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好文 > 正文

梁慕娴:中共在台湾多少火种 想起国防部次长4人被枪

谢雪红虽然是台湾人,早期是否中共党员存疑,但终其一生不可置疑地都是为共产党工作。1925年她去过苏联莫斯科东方大学就读,回台后创建的台湾共产党,其实是由共产国际领导的日本共产党负责指导,说明她在台湾的革命工作是在共产国际的领导下进行的。

连续追踪“台湾彰化县二水乡碧云禅寺,被亲共人士魏明仁改变成‘中华人民共和国台湾省社会主义民族思想爱国(党)教育基地’”这则新开之后,我脑子里出现了“台湾有没有中共地下党”这个问题。

历史上,中共地下党确曾组织“台湾省工作委员会”在台湾进行革命活动。

根据新闻工作者徐宗懋在一篇题为“追寻匪谍沧桑,探索国共和解”的文章中报导,2001年他在《老照片》系列书籍文稿中,发现1950年中共地下党在台湾被摧毁的惨烈过程。其中著名的“吴石案”,包括国民党原国防部次长吴石,副官聂曦,原联勤总部第四兵站总监陈宝仓,中共华东局派遗人员朱谌之共四人,被判处死刑,于马场町被枪杀。

文章中,徐宗懋根据“国防部保密局”资料简述了当时的状况。1945年中共由延安派台籍高级干部蔡孝乾为台湾省工作委员会书记,来台后组成的省工委共有四名委员:蔡孝乾、张志忠、洪幼樵和陈泽民,分别掌管武装,宣传和组织等事务,并陆续在台北,基隆各地建立多个地区工委会。

1947年国民党保密局先后逮捕了陈泽民和蔡孝乾,蔡在一周之内投降,供出所有同志名单。其中供出朱谌之的任务是来台与吴石联络,取得重要军事资料。在蔡孝乾安排下逃回中国时,于浙江定海被捕。

中共仍然会留下火种的

至于另一位著名共产党员谢雪红的经历,也可说明共产党在台湾的存在。谢雪红虽然是台湾人,早期是否中共党员存疑,但终其一生不可置疑地都是为共产党工作。1925年她去过苏联莫斯科东方大学就读,回台后创建的台湾共产党,其实是由共产国际领导的日本共产党负责指导,说明她在台湾的革命工作是在共产国际的领导下进行的。

即是说,无论是日本共产党或台湾共产党,以及她后期加入的中国共产党都是共产国际的支部,接受共产国际的领导,根本没有分别。不要以为她的台湾共产党有“台湾独立”,“成立台湾共和国”等追求就等同于现代台独的理念,这不过是共产党进行共产主义革命的策略而己。在“二二八事件”中,她组织二七部队抵抗国民党,目的也只是完成共产党的任务,并非为台湾人民争权益。笔者认为把一个共产党员称为台湾革命女英雄并不恰当。

此外,还有地下党员金尧如在回忆录中承认,1947年他曾在中共台湾省工作委员会常委工作,任职宣传部长。至年底,被在南京的国民党蒋介石侦悉,下令缉捕。幸而中共在南京高层深处有人紧急通知,命他转移到香港找中共中央南方局方方书记和乔冠华,于是得以逃离死地。他以后在香港工委领导下工作,1950年担任香港工委(当时公开招牌是新华社香港分社)新闻战线的党书记。

尽管当年的蒋介石曾经狠狠地剿共,但由于有毒的爱国主义思想作崇,中共仍然会留下火种的。经过两岸通航,民主转型,台湾成为一个追求自由民主的社会。那些潜伏的火种自然地利用自由的空间开始活动,而远在大陆的中共当然地会乘着自由,回来找寻这些火种。魏明仁是最好的例子。

魏明仁早年取得碧云禅寺产权后,于2015年参加“大道之行,寻根之旅”旅行团,在中国陕西参访活动。2017年1月1日在“教育基地”举行升旗礼,升的是中国共产党党旗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同时播放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有超过一百人参加活动。同年1月21日他又在“教育基地”举办誓师活动,进行升旗及奏歌仪式,共有四百人参加。至2月22日再在“台北二二八和平公园”更明目张胆地举办向二二八起义共产党员致敬活动。

这一切是怎会发生的

作者梦仙的文章《访问台湾爱国人士魏明仁先生》,可以为我们找到一点线索。作者于2014年率团来台参加于右任先生纪念活动中,经西安朋友介绍结识了魏明仁。在文章中,梦仙问魏明仁:“你为什么那么爱国?你的动力是什么?”

魏明仁回说,他祖籍是福建漳洲,爷爷早年来台,父亲魏元奇出生在台湾。先祖父辈重视国学,教育他孔孟儒家思想,他从少接受中华传统文化熏陶。父亲于2007年去世之前,向他交代两件事:一是父亲曾在台湾南投县参加过‘读书会’,研读过共产党成功的历史,认为中国真正的希望在大陆,在共产党。二是不要忘记自己的祖宗在大陆中原,希望自己过世后,让他到中国古城长安(西安),然后到黄河边取黄河泥沙水浇到自己的灵前祭奠。

2013年元月,魏明仁带着父亲的遗愿飞抵西安,在陜西合阳的朋友李耀君帮助下,到风陵渡黄河边,先捧饮了黄河水,然后灌取了三塑料瓶的黄河泥沙水带回台北,分十站把黄河水洒遍宝岛台北。

这里提到的读书会就是寻找地下党的线索,中共的秘密读书会是发展党员的工具。在香港,读书会己经遍地开花,本人也曾为地下党组织过不少读书会。(请参阅拙文《消失的香港地下党》)事情非常明显,魏明仁就是中共在台留下的第二代爱国火种,于2013年开始在西安发芽,至2014年受访及2015年在西安旅游时与中共接上了关系,2017年开始为中共做事。这样的中共火种不知还有多少?

文章写到这里,笔者想向台湾的朋友们请教:当年蒋介石的剿共行动,是对还是错?现时在台的中共地下党组织是合法还是否非法,应否取缔?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上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