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好文 > 正文

【热传重磅文】美国的撕裂与未来

虽然民主党设置重重障碍,但预期川普能够完成边境墙修建,堵住帝国身上的伤口。正常情况下,2020年川普将连任,并有机会至少再任命一位保守派大法官。如果川普能够继续推进现有的低税收低福利低管制政策,他的政治遗产将对美国产生长远影响,在可见的五十年内美国仍将保持唯一超级大国的位置。

前言

通过本文,可以理解几个问题:

1、美国社会撕裂的源头是什么?

2、民主党为什么不择手段反川?

3、美国的未来会怎样?

在讨论之前,先看几位民主党议员新星

戴头巾发誓的这位是政坛明星,来自明尼苏达州的索马里难民奥马尔Ilhan Omar。看下奥马尔的政见:

取消学生债务

增加接受难民的数量

保障租房者的基本权益

为18岁以上成年人自动注册投票信息

前三项是发钱,最后一项是夺权。请注意,奥马尔在国会宣誓时手按的是《古兰经》。众所周知,政教合一的伊斯兰不止是宗教,更是有强烈的政治性和进攻性的意识形态。奥马尔逃离伊斯兰世界获得自由,却效忠于压迫和限制女性权利的伊斯兰。人们不禁会问,当她面对美国宪法与《古兰经》、《圣训》的冲突,不知道如何决择?其实除了头巾标志,她已经在胜选演说中作了回答,奥马尔用两句阿拉伯语问候美国人民:愿真主保佑你(As-salam alaikum)!感赞安拉(Alhamdulillah)!俗话说,知恩图报。作为难民,难道不应该感谢美国吗?

奥马尔一上任马上推动修改1837年美国国会的“帽子禁令”(The Ban on Hats on the House Floor),即禁止在美国国会议事厅内戴帽子或头巾。众所周知,女性头巾并非代表个人宗教自由,而是伊斯兰教法对女性的压迫标志。参见:如何看待头巾?

奥马尔并非国会唯一的穆斯林女议员,还有一位来自密歇根州的穆斯林女议员Rashida Tlaib,她是巴勒斯坦移民后裔。当然,她也是按《古兰经》宣誓。这完全不奇怪,对于伊斯兰世界来说,无论你是在中东还是在美国,信徒公开脱离组织都是相当危险的,不仅会被家庭和社区排斥,更可能有生命危险。

视频中,这位Tlaib同志完全继承了加沙青年的光荣革命传统,破口大骂,立志推翻美国现任民选总统。还记得她胜选时,现场支持者挥舞的是巴勒斯坦旗。

伊斯兰主义不难识别,还有更猛的。

再来一位

这位是民主党火箭级的政坛新秀,来自纽约的波多黎各裔Alexandria Ocasio-Cortez。她才29岁,是美国历史上最年轻的国会议员。看下Cortez的政纲:

优待非法移民;

废除移民和海关执法局;

穷人免费医疗,免水电费;

当然,作为一名有志青年,上面几条只是毛毛雨,Cortez还有更伟大的革命理想:

政府给所有人发钱;

政府负责全民免费医疗;

所有人都享受舒适的节能的安全的住房;

2030年美国禁止使用石化燃料,把污染排放降到0

依然是老问题,钱从哪里来呢?Cortez有她的解决方案:

向富人征收70%的重税;

多印钞票

还是原来的配方,还是熟悉的味道。从法国、瑞典,到委内瑞拉、津巴布韦、南非,一幕幕人间喜剧正在上演。“劫富济贫”,即是政客的口号,也是穷人的梦想。只要以人民的名义,就有了合法性。能够选出这样的脑残当议员,不能不解释一下为什么Cortez受到纽约人的支持。当左派执政,为‘帮助’穷人-加税搞福利-穷人增加-继续加税-经济萧条-穷人增加-继续加税,这是平均主义的死循环。重税之下,富人跑了,中产阶级成为新的穷人,原来的穷人在福利螺旋中,丧失的不仅是能力,更重要的是自我努力和提升的精神,形成封闭思维和反社会人格,永无翻身可能。

脱口秀主持人吉米金摩(Jimmy Kimmel)评价Cortez的成长过程是「这真的是我听过最了不起的故事之一」。在历史悠久的国人看来,这吉米实在是太小儿科了。有一点可以肯定,现在身负学生贷款的Cortez,这个自称还负担不起华盛顿特区一套公寓的租金的穷议员,等到她干上一二届,就可以跨入新的阶层,再也不需要为财务问题烦神了。看看奥巴马、克林顿夫妇,从政后身家翻了多少倍?

这并不难理解,增加管制,意味着权力能够支配更多的财富,政客就有更多的机会腐败。至于穷人的生活改善了多少,穷人的数量是增加还是减少,那谁操心呢?

穷人的数量越多,吃福利的人越多,Cortez们的权位越稳固。这也是民主党人无视最基本的社会常识,努力把“非法移民”合法化,支持放松边境管制的利益驱动机制。

对民主党几位政治明星有了直观印象,让我们来看一下两党政见的分野

美国党派

政治理念

人群观念

共和党

小政府

低税收

基本福利

美国优先

新教

市场经济

民主党

白左

普世主义

反川普

(反基督)

(反市场)

LGBT

性别平均

穆斯林

伊斯兰主义

黑人

肤色平均

拉丁裔

族群平均

不难判断,民主党群体的政治观五花八门,并没有共同的理念。这群乌合之众之所以能够聚到一起,因为他们有共同的敌人--川普。川普为什么成为他们的敌人?因为川普代表了美国的传统观念,也就是传统的美国秩序。美国第116届众议院的合影也验证了上面的剖析,看下面二张照片

认真观察照片,上面照片中的面孔,主要是白人男性,着装整齐,仪容端正。下面照片中的面孔,仿佛联合国开会,女性相当多,还有头巾女,表情各异。

上图为共和党,下图为民主党。

问题来了,谁代表美国传统?

是白人、黑人、拉丁裔、亚裔、穆斯林,或是印第安人?这问题比较肤浅,加大一点深度。

深度一点,谁建设了美国?

不同的族群,建设了不同的国家。二三百年前,非洲美洲和加勒比原住民还住草棚用长矛,不断和其它部落打仗,砍头祭祀并把敌人当食物吃掉。亚洲是帝王的世界,远东的男人留鞭子女人裹小脚。中东的阿拉伯人还在骑骆驼。如果把工业革命作为时代的分野,毫无疑问,近代文明源于欧洲,欧洲人向全世界输出了文明。不过,这问题还不够深刻。

深刻一点,谁建立了美国秩序?

在讨论这个问题前,先要理解秩序这个词。秩序是一切自由和发展的前提,任何一个国家或社会,都有其秩序的源头。不同群体,有不同的秩序。秩序的本质,就是主体人群的意识形态。现代世界大致有几种意识形态,一类是英美的自由主义,一类是法国的平均主义,一类是中东的伊斯兰主义,对应着市场经济、计划经济和古代部落经济的不同经济模式。世界各国或地区,基本上是这三类意识形态的混合。

有政治学者指出,不同的文化传统适应不同的政体。拉丁社会(天主教传统)更适合君主制,比如法国经过多次共和国政体依然不稳定,因为法国人的传统文化中有强大的集权因素。法国旁边的西班牙,佛朗哥虽然一直被丑化,他的集权却使得西班牙人躲过惨烈的二战。

美国社会的秩序是什么?

拉塞尔·柯克在《美国秩序的根基》中明确指出,美国秩序有四大支柱:耶路撒冷的信仰和伦理、雅典的理性与荣耀、罗马的美德与力量、伦敦的法律与市场。《旧约》宗教信念派生出有秩序的自由观;有秩序的自由观派生出自由市场和有限政府的制度安排;自由市场和有限政府的制度安排则为美国经济、社会和个人活力的发挥提供了尽可能多的保障。

回到开头的问题

1、撕裂美国社会的源头在哪里?

是文化多元主义。文化多元成为一种政治正确,越多元越好,甚至为多元而多元。就象在上面的民主党议员的照片中看到:性别多元是正义,所以增加女性的代表比例;族群多元是正义,所以增加不同族群的代表比例;肤色多元是正义,所以增加不同肤色的代表比例。至于政治方面的理念、操守和能力,那反而被忽视了。这真是个奇葩的世界。

文化多化主义的源头,是文化平均主义。认为所有文化都一样,没有文明野蛮的差异,没有发展阶段的差异。文化平均主义的源头,是人类的平均主义,所有人都一样,智力一样,品行一样,权利一样。

欧美社会堕落的源头,并不在于非法移民和难民,而在于欧美社会思想的堕落。福利社会中平均主义泛滥,人们失去了基本的识别能力,面对低阶文化和野蛮人群的入侵,毫无抵抗能力。这就是美国白左要求开放边界,欧洲白左要求欢迎难民的自我毁灭之路。

如何反对文化多元主义?首先应当反对语言的多元化。这可以参考新加坡,虽然华人最多,还有很多马来人,但李光耀规定唯一官方语言为英语,这保证了新加坡快速融入世界体系。美国应当规定英语为唯一官方用语。同时,美国应当严格限制公民权。取消出生即公民的规定,不认同美国宪法的无公民权。前面的几个民主党政治明星,如果不能认同美国宪法和宪法背后的《圣经》,应当直接剥夺其从政权利。

2、民主党为什么不择手段反川?

民主党并没有共同的理念,他们已经从和平年代的政党,转变为革命党。乌合之众的目标就是推翻现有秩序,推翻共同的敌人。川普,这位横空出世的不受有钱人有权人知识人待见的平民总统,代表了美国传统,在他成为总统的那天起,就成为民主党的敌人。民主党的行为,早就超出了正常政党对抗的范畴。

川普的“通俄门”、“偷税案”,或是大法官任命时的“福特门”,这都是明显的陷害。

反对投票时验证身份,或频发的各地“假选票”案,这都是民主党群体为了掌权不择手段。

每年为军费拨款七千多亿,为非法移民支出一千多亿,却完全忽视国民利益,不愿为建边境墙拨款六十亿,民主党政客这是耍流氓。

3、美国的未来会怎样?

川普带领美国正走在康复的路上。无论行政权、司法权还是参议院,都掌握在共和党手中。

虽然2019年民主党掌握众议院,会给川普的财政预算制造麻烦。但川普的最大困难,并不在于民主党,而在于共和党内部力量并未统一,共和党领导人和川普貌合神离,而类似罗姆尼的假共和党会不断跳出来。

至于民主党,很快会走向分裂。随着越来越激进的民主党政治明星跳上舞台,要求更大的发言权,注定会和相对温和的议长佩洛西产生冲突。

虽然民主党设置重重障碍,但预期川普能够完成边境墙修建,堵住帝国身上的伤口。正常情况下,2020年川普将连任,并有机会至少再任命一位保守派大法官。如果川普能够继续推进现有的低税收低福利低管制政策,他的政治遗产将对美国产生长远影响,在可见的五十年内美国仍将保持唯一超级大国的位置。

瞳瞳深度

美国更大的问题,或者说发达国家面临的普遍问题,在于公民选举权的泛滥。普选的先天缺陷就是权利的平均主义。如果所有国民都是公民,所有公民都有相同的投票权,社会就陷入人多为胜的博弈困境,最终将引发劣等动物式的生育竞争。就象土耳其埃尔多安说的,欧洲穆斯林只要多生孩子,就会不费一枪一弹占领欧洲。这并非天方夜潭,据说现在法国英国比利时,新生幼儿的第一大姓是穆罕默德,想想二十年后,社会的主流人口会是什么人?

在族群混合的国家,普选制会形成逆淘汰,南非和以色列就是很好的对比。南非是布尔人建立的秩序和法治,黑人群体是多数被隔离,但社会依然有序发展。而在取消隔离实行普选之后,社会失序,法治败坏,法律成为黑人合法抢劫的护身符。而在以色列,以色列人严格限制伊斯兰教信徒的公民权利,阿拉伯人无投票权。以色列的规则看以不平等(其实是平均),却最大限度地保障了所有人的自由,保障了文明。

在单一族群的国家,普选制也呈现严重危害,中东各国就是很好的例子。中东盛行伊斯兰教,伊斯兰主义作为一种普世理念,虽然从来没有真正实现过,但已经深深地根植在信徒的心中。一旦社会实现普选,所有政党无法摆脱伊斯兰的影响,政纲越激进,越契合伊斯兰基本教义,最终肯定是激进者上台。比如巴勒斯坦,哈马斯更激进,大选中巴解组织无法与哈马斯抗衡;比如埃及,大选中穆兄会战胜温和派上台,推行伊斯兰教法,最后军方不得不再次走上舞台;比如土耳其,凯末尔强力推动了半个多世纪的政教分离,但在普选之下,宗教旗帜下的伊斯兰党派越来越有影响力,军方力量虽然多次干涉,但现在不得不退出历史舞台,埃尔多安领导下的土耳其已经掉转航向。

综观世界,以色列独一无二,得以在众敌环伺的恶劣环境中生存。而反面例子很多,从南非到津巴布韦到埃及,都可以看到普选带来的社会堕落。如果欧洲继续延续现在人多为胜的普选制,内战将是大概率事件。

美国的发展问题,是全人类的共同问题。

无论君王还是民众,无论行政权、立法权、司法权还是新闻权,任何力量都存在滥用权力的倾向,所以权力的制衡永远是动态的相对的。

平等不是平均,社会建设的目标是实现法治面前人格的平等----自由,而不是实现人们能力和权利的平均。普选制等于公民权泛滥,责权不对等的社会规则终将凸显恶果。经济学有句话,免费的都是最贵的。而免费的权利,也最终会成为秩序和法治的破坏者。

任何社会,只有责权一致,才可能同时实现社会的秩序和法治。如果美国不能提升公民权和投票权的门槛,那早晚会象二千年前的罗马帝国一样,公民社会最终走向崩溃。

人们只有积极参与公共生活,对权力时刻保持警惕,才能保持社会的纠错能力。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历史之瞳】HistoryPupil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