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好文 > 正文

【微博精粹】8000万黑非洲兄弟过新年享受一键断网 作者:华为

身为媒体人的SMG事务局局长野村旗守氏曾在7月举行的介绍会上表示,“中共这种按需求随时提供活体器官的情况非常不正常,在正常国家里,患者等待匹配器官起码要三五年,但在中国境内仅一周内就能‘买’到鲜活的器官。”这在医学界是件耸人听闻的事情,可想而知这背后有多庞大的组织系统在运作,“不是患者等待器官,而是反过来了,器官在等待患者,随时可以摘取器官,用这种方法牟取暴利。”这些在中国已经成为了一种产业,野村不隐讳地说,这就是“杀人产业”。

4OONHMEmTtmuKGP:楼下保安员说:新的一年又到了,奉劝各位朋友要看紧钱袋子,千万别再上骗子的当。

dune99999:作为一个词语,“活着”在我们中国的语言里充满了力量,它的力量不是来自于喊叫,也不是来自于进攻,而是忍受,去忍受生命赋予我们的责任,去忍受现实给予我们的幸福和苦难、无聊和平庸。在这样的世界,有一种心眼坏了叫知足常乐,有一种眼睛瞎了叫岁月静好。——余华

Free2Tech:在香港身上,大家都看到所谓的“一国两制”已经破产了,事实上所谓的“一个国家两种制度: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可以说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谎言,为何?因为中共和香港,中共和台湾,根本不是什么“主义”的问题,而是“专制和民主”的对立,专制之虎岂容卧榻侧有民主安睡?相信“一国两制”的人,不是蠢就是坏。

全球各国自由度排行榜。

kRiZcPEc:想起以前看过的笑话:台湾:要经济,中国:…;台湾:要自由,中国:不可以;台湾:要民主,中国:不能谈;台湾:那可以谈什么?中国:和我统一,一切可谈。

lifetimeuscn:今天习近平提出在台湾实行“一国两制”,中共从根本上抛弃了“九二共识”。“一国两制”的含义两个方面:1)台湾归顺中共统治。2)允许台湾保留现行制度。这就彻底改变了“一中各表”的共识,要求台湾按中共的“一中”接受,中共不再“一中”各表。

newqiyu:习近平装模作样的元旦讲话,等于白讲,一国还有二制?二种货币?两种军队?本身就是一个笑话。目的是维特自己的独裁统治。只有开放党禁报禁,才是统一的唯一出路。一国两制死路一条。

【日本64议员28团体齐吁:制止中共医疗虐杀】据大纪元消息:“停止医疗虐杀”(SMG)是日本一个由多位日本媒体人及议员组成的民间组织,今年1月开始启动运作,目前已经有包括国会及地方的议员64人加入,同时有逾28个地方政府团体向日本国会及相关部门提呈谏言书,要求调查赴大陆进行来历不明的器官移植的日本国民,并予立法制止。身为媒体人的SMG事务局局长野村旗守氏曾在7月举行的介绍会上表示,“中共这种按需求随时提供活体器官的情况非常不正常,在正常国家里,患者等待匹配器官起码要三五年,但在中国境内仅一周内就能‘买’到鲜活的器官。”这在医学界是件耸人听闻的事情,可想而知这背后有多庞大的组织系统在运作,“不是患者等待器官,而是反过来了,器官在等待患者,随时可以摘取器官,用这种方法牟取暴利。”这些在中国已经成为了一种产业,野村不隐讳地说,这就是“杀人产业”。 SMG代表干事神奈川县逗子市议会议员丸山治章直言,“活摘问题是本世纪人类史上最大的人权迫害问题。”他说,“推动SMG的停止医疗虐杀的正义活动,是一群不起眼的3%的人。”丸山说相信星星之火可以燎原。SMG代表加濑英明表示,“之前营救13名泰国少年的新闻引起了日本社会的关注,相比之下对中共仍在进行的血腥虐杀,却迟疑不决,或者视而不见。”加濑表示,“很多迹象显示中共政权不会长久,对于只重视眼前利益而不发声的日本来说,真的令人担忧。很多民主国家的议会、媒体已经在关注中国的活摘问题。我们希望厚生劳动省调查现状,国会禁止日本国民赴中国接受器官移植。”

【在兲朝生得计划死得随机】无锡市3日上午发生交通意外,一辆载满木材的重型车,因为避让路中央的电动车,木材翻滚落地,并且击伤对面行车线的另一辆电动车司机及乘客,最后电动车司机死亡,另外二人受伤。

wentommy:发蒙识字那会儿,还住教师大院。有位语文老师就跟我说:小涛,你要记到起哈,认字不要认半边,读书别忘下半句。引用诗词歌赋经典,如顾前不顾后,取上不取下,被人揶揄吐槽,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一键断网,中国式互联网审查蔓延刚果?】美国之音消息:刚果民主共和国的8000万民众在与世隔绝中迎来2019年。整个国家已经断网三天。12月30日,刚果举行了有争议的总统大选。选举引发的暴力造成至少四人死亡。在那之后,政府切断了互联网和短信业务,防止人们在网上发布大选结果。中国企业华为帮助刚果搭建了互联网的骨架。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记者格里菲斯(James Friffiths)认为,中国对非洲的这些基础设施援助往往与过滤技术和互联网控制密不可分。格里菲斯说,刚果的断网事件显示,中国的互联网审查手段正在蔓延。他为CNN撰写的文章说:“尽管越来越多的领导人对互联网自由抱有敌意,更愿意追随中国模式,但是刚果民众会发现,北京制定的新全球秩序更有利于审查者,而不是网民。”互联网数字权益组织“现在联通”(Access Now)说,过去几年来,断网事件在世界各地激增,从2016年的75起增加到去年的188起,亚洲和非洲情况最为严重。“现在联通”说,断网是指“有人、通常是政府,故意破坏互联网或移动应用程序,以控制民众的言行”。这种做法往往是为了“控制信息流通”。2009年中国新疆的断网是最早的全面断网事件之一,也是规模最大的一起受政治驱动的断网事件。当年7月,在首府乌鲁木齐发生抗议和骚乱后,中国政府以安全为由,将那里的互联网服务切断了近一年时间。2017年“十九大”召开前夕,中国的审查机构曾测试“一键断网”,短暂地切段了网民与互联网的连接。权益组织“自由之家”说,中国的互联网审查成为一些国家的效仿对象,共有57个国家购买了中国的电信基础设施、人工智能监测工具或参加了中国的网络审查培训项目。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阿波罗网江一编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