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胡耀邦:不许开枪

——专访胡德华(3):倡导开放设置特区推动中外合资

天黑了之后,他就让当地政府找了一个船。老是说香港怎么样,香港还没去过呢,咱能不能兜一圈看看。然后找了个公安的一个巡逻艇,然后大家就围着香港兜了一圈,就上来了。在开始的时候(地方官员)就跟他来汇报,说有什么问题。说我们这边逃港的人特别多,开枪都挡不住。说,党中央啥意见?后来他说,开枪不要再开枪了,任何人要走就放他一条生路。

刚刚过去的2018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美国之音记者叶兵近期访问了原《炎黄春秋》杂志社副社长胡德华,他的父亲、已故中共领导人胡耀邦生前直接参与主导了改革开放这场历史性变革。

胡德华先生回顾了中国改革开放的两个开创性举措——建立深圳特区以及吸引外资成立合资企业。据胡德华介绍,70年代末胡耀邦一行在广东视察,乘船远眺香港,下令当地官员不得对逃港人员开枪,又受到中英街卖菜农民启发,倡导深圳特区的探索初创。通过引进了日本资金和技术,建立了首条合资电视机生产线,大为促进了中国电视机产业现代化,但在此过程中,遭遇了党内保守势力的竭力反对和阻挠。

胡德华:79年(胡耀邦)到广州去视察,当时到了广州之后,因为叶剑英元帅跟他特别好,也是他的上级。然后他就跟叶帅说:“叶帅,我们到广州来考察,我们想看看你去。”后来叶剑英说:“耀邦,你先到下面看一下吧,我回到家乡我感到很难受,我们家乡老百姓生活还不如我们出来闹革命那个时候好。”

不许开枪,放逃港者一条生路

这是在蛇口,他后来又到深圳,在沙头角。然后到沙头角,天慢慢的就黑了。天黑了之后,他就让当地政府找了一个船。老是说香港怎么样,香港还没去过呢,咱能不能兜一圈看看。然后找了个公安的一个巡逻艇,然后大家就围着香港兜了一圈,就上来了。在开始的时候(地方官员)就跟他来汇报,说有什么问题。说我们这边逃港的人特别多,开枪都挡不住。说,党中央啥意见?后来他说,开枪不要再开枪了,任何人要走就放他一条生路。

开发港深地利,吸引外资

然后他们上了岸就走呗就看呗。像我爸这人也爱随便敲门就进人家。他就走,他就看,走到有一片很好的房子,然后他敲门进去了。一看这一家有彩色电视机、有录音机,还有洗衣机,反正全套的家电都有,他就吃一惊。他就问,老乡,你们这些家用电器,都是哪里来的啊,怎么来的啊。我们这些大干部,省里来的干部也没你们全啊,你怎么来的啊。后来这些人说,我们是种菜的菜农,我们每年要种菜交给国家之后,我们还有一部分菜,因为我们中英街是开放的,我们是沙头角的人,所以到中英街就很方便,我们交给国家,我们还自己吃,吃不完我们就挑着担子到中英街去卖。

这个有启发,大家怎么来,来考虑把这个事情给它做好,说我们能不能把这个毗邻香港,毗邻澳门还有其他,比如对台湾,对什么地方,能不能把这些地方都给它实行一个特殊政策。特区,中央不投钱,用特殊政策吸引港资,吸引外资,我们来做这个,很快就发展起来了。这么从一个边远小渔村,就通过边缘革命就发展成今天的样子。所以我觉得,这也是边缘革命。所以中国特区的建立不是哪一个人,更不是谁凭脑袋想画一个圈。

首条合资彩电生产线

第一条合资的电视机生产线,是福日牌电视机,是福州电子仪器厂,跟日立来合资的。当时合资又是受到咱们党内的这些计划(经济)人员的严厉批判。我记得薄一波说,有一台电视机卖到国内来,就是卖国。

福日电视机进来之后,我们国家电视机的技术水平,生产水平和检测水平提高了至少四十年,甚至五十年。为什么这么说,我们国家当时70年代电视机水平就是苏联五十年代转让的什么红宝石、蓝宝石电视,基本就是那个水平,而那个水平又是美国三十年代末,四十年代初的水平,所以这才奠定了我们国家家电大国的地位。

但是非常痛心,因为这个福日电视机厂,项南书记和张遗副省长又受到了党内处分,所以这个保守势力和阻挡改革开放的力量是强大无比,最后连他们的总后台,像耀邦书记,紫阳总理统统全完蛋。所以大概整个改革这一段是一个悲剧来结束。

(根据采访视频整理)

附注:项南(1918年11月-1997年11月10日),原名项道成,1980年至85年,任中共福建省委书记,在改革开放初期颇有建树,但频遭党内保守势力打击掣肘。据《中国改革先锋项南因“晋江假药案”蒙冤下台》一文作者孙长江介绍,1980年秋,“项南刚登上福建省委常务书记岗位,就遭遇旧体制的顽固抵抗,改革开放步履艰难。无论是落实‘农业生产责任制’、平反地下党冤假错案,还是创建厦门经济特区,他都遇到重重阻力和困难。”文中说,“项南遭遇的阻力,并非仅仅来自地方;种种居高临下、上纲上线的训斥、责难,乃至‘黄牌警告’,更使他步履艰难:搞厦门经济特区招商引资,‘理论权威’胡乔木就在中央会议上危言耸听地大讲‘旧中国的租界’;与外方合资生产‘福日’电视机,又有高官说这是搞‘殖民地性质的企业’;支持为企业家‘松绑放权’,有人就质问你还要不要党的领导;尝试突破计划经济体制的束缚,有人更是以种种堂而皇之的理由限制和打压;支持福建农村发展乡镇企业,有人就要追究他支持‘卖假药’的责任,直至演出‘晋江假药案’的闹剧。”但项南坚持原则,至死不认错。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美国之音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