悠万民的时候,她是否会想到故事如此血腥?

在西南重庆,一个三线企业子弟刘小玲车祸致残,二十多年后,几乎被社会遗忘的她向无辜幼童挥起了菜刀;几天后,万州女子刘桂平袭击公交司机,至少15人瞬间死亡。从年初到年末,弱者互害已致近百人死亡,约200人受伤。

这一年,注定大戏不断。鲁炜刚判,国际刑警主席孟宏伟又丢了。党国拿人并不稀奇,而精彩在于,每每出事,他们留在海外的亲人都希望求助欧美,而不是传说中的祖国和党。

内蒙公安厅副厅长李志斌的妻子则没有那样的运气。李志斌被以严重抑郁症在办公室自杀。当然,我们并未忘记,他是为伊利抓捕刘成昆等人的专案组长。刘成昆们即将获释,而他已撒手而去。有些讽刺,但终归是一条人命,谁死都不值得弹冠相庆!

据说高官们都夜夜笙歌、餐餐特供、夜夜新郎。但不要只看见贼吃肉,看不见贼挨打。近些年,不是进去,就是跳楼,9年来,官员自杀近300人。这绞肉机,饶过了谁?

这一年,台湾再度变色,但这不是中共的胜利;贺建奎谋财又害命,以基因科学的名义。不是我太愚钝,而是这世界太快。只有那个叫王静梅的女人保持不变,年复一年在11月26日和儿子的照片温柔私语。她的儿子叫杨佳,被注射死亡10年整。

但这一年的故事远没有结束。在南太平岛国的APEC峰会硝烟未熄,特习阿根廷重侃生意。寒冬降临,故事悬念尽消。习大帝首次压低了身子,递上了「诚意」。可能特朗普这样认为。

但在我看来未必。翻开中国加入WTO时的种种许诺,再看看申奥时的满脸实诚,早已是空头支票。可以想到的是,习近平给特朗普的许诺,不会比他们以前的许诺更多。

但并非所有的故事都会沿著剧本发展。阿根廷握手馀温还在,华为公主孟晚舟加拿大落网。几乎是下意识地,党再次祭起了民族主义的大旗,网路上下,爱国的鸡血在韭菜丛中乱飞。

其实我很纳闷,一个富可敌国,子女、豪宅都在北美,全身上下裹著名牌的人,一个专门帮助独裁政府监控民众的人信誓旦旦说爱国,而那些连吃饭、看病都要精打细算的人居然信了,还感动的热泪横飞,要死要活地要为他们那数不清的钞票,增加几枚带著体温的钢镚儿……这是一种甚么样的精神?

我很想知道原因,但我的追问只是让我被逐出了微信,外带一堆标签——汉奸、卖国贼。但是我坚信,我连地都没有一块,怎卖得了国?但没人听我讲理。

这一年,宪法改了,虽然没有看。猪们病了,无药可医。中美已经翻脸,冷战重挂天边。外企正在逃离,民企正在破产,懵懂的大学生,正尝试革命,失业的弱者,已开始杀人。

有人说,这是告别之年,从霍金、到金庸,从名人,到邻人,逝者连绵。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亮轩 来源:RFA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存照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