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国际财经 > 正文

特朗普政府审查越来越严 中资科技投资者离开硅谷

特朗普政府为阻止中共获取美国创新技术而采取的一些新政策,几乎中止了中资投资者对美国初创科技企业的投资,因为投资者和初创企业创始人面对华盛顿的审查纷纷放弃了交易。

特朗普政府为阻止中共获取美国创新技术而采取的一些新政策,几乎中止了中资投资者对美国初创科技企业的投资,因为投资者和初创企业创始人面对华盛顿的审查纷纷放弃了交易。

据纽约的经济研究公司荣鼎谘询(Rhodium Group),去年美国初创企业获得的中国风险投资达到了创纪录的30亿美元,因投资者和科技公司急于在新的监管制度于8月生效之前完成交易。

路透对超过35家业者的采访显示,从那时起,中国对于美国初创公司的风险投资大大放缓。

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新的立法,扩大了政府阻止外资对美国公司投资的能力,无论投资者原属于哪个国家。但特朗普一直特别强烈要求阻止中共接触具有战略意义的美国科技。

虽然新规则仍在敲定之中,但科技行业的资深人士表示,其影响很快就显现出来了。

“涉及中国公司、中国买家以及中国投资人的交易基本上已经停止,”律师Nell O'Donnell表示,他在与外国买家的交易中代表美国科技公司。

路透访问的律师们均表示,他们正忙着改写交易条款,以帮助确保投资能够获得美国政府的批准。中国投资人,包括一些大的家族办公室(family office),已经退出交易,不再与美国初创企业举行会议了。另一方面,一些企业家则在回避中国的资金,因为担心在这个进入市场的速度至关重要的领域,冗长的政府审批程序可能消耗他们的资源和动能。

位于旧金山的Volley Labs, Inc公司则采取安全的作法。该公司的业务是使用人工智能开发企业培训材料。该公司在2017年的融资轮中接受了北京好未来教育集团(TAL.N)的资金,但去年则拒绝了中国投资人的投资。

“出于明显的原因,我们认为,进一步扩大与我们在贸易和知识产权领域存在这么多紧张问题的国家的投资人曝险,并不明智,”Volley的首席执行官Carson Kahn表示。

一名硅谷风险投资人告诉路透,据他所知至少10宗交易已经黄了,其中有些是他自己投资组合中的公司,因为交易需要美国外资审议委员会(CFIUS)的批准。由于担心给自己投资组合中的公司带来负面关注,他不愿具名。

CFIUS是一个负责评估外国投资中潜在国家安全和竞争风险的政府机构,新立法扩大了该机构的职权。其中包括:能够调查此前不在其权限范围之内的交易,包括外资试图收购美国初创企业少数股权。

中共备受关注。在对其全球竞争力和军事力量至关重要的科技领域,中共一向积极投资。中国投资者入股网约车服务业者优步(Uber)UBER.UL和Lyft,以及拥有更多敏感技术的企业,像是数据中心网路公司Barefoot Networks、自动驾驶初创公司Zoox及语音辨识初创公司AISense。

对硅谷来说,中方资金枯竭不太可能造成世界末日。根据数据提供商PitchBook Inc,全球投资人在去年前三季就向美国初创公司投资逾840亿美元,比之前任何一年的全年投资额还高。

然中国金主对美国企业进入中国市场仍是至关重要。Volley的Kahn承认,拒绝中国的投资可能让他的初创公司海外扩张之路更加困难。

“我们这些经营者和企业家都感受到紧张情势的冲击,”Kahn表示。

对硅谷来说,这是彻底的改变。传统上资金是从全球各地涌入,包括中共和俄罗斯这样的地缘政治对手,几乎都没有受制于美国政府的审查或监管。

Sheppard Mullin律师Reid Whitten表示,他最近建议的六家寻求CFIUS批准投资计划的公司中,只有两家选择提交文件。其他则是放弃交易,或者还在考虑是否要推进交易。

“我们看待外资对美国投资的方式出现了一种代际变化,”Whitten说。

**关键技术**

来自中方的投资减少之际,正值北京和华盛顿的紧张局势升温。特朗普指责中国对美国的巨大贸易顺差,以及为获得美国先进技术而采取的不当做法。

中美两国已对从对方进口的数以千亿美元计的商品加征关税。特朗普还考虑在新的一年发布一项行政令,禁止美国公司使用中国华为和中兴通讯生产的电信设备。

CFIUS也成为了又一个强有力的工具。该机构由美国财政部领导,包括来自国防部、国务院和国土安全部等八个其他政府机构的成员。这个神秘机构并不披露太多有关其审查交易的信息。但最新的年报显示,中国投资者在2013-2015年期间向CFIUS提交了74宗交易申请,是所有国家中申请数最多的。美国总统有权对交易做出最终决定,但CFIUS的反对通常就足以让交易失败。

甚至在上述新法规通过之前,华府就已展示了更强硬的立场,特朗普在3月否决了新加坡博通(Broadcom)(AVGO.O)以1,170亿美元敌意收购美国高通(Qualcomm)(QCOM.O)的交易。CFIUS说,该并购交易将削弱美国在开发下一代无线技术方面的实力。

白宫发言人未回复置评请求。

CFIUS在11月推出了一项试行计划,要求外国投资者向CFIUS通报对部分“关键技术”的任何规模的投资。这一条款涉及的领域仍未确定,但工作清单包括人工智能、物流技术、机器人和数据分析--而这些恰恰是硅谷的主要产业。

荣鼎谘询预测将有多达四分之三的中资创投案会因新规而受到CFIUS审查。

光是这样的审查风险,便已令一些中国投资者考虑再三。

Peter Kuo任职于Silicon Valley Global,为中国投资者与美国初创企业做联系工作,他说他的生意已大幅减少。2018年他为中国投资者推荐了多家企业,出钱投资的人一个也没有。

**站对边**

一些安全专家则认为这是对美国初创企业迟来的保护,对此大表赞许。

“我们担心的是少数居心不良个体,它们对于如何取得我们的知识财产极为内行,”AllegisCyber创办人Bob Ackerman说。AllegisCyber位于旧金山及马里兰州,是一家支持网路安全初创企业的风投公司。

根据荣鼎谘询估算,2000-2017年,中国在美国参与创投的资金平均21%来自于国有基金。2018年,这个数字飙升至41%,而这类国有基金至少部份受中共政府控制。

不过部分科技业人士表示,急于压制北京当局的华府管得太宽了。

硅谷创投公司UpHonest Capital的创始合伙人郭威(音译)表示:“许多无辜的业界人士都被牵扯”到中美两国的争端之中。UpHonest资金多数来自与中国有关联的外国投资人。

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在对中国投资的监管中扮演了更加活跃的角色,加深硅谷方面的疑虑。

两名资深行业人士对路透表示,他们最近都被FBI警告不要与中国投资者进行交易。这两人一为新创公司顾问,一为风险投资者,由于事涉敏感,两人皆不愿具名。他们并未说出FBI所提及的中国实体名称,但表示交易与研发人工智能及自动驾驶科技的美国企业有关。

这一切手段能否阻止中共实现主宰先进技术的目标仍有待观察。但中共仍能藉由多层次转移掩饰资金来源,以投资美国科技业。另外,中国投资者也正将资金转而投向东南亚与拉丁美洲的潜力企业。

与此同时,美国新创公司正在重新修改交易条款,以避免美国外资审议委员会(CFIUS)的审查。多名律师对路透表示,相关策略包括增加新规防止外资取得专有技术信息、不给予他们董事会权利、否决权,或未来新募股权。

“大家当然会关心,确认自己是在安全的一边,”National Venture Capital Association总法律顾问Jeff Farrah表示。(完)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路透中文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国际财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