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中国付四大代价 中共陷四大困境改革无路 中产阶级掉入软阶层

——A股企业海外建厂加速

日前,中共央行在第四季度例会上沿用了中共经济会议“增强忧患意识”的提法。分析认为,中共逆转去杠杆进程,再度开启以负债促进经济增长的模式。陆媒报道,为降低贸易战关税上升的风险,部分A股出口型企业选择赴海外建厂。英媒文章指,对于中国城市中等收入者而言,将会有更多人步入软阶层境地和消费降级。时事评论员横河认为,中国经济深陷四大困境,如果改革是保中共政权,任何改革都不会有出路。

中共央行例会释放重大信号“去杠杆”进程发生逆转

12月26日,中共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在第四季度例会上沿用中共经济会议“增强忧患意识”的提法,强调稳定市场预期,将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称作是“攻坚战”,显示中国经济面临的下行压力越来越大。

对此,复旦大学金融学博士邓海清撰文表示,此次例会沿用了中共经济会议“增强忧患意识”的表述,删除“内需对经济的拉动不断上升”,是对经济下行压力的进一步确认。

邓海清认为,自2018年底以来,中共政策层对包括经济在内的整体国内外形势的描述是过去没有的,习近平“改革开放”40周年讲话提及未来“甚至会遇到难以想象的惊涛骇浪”,中共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要增强忧患意识”、“世界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这些提法都表明无论是国内还是国际,中国经济充满了多方面、多层次的不确定性。

中共央行此次例会删除了“管好货币供给总闸门”,将“稳健的货币政策保持中性”改为“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更加注重松紧适度”。

邓海清认为,这是2019年中共货币宽松程度高于2018年的信号。

2018年上半年,中共地方债发行冷清,但8月、9月份新增地方债券集中“爆发”。据中共财政部数据显示,今年1月至10月,累计新增专项债券13207亿元,占当年新增专项债务限额13500亿元的98%。

2018年11月,中共财政部提前下达了2019年中央对地方均衡性转移支付的通知,将2019年均衡性转移支付1.335万亿元资金,提前分配给河北、山西等26个省。

有媒体分析认为,从规模上看,2019年地方债也有望扩容。

2018年6月,中共国务院还保持紧缩模式,警告有些地铁项目并非基于“实际需要”,并且“加重了地方债务负担”。

2018年10月31日,中共国务院发文,要求把铁路放在补短板领域第一位。

对此,海通证券解读认为,根据铁总2018年年初工作会议总结,2018年计划投产新线4000公里,其中高铁3500公里。根据对在建线路的情况统计,2018~2020年,高铁年均新增里程数在4000公里左右,仅次于2014年。

外界观察,在贸易战的冲击下,中共抵不住经济下行压力,只好逆转去杠杆进程,再度开启以负债促进经济增长的模式。

A股企业海外建厂加速

陆媒《21世纪经济报道》12月27日报道,为降低贸易战关税上升的风险,不少A股出口型企业选择赴海外建厂。

日前,以莱克电气等为代表的一批出口型上市公司,先后于海外开设新的子公司或追加新项目,境外建厂的扩产战略似已“箭在弦上”。

报道称,今年半年报中,莱克电气曾披露,“若美国对中国2000亿美元征收税率从10%提高至25%,公司有可能会采取通过境外开设工厂的措施来应对。”

此后10月,莱克电气有关建设越南生产基地的投资事项经股东大会审议通过;11月,项目就取得江苏省商务厅核准。

据了解,最近,苏州市发改委对该项目的审批已经完成,下一步会按照相关要求继续推进。

莱克电气是典型的家电出口企业,2017年年报显示,其境外业务占比达到了67%。

12月25日,莱克电气证券部人士表示,“关税税率是我们没法左右的,外部环境仍存在很大不确定性。公司出口业务占比相对较高,只有想办法去解决,尽最大努力,并根据自身发展情况做出了相关决策。”

办公椅出口额居国内行业首位的恒林股份也在谋划公司的第一个海外工厂。

据悉,公司将投资4800万美元于越南设立制造基地。

12月25日,恒林股份董秘陈建富表示,设立越南工厂的目的是实施公司在全球范围的制造分工布局。

成本因素成为健盛集团选择海外建厂的驱动因素之一。

实际上,早在2014年健盛集团即在越南布局工厂。今年12月,健盛集团连发两则公告,将出资3623万美元和2900万美元,分别在越南设立两家公司。

中国将迎来一个“软阶层”社会

英媒《金融时报》12月25日刊登署名评论文章称,未来中国面临的宏观环境并不那么友善,往昔之日加大杠杆就能获得高额回报的时代,基本已经告一段落。对于中国城市中等收入者而言,将会有更多人步入软阶层境地和消费降级。

未来,中国将迎来一个“软阶层”社会。软阶层社会最大特征并不是刚性的阶层固化,而是阶层流动的柔性压抑,表现为阶层向上通道变窄,向下的漏口却真实存在。

通俗的说,就是中国的中产阶层根基不稳,在经济下行的冲击下,可能不堪一击,骤然跌落至“低端人口”。目前,中国房租上涨风波已让不少中产阶层焦虑不安,未知的风险和不确定性更会让他们如履薄冰。

横河:改革无法解决中共四大问题

12月24日时事评论员横河在海外中文媒体大纪元撰文称,今天中共面临的从意识形态到理论体系,从政治经济到外交的全面困境,恰恰是中共40年所谓改革开放方向和政策的必然结果,中共的经济发展是建立在人权、环境、资源和道德这四大代价上的,贸易战只是加速了这些内在矛盾的爆发和恶化。这不是用重启改革或深化改革能解决的。

所谓重启,就是回到邓小平的路上。邓小平的改革基础,是经历了文革灾难的极度贫穷,从任何角度看,都是在谷底,无论往什么方向,用什么办法,都只有一个方向:向上。如果40年后还继续摸石头肯定是过不了河的。而深化,无非是在错误的路上走的更远罢了。如果目的是保中共政权,任何改革都不会有出路的。

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王笃若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