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中国经济恐“断崖式下跌” 美企业界还热传中共重磅信息

美国企业高管上周来到佛罗里达州奥兰多参加投资者大会,在会场上传达或者听到的信息是:“中国制造已是过眼云烟了”。而制造业的不景气无疑带来出口的急速下滑。除出口外,中国消费正全面低迷。虽然中共央行本周累计投放超万亿,不过有经济学家认为,央行此举实际上加剧了中国经济的脱实向虚,资产泡沫化问题愈加严峻拉动经济的三驾马车外贸、投资、消费已全面熄火。中国经济今年一季度“断崖式下跌”风险出现。

美企高管:中国制造已是过眼云烟

海外中文媒体大纪元编译报道,在佛罗里达州奥兰多举办的投资者大会(ICR Conference)上,来自德州的Yeti Holdings公司首席执行官马特・雷特杰斯(Matt Reintjes)在大会期间告诉《华尔街日报》专栏记者约翰・斯杜尔(John D. Stoll):“有时候中国是追求公司经营快速增长的最简单答案,但是现在从长远来看,它已不再是最佳方案。”

Yeti公司去年10月上市,由于盈利强劲,本月股价上涨。雷特杰斯的中国策略赢得了华尔街金融专家的赞誉。

雷特杰斯和斯杜尔谈到了多年来在中国做生意所面临的持续不断的问题,包括中国劳动力成本的增加、中共当局要求美企强制技术转让,以及盗窃知识产权等,而这些问题在美中爆发贸易战后更加沸腾。

沃尔夫研究(Wolfe Research)从事消费品分析的专家斯科特・穆斯金(Scott Mushkin)说:美中贸易战是“压垮骆驼(中国经济)的最后一根稻草”。

斯杜尔18日在专栏文章上写道,在大会上,包括Party City Holdco公司在内的高管表示,他们甚至将一些生产转移到美国,以减少将产品运送到实体店所需要的时间成本。这些改变中国运营策略的公司,大多数都得到了好的回报。

雷特杰斯说,他计划在年底前将Yeti在中国大陆的生产完全转移到其它国家,以避免因美国对中国大陆关税,可能对该公司造成的1500万美元的财务损失。

Alix Partners零售业务主管比尔‧刘易斯(Bill Lewis)在大会上表示,早在2011年棉花价格震荡时,许多公司就开始重新考虑对中国制造的依赖。此后,其它问题一直浮现,包括中国劳动力成本增加,中共当局对外商施加的政治压力,以及中共的不合理法规及任意执法等。

由于担心关税的增加会导致价格上涨,美国零售业巨头倾向自中国以外的国家进口产品。最大的零售商沃尔玛公司(Walmart Inc.)去年夏季要求美容品供应商寻找其它国家生产的口红、眼妆、洗发精等。

刘易斯还表示,有很多方法可以抵消关税带来的冲击,包括要求供应商降低售价,或者提高商品价格,但是这些都是短期策略。

“三驾马车”全熄火中国经济或“堕崖”

外贸、投资、消费是中共拉动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从近来公布的经济数据来看,这三驾马车已经全部熄火。

大陆去年12月份进出口下滑幅度之大出乎市场预料。中共海关总署14日公布的去年12月份进出口数据显示,按美元计,12月进口按年减少7.6%,远逊预期的正增长4.5%;

出口按年减少4.4%,也比预期的正增长2%为差。12月以美元计价的出口创2016年12月以来最大降幅,以美元计价的进口创2016年7月以来最大降幅。

12月中国宏观经济先行指标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更跌破50,进入收缩区,表明大陆需求疲弱,制造业在收缩。

12月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按年上涨1.9%,创2018年6月以来新低;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PPI)按年上涨0.9%,创2016年9月以来新低。

大陆去年汽车销售下滑,大陆全国乘联会1月9日发布的公告显示,2018年大陆广义乘用车零售销量按年减少6%,为逾20年来首次年度下跌。国际投行摩根士丹利的报告认为,中国国内需求下滑是拖累车市的关键。

去年,大陆手机市场出货量4.14亿部,按年下降15.6%。房地产价格下跌,消费增长下滑,消费者信心不振,股市动荡持续探底。

这些数据显示大陆经济陷入了困境。

评论人士林美芬在《香港经济日报》撰文表示,最新数据反映,随着中美贸易战影响进一步浮现,大陆经济增长下滑速度明显加快,经济形势严峻,若不加快推出稳增长措施,今年首季经济可能出现断崖式下跌的风险。

央行连续大放水,上周累计净投放超万亿,加速资产泡沫化

中国房地产市值总量达450万亿人民币,已经超过欧美日总和,泡沫化已经很严重。而政府投资扩大(通过城投债等模式),被认为将进一步推升房地产泡沫。

央行大规模印票子大放水,实际上加剧了中国经济的脱实向虚,资产泡沫化问题愈加严峻。

金融研究院院长、首席经济学家管清友认为,2019年的资产配置将出现“资产荒和核心资产的泡沫化并存”的现象。

管清友分析说,尽管市场金融资金端松动,但从资产端看,由于经济还处在下行周期,资产仍在缩水,即便是从股票市场上看,经济底没到,业绩底没到,估值底也没到,现在只有一个政策底,这会出现一个情况,再次出现资产荒和资产的泡沫化。

经济学家认为,资产荒的本质是企业效益下降,实体经济投资回报率降低,大量资金找不到合适的投资品,出现了配置混乱的局面。

据穆迪数据,截至2017年末,中共政府债务相当于GDP的16%左右,但加上地方政府债务和通过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发债,这一比例升至GDP的60%。

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王笃若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