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美国新闻 > 正文

川普的大金主 阐释为什么美国需要川普作为总统

—川普的美德(图集)

上周,美国金融家、慈善家、作家、演说家克林根斯坦,他发布了“川普的美德二”视频,阐释为什么美国需要川普作为总统。我们不应该太计较我们的总司令是否是一个真正的保守派,是否是儿童的榜样,或者说很多傻话,或者他是否谦虚是否有尊严。我们应该关心的是,他是否知道我们处于战争中,是否知道我们的敌人是谁,是否知道如何赢得胜利。川普知道。‍‍‍‍‍‍‍‍‍‍

汤玛斯·克林根斯坦(Thomas Klingenstein)是美国金融家、慈善家、作家、演说家。

他是华尔街以他自己名字命名的科恩·克林根斯坦公司(Cohen Klingenstein)的合伙人,根据最近期的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披露,该公司掌管着23亿美元的投资,他也是美国保守派智库克莱蒙特(Claremont Institute)的主席和捐献者,该智库因其重要性被称为“美国右派的神经中枢”,因它的硬核右翼活动家、卓越的智力领导力和深刻的洞察力。‍‍‍‍‍‍‍‍

克林根斯坦的祖父就是一名成功的投资者和慈善家,不过自汤玛斯·克林根斯坦起,准确地说,是自唐纳德·川普时代起,他从家族传统慈善事业另辟蹊径,越来越多地将资源投入到强硬派右翼政治中。‍‍‍‍‍

克林根斯坦领导的Claremont研究所所属高级研究员约翰·伊斯曼(John Eastman)是川普的前宪法律师,伊斯曼为川普2020年被盗取选举后提出了否决作弊州选举人票的宪法建议。‍‍‍‍‍‍‍‍

美国国税局文件显示,几十年来,克林根斯坦一直为其任主席的保守派智库克莱蒙特和其它保守派组织提供资金。

但是,联邦选举委员会(FEC)的竞选财务记录显示,克林根斯坦在2020年之前的政治献金是温和的和间断的,直到盗选发生。‍‍‍

最近,克林根斯坦加入了一个以大金主为中心的“成长俱乐部”和一个关联政治行动委员会(PAC)“成长行动”。今年1月他捐献给该俱乐部的250万美元,使他跃升为该政治行动委员会(PAC)第四大金主,而自2020年以来,他总共给该PAC捐了700万美元。

川普宪法律师伊斯曼

成长俱乐部的大金主是由保守派的亿万富翁Richard Uihein和Jeff Yass等组成,这个政治行动委员会是支持推翻2020选举的共和党候选人的最大捐赠捐赠者。‍‍

据联邦选举委员会最新数据,身家285亿美元的Yass已捐给成长俱乐部的款总计超过5100万美元,

ImageYass夫妇

Uihlein捐款超过7700万,

另一个保守派大金主Virginia James,捐了1450万。现在克里根斯坦加入他们的行列,成为该PAC最重要的捐助者之一。‍

国税局资料显示,汤玛斯·克林根斯坦个人基金会自2005年以来已捐赠了1900万给克莱蒙特研究所。‍‍

去年,克林根斯坦发布了“川普的美德”视频,阐释了为什么保守派应该支持川普成为共和党党内提名人。上周,他发布了“川普的美德二”视频,阐释为什么美国需要川普作为总统。以下是视频文稿截图。

既然前总统川普已经成为共和党2024提名人,现在是时候让共和党人,包括那些怀疑和无法忍受他的那些人,支持他了。时代需要我们这么做。‍‍‍‍‍‍‍

我们在战争中,我们在与一群踢打和对美国吐唾沫的敌人战斗。我称我们的敌人为“觉醒政权”或者“团体配额政权”,这场战争是爱美国和恨美国的人之间的战争,但是我们没有总司令。如果没有总司令,你就不能赢得战争。‍‍‍‍‍‍

我们不应该太计较我们的总司令是否是一个真正的保守派,是否是儿童的榜样,或者说很多傻话,或者他是否谦虚是否有尊严。我们应该关心的是,他是否知道我们处于战争中,是否知道我们的敌人是谁,是否知道如何赢得胜利。川普知道。‍‍‍‍‍‍‍‍‍‍

川普从不为美国道歉,他正确地相信美国是历史上最伟大的国家。川普说,他说得很好:“我们有我们的文化,它是卓越的,所以我们要保留它;如果我们引入数百万与我们文化迥异的移民进来,我们就无法保留它。”

川普知道他的任务是保护美国人,并且正是保护美国人。不仅保护他们免受外国敌人的侵害,而且保护他们免受国内的全球精英主义者的侵害。他知道美国不需要更多的“多样性”,(注:多样性是觉醒文化的核心,配额是多样性的呈现)它需要更多的凝聚力。‍‍‍‍‍‍‍‍‍‍‍‍‍‍‍‍‍‍‍‍‍‍‍‍‍‍‍‍

觉醒激进者说川普的支持者是对民主的威胁,想想看,他们在说,“你们这些川普支持者是对民主的威胁”,觉醒的激进分子还令人厌恶地告诉我们,美国是系统性的种族歧视的国家,而川普知道这完全是胡说八道,他也是这么想的。

这种系统性种族歧视主义的指控打击不了川普,因为他没有白人内疚,也没有任何内疚。川普告诉他的支持者们他们已经知道的事情:他们不是种族歧视主义者,也没有白人特权。觉醒的激进主义者让那些异见者收声,但川普不会收声。如果他们设法把他投进监狱,他也会在监狱里像狮子一样怒吼。‍‍‍‍‍‍‍‍‍‍

觉醒激进分子有狂热分子的道德傲慢,川普,上帝保佑他,则拒绝觉醒激进分子的乌托邦狂热。他是个商人,他以遵循事实和常识尊从这个世界的法则和航向。

川普的基本盘知道川普希望治愈的美国的第一手资料,他们爱他,他们知道他也爱他们。他们会为他而战,因为他们知道他会为他们而战。‍‍‍‍‍

川普从不居高临下或者用民调的胡扯对他的同胞们说话,虽然他是个亿万富翁,他也是他们中的一员。一个从外向内看的局外人,一个在牛排上涂番茄酱的人,一个让反美精英厌恶的人。‍‍‍‍‍‍‍‍‍‍‍‍‍

川普这种自然的吸引力把寻常的爱国者们变成一支军队,如果没有这些男男女女,我们无法阻止左派的革命,夺回我们的国家。不像大多数保守派们,他们愿意为美国而战。他们跟随川普,如果没有川普,他们只会坐在家里。有了他,他们团结而坚定。‍‍

在川普的集会上,他的听众们总是爆发出“USA USA”的呼声,在那个时刻,川普和他的听众互相承诺他们彼此的忠诚和神圣的誓言。

他的敌人们恨他入骨。“另一个希特勒!”,他们说,“选他他将成为一个读*菜*者!”我们应该把这种歇斯底里看作是希望,这些痛恨美国的人有理由恐惧他和他的党派正在跨越反向革命的胜利的门槛。‍‍‍‍‍‍‍‍‍‍

川普恨他的敌人,正如他的敌人恨他一样多。他的敌人正是美国的敌人。

川普是我们时代的最杰出的人物,他不仅改变了美国的政治,还改变了西方的政治。如果我们要夺回美国,我们需要有一个毫不动摇的人,一个证实了他能够反抗竭尽全力攻击他的现代觉醒政治大军的人,一个要端掉深层政府对其毫无同情和怜悯的人,一个确信美国仍然是这个地球上最后和最好的希望的人。这个人就是川普。‍‍‍‍‍‍‍‍‍‍‍‍

政治人物川普出人意表,他是一个对抗非常规军队的非常规总司令,这种人在任何时候做总统都是令人难以置信的。川普完美地出现在这个动荡的时刻,如果还要怀疑这种非常规的人物的出现是否合适,那就太过分了。

林肯说美国人是(上帝)“几乎挑中(almost chosen)”的人,川普则给了我们希望:上帝从来没有放弃那些几乎被他选中的人。现在不会了。‍‍‍‍‍‍‍

责任编辑: 李华  来源:美国的那些事儿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4/0422/20465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