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国际新闻 > 正文

震惊世界 一带一路最大丑闻曝光 华尔街日报把中共揭个底掉!

《华尔街日报》爆出中共重磅丑闻,事关马来西亚“一马基金”贪腐案。2016年,中共为获取“一带一路”合约,答应会运用国家影响力,企图让美国等国撤销对纳吉布的调查和检控,并帮助时任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全面窃听当时调查该案的《华尔街日报》驻香港记者。大马朝野和国际社会一片哗然,大马财政部长和经济事务部长均公开表态将针对有关报导披露的内容予以严查。

中共帮助纳吉布监控驻香港美国记者

马来西亚曾经是中共“一带一路”计划的重要一环。

《华尔街日报》1月7日(周一)报道,2016年,时任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领导的政府,曾多次派员与中共方面就“一带一路”计划举行秘密谈判。

马来西亚前总理纳吉布(中)前往马来西亚反腐委员会接受跟“一马基金”公款案相关调查。(2018年5月24日)

《华日》率先爆一马腐案

大纪元报道,曾主力调查及揭露一马案的《华尔街日报》记者Tom Wright,现在为该报驻港亚洲经济编辑。Tom Wright及布拉利霍普(Bradley Hope)在2015年率先踢爆一马丑闻案,在大马政坛及世界各地掀起巨浪。

《华日》因此获2016年亚洲出版协会“亚洲卓越新闻奖”的最佳独家新闻奖,而Tom Wright更获得年度记者奖。

去年9月,两人再度合著一本书《鲸吞亿万:华尔街、荷里活及全球受骗记》(Billion Dollar Whale: The Man Who Fooled Wall Street, Hollywood, and the World),揭露大马富豪刘特佐借着一马公司所拥有的权贵秘密。

大马富商安排中马密会

《华尔街日报》此次报导,2016年,一马发展公司无力偿还130亿美元债务,深陷困境的纳吉布,向马来西亚金融家、马籍华裔富商刘特佐(Jho Low)求助,刘特佐安排中共及大马相关人士密会,双方谈到如何化解一马公司财务危机。

刘特佐其后因涉及一马公司弊案,在大马与美国都面临刑事指控。他被视为挪用数十亿美元资金的主谋,美方试图查扣他名下的相关资产。

刘特佐目前逃亡中国大陆。

中共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涉案

根据《华日》披露的会议纪要显示,2016年6月27日与大马代表会面的中共官员,是现任中共公安部副部长兼该部港澳台办公室主任孙力军。他在记录中确认,中方正按大马要求监控《华日》香港记者,包括“全面窃听其住宅、办公室、电子器材,取得其电脑、电话、网络数据,及全面运作上的监控。”

孙力军还说,中共会确定香港《华日》记者与马来西亚人士的联系,“当准备好后,便会将所有数据通过非官方渠道交给马来西亚方,然后马来西亚方可作出所需行动。”

大纪元报道,孙力军曾担任前中共政法委书记孟建柱的秘书,海外流亡富商郭文贵称,孙曾帮助孟建柱为其母亲寻找肾源,还为其杀人灭口。早在其在任期间,其贪腐丑闻就满天飞。郭文贵还揭孙力军与情人的私生子在澳洲和美国拥有大量的财产和海外信托等,其与江泽民之子江绵恒为“生死之交”。

孙力军现任公安部一局局长,一局又称国保局,是公安部最重要的部门,负责国内政治安全保卫工作,包括情报收集分析,事件处理等。

华尔街日报摘要援引孙立军当时的讲法,表示中共计划把所有数据透过非官方渠道交给马来西亚方面。

作为回报,中共提出马来西亚批准“一带一路”相关的价值数百亿美元的铁路及输气管工程合约,由中共的银行提供资金,中国大陆工人负责建造。

中共不把一国两制放在眼内

《华尔街日报》的报道在香港引起极大关注,除了因为涉及隐私受侵害,也由于当中涉及“跨境执法”。

自由亚洲电台》1月8日(周二)就报道向香港保安局查询,但到截稿时当局尚未回复。本身是大律师的香港公民党党魁杨岳桥对报道表示关注。

杨岳桥表示:“讲这些话的是中国大陆的公安部门的官员。从他们的角度,他们可以随意在香港进入普通的办公室和住宅进行监听,香港政府是不知情还是默许他们这样做呢?”

杨岳桥认为,“在‘一国两制’底下,这是不容许也不可能发生的。如果报道是真的,这代表了大陆中央级别的执法部门,基本上不把香港的执法部门和‘一国两制’放在眼里。”

图为马来西亚下台总理纳吉

马来西亚新政府表态调查

据美国彭博社报道,马来西亚政府官员1月8日对此报道表示,正在了解和调查有关中共高层官员2016年提出帮助马来西亚阻止针对“一马发展公司”(1MDB)国家基金丑闻,并调查以换取中资获得“一带一路”多个基础设施建设项目合约的指控。

图为马来西亚新任财政部长林冠英2018年5月10日出席吉隆坡一个新闻发布会。

马来西亚财政部长林冠英和经济事务部长被媒体询问相关指控时都表示,会查实有关情况。

“一马基金”背景

“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1MDB)是马来西亚前总理纳吉布于2009年成立,但随后被指存在贪腐问题,短短六年内,债务已累积至110亿美元,据《华日》2015年报导,有七亿美元被转到纳吉布的私人账户。

纳吉布去年5月下台后,9月被捕,单就“一马基金”案已面临多达39项控罪,当中包括贪污、滥权和违反信托等等,但他否认全部控罪。

去年8月,再度成为总理的马哈蒂尔宣布解除与中共签订总额逾200亿美元的基建合约,而前任总理纳吉布后来也被马哈蒂尔政府以贪污罪名起诉,导致中共的“一带一路”计划遭受重创。

阿波罗网陆凡客综合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王笃若 来源:阿波罗网陆凡客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国际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