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恶性循环最终会葬送中共 三大征兆显示中国已踏入历史周期律

1945年,黄炎培在延安问毛泽东,中国共产党能不能跳出历史上“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的历史周期律,毛泽东同志说:行,这就是民主。毛泽东说的对,如果共产党实行民主政体,当然可以跳出历史周期律,但是他却违背了自己的诺言,在中国建立了党领导一切的红色恐怖政权,历史周期律必将在共产党身上再度验证。

习近平治下的中国,经济已经进入“新常态”,外资正以整个产业链相关企业群体外迁的规模逃离。三星、富士康、优衣库、无印良品大幅减少中国工厂,耐克、阿迪达斯此前已经将生产工厂转到越南。同时内资企业有条件的也在设法外迁。日本学者日高义树指出,中国过去多个带动经济发展的出口红利、人口红利和房地产及基建红利陆续消失,代之而来的却是要面对庞大债务、产能过剩、失业率上升和人口老龄化的危机。

这些经济状况若发生在资本主义民主世界里,就只是正常的经济周期,通过更换执政党来更换执政战略,就可以挽狂澜于即倒,但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一切的政治制度下,共产党是不可能主动下台更换执政战略来挑战既得利益集团(就是它自己)的。它的执政战略一定会向中国古代王朝学习,从而一步一步地走向崩溃。

这些执政战略目前已经在使用了:货币超发与通货膨胀、只能加不能减的税负、压迫人民使其成为流民。这三大征兆显示21世纪的中国已经开始踏入历史周期律了。

一、货币超发与通货膨胀

谈起货币超发与通货膨胀,我们很容易就想到委内瑞拉、津巴布韦的经济状况。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最新预测,随着政府继续印钞来弥补不断扩大的财政预算缺口,委内瑞拉的通货膨胀很可能已飙升到1000000%。而2000年末的津巴布韦和1923年纳粹兴起的德国也曾是如此状况。

但是这些新闻给了我们一个错觉,就是致使我们认为货币超发与通货膨胀是现代国家才有的经济现象。其实中国才是货币超发与通货膨胀的鼻祖。宋代为世界金融史贡献了最早的纸币:交子。但宋代也为世界金融史共享了另一大奇观:恶性通货膨胀。纸币造成的恶性通胀,源头都可以追溯到宋代,一直到现代仍然是各国政府的主要敛财工具之一。只要纸币存在垄断发行,政府利用纸币补贴财政就是天然的行为,不管人们如何防范都没有办法制止。当财政收支出现不平衡时,只要开动印钞机就可以解决问题,这种诱惑谁也无法阻挡。到了王朝末年,由于财政的失控,政府控制的纸币贬值速度也呈现加速状态,经济出现巨大的通胀,更无力抵抗社会和军事危机。这就是中国古代王朝历史周期律的内在动力之一。

早期资本主义国家也无法抵挡住滥发纸币的诱惑,现代西方国家引入一个重要的制度来防止这一点:中央银行独立制度。

谈起中央银行独立,人们总能想起美联储是私人资本控制的银行的说法,好像只有美国这个国家如此,其实阴谋论者不知道的是几乎所有西方国家的中央银行都是私人的,都是独立的。例如,德国、瑞典、瑞士、日本、英国、法国。在政治学上,中央银行的独立程度已经成为了衡量民主制度成熟程度的重要指标了。在经济学上,独立的中央银行可以盯住通货膨胀率和就业率来调整货币政策。

当然在中共这个党领导一切的红色恐怖政权之下,他们是拒绝承认这些的。在中国货币政策的决策层并不在人民银行内部,货币政策的制定权由中共中央财经领导小组掌握。这种制度安排下产生的是什么局面呢?

如果以“第二人民币”-粮票退出历史舞台和中国人民银行正式成为中央银行的1993年为时间起点,M2货币总量增长速度是每年16.6%,2018年货币总额已经超过美元加欧元之和。同期美国,这个号称可以随意发行货币薅全世界羊毛的国家,美元增长率仅为6.8%。

那么他们不断货币超发以及近两年不断降准的借口是什么呢?专家们一直呼吁说中国的贷款倾向于流入国企、大企业,私企和小微企业一直以来都无法获得低成本的贷款,所以需要不断的超发货币、降准来扶持私企。而实际情况是多年以来,私企与小微企业的贷款总额占比仅为17%,远低于国企、集体企业的83%。完全没有达到预期目的,纠其根本原因而言,是因为私企获得贷款需要当地政府给予背书,但是政府天然的只会给国企背书。当然喽,只要私企贷款总额占比一直很低,他们就可以一直以此为借口来超发货币。

实际上他们超发货币,是为了加强国企垄断、给予高额补贴,进一步挤占民营企业的生存空间,从而创造出逼迫民营企业退出历史舞台的机会。同时贿赂他国领导人,在国际市场上和联合国获得不正当权力。当然这些不正当的权力会逐渐地促使文明世界孤立中共。

超发的货币是给精英阶层免费发放的福利,他们可以大肆购买他国产品,超发货币还扭曲人民币汇率,使得人民币名义汇率被严重高估,从而维持人民币的资产泡沫。但对本国企业就构成了致命的打击,因为大多数企业面对的是本国普通消费者,他们承受着货币超发引起的通货膨胀,而购买力就不断消减,企业也就难以为继了。

总而言之,超发货币与通货膨胀,会让精英的狂欢与平民的绝望相伴相生。狂欢的中共也终有一天会被绝望的平民赶下历史舞台。

二、永远都只能加不能减的税赋

2016年世界银行报道,虽然目前美国企业名义税率是35%,中国是25%,但考虑到其他隐形税费中国实际企业税率高达68%,为世界最高,美国为44%,世界平均为40%。其中,超级地租和社保收费构成了广义税赋的急剧增长。

从经济学角度来说,政府收税,就是政府参与了资源配置,夺取了市场配置资源的权力。这与中共一直在表面上强调的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之中起到决定性作用,是背道而驰的,当然中共撒谎成性,撒谎是他的核心价值观和基因组成,谁也无法改变和否认这一点。

黄宗羲定律,是现代学者秦晖在他的论文《并税式改革与“黄宗羲定律”》中总结出来的定律:历代税赋改革,每改革一次,税就加重一次。南京信息工程大学曾有学者指出,由于中国大陆现行的财政体制是一种“压力单向传导机制”,即自上而下把征税当作政绩来完成,因此税务部门不仅不会分散压力,反而会为了自身利益扩大压力。温家宝2003年3月曾在全国人大会议期间说:历史上每次税费改革,农民负担在下降一段时间后都会涨到一个比改革前更高的水平,但是我们共产党人一定能够走出黄宗羲定律的怪圈。

温家宝发表谈话之后,财政收入历年增长率是多少呢?美国财政支出从2010年61702亿美元增长到2017年69747亿美元,八年增长了13%,德国财政支出八年增加了17.7%,日本财政支出八年增加了6%,而中国财政支出从2010年的89874亿人民币增长到2017年的203085亿人民币,八年增长了126%,平均增长率12.3%,远高于同期年均GDP增长率8%。

当然,中共政府目前面对川普(特朗普)政府的减税政策,也开始假模假样的减税了。

例如,近日中共出台政策,个人所得税可以有专项附加扣除,其中一项就是房租抵扣,即假如每月工资6000,而房租1200,那么工资可视为4800,低于个税起征点5000,就可以不用缴纳个税了。

但是想要抵扣房租,必须提供房东的身份证,而房东此时就无法隐藏他的租赁收入,就必须报税了。而租赁税的缴纳比例是7%-20%,是远高于个税比例的。有人计算过,在目前的抵扣方案下,只有在租客收入足够高、房屋租金足够低的情况下,国家才可能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减税。而在租客收入低(月收入3万元以下)、房屋租金又高的情况下,如果大家都依法纳税,国家反而能获得更高的税收。国家获得更高的税收本质上一定会施加到租客身上的,房东不可能真的会承担租赁收入的税负。

再例如,近日出台的小微企业月营业额小于10万的不用再交增值税。但是企业家们纷纷表示,很难找到月销售额小于10万的企业,就算有这样的企业,因为实际交易时,对方一定需要增值税发票用于抵扣他自己的增值税,而新出台法律并没有细致分析这种情况,换言之,对方需要替小微企业交税,最终对方会把这个税加入报价之中。

霍尔果斯因为纳税优惠政策,过去几年很多公司都去霍尔果斯设立公司,可是近日,这个明文规定的减税政策废除了,而且前几年的免税优惠政策一概不认,要各公司全部补缴税款,而且另交滞纳金。

所以,中共一直以来都是打着减税的旗号,干着加税的勾当,黄宗羲定律是他永远无法逃离的诅咒。再例如,在间接税不准备降低的情况下,再开征直接税。例如房产税,其实买房者已经在买房时缴纳了70年的间接税(即土地出让金),再开征房产税,之前已经交了的算什么呢?但是目前土地法已经修改,集体土地可以直接入市,日后土地财政没办法征收到间接税了,地方政府面对财政困境,势必是要开征房产税的。

而另外一方面,永远无法出台的资产持有税与资本利得税,就像古代官僚地主的土地永远无法被收税一样,全国的税赋永远都只能压在农民和城市白领身上。所谓减税就是让可以合法抢劫的劫匪不去抢劫,反而要割自己的肉去救济他人,这种事情古今中外从来都没有发生过。没有民选的国会或者人大代表,减税就是一个永远的梦。

三、恶法正在创造一个流民阶层

2011年10月19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抓紧建立健全覆盖全社会的征信系统,加大对失信行为惩戒力度,在全社会广泛形成守信光荣、失信可耻的氛围。

这套系统刚建立时确实打压了很多老赖,肃清了社会风气。但是近年来逐渐暴露出了他的邪恶本性。首先,征信系统是依靠对未来的惩罚发挥对现在的劝解作用,大部分个人非经济行为只应受到行政处罚,但是纳入公民征信系统之后就会产生二次处罚,严重违背“对当事人的同一个违法行为,不得给予两次处罚”的精神。

再次,它擅自扩大处罚范围,加大处罚力度。不赡养老人居然比党内严重警告还严重,真是滑天下之大稽。欠债不还的人,一旦变成老赖,他的子女就再也不能上公立学校,老赖的孩子犯了什么错,凭什么处罚他们呢?大部分情况下,欠款不还的人是穷人,他们的孩子不能上公立学校,他们就无路可去了,这些孩子以后只能成为流民,带着严重的反社会情绪游荡在每个阴暗的角落。

最后,他们有法不依。法律明文规定,对于老赖有超过规定面积住房的,可以在为其提供了小面积的廉租房之后,将其大面积的自住房拍卖用于抵债。但是执法人员往往有法不依。前段时间,他们网络直播执法过程,在并未提供廉租房的前提下,直接将欠款人驱逐出自有住房,任其流落街头。这些毫无未来的人,毕将成为流民的生力军。

中共一切恶法的根源,就来源于他们的立法,从来没有民选代表参与,他们的政绩考核也完全没有民众的监督。所以,面对人民内部矛盾时就和稀泥,不管有理无理,不管间接的直接的,一律各打五十大板,严重破坏公序良俗。面对官民之争就欺压百姓,完全不尊重法律、不顾事实。基层官员,以黑治民,比如强拆、圈地、讨薪、截访,堵塞一切实现合理诉求的合理通道。

我们天真的以为受尽贪官折磨和不公平待遇的流民们会天然的反对腐败政府,虽然确有这种彻底醒悟的人,知道一切黑恶(包括人性的冷漠与自私)的根源都来自专制的独裁政府,但是更多的人没有这种深度思考的能力,他们更多的只是一种心理应激反应,近期社会中不断出现砍杀幼儿园、陌生路人、纵火烧公交车等事件,就是这种应激反应的表现。

扭曲的社会价值观,塑造了流民们扭曲的人生价值观:社会教会了他们暴力和谎言是唯一的真理、权力和利益高于道德和他人的生命,进而流民们就成了扭曲社会价值观的一个组成部分,他们会把更多的人变成流民。而流民的增多,又给政府制造了更加独裁的借口。鲁迅曾说过,中国的良民,在官与贼的夹缝之中生存,只是不知道良民们能撑的了多久。

四、准备迎接历史大变革

货币超发、黄宗羲定律、流民阶层都是历代王朝一再出现的现象,独裁专制的中共政府终于踏入了历史周期律的旋涡。三大经济社会征兆和习近平的政治安排应使我们彻底明白,中共政权在经济危机越严重时,就会愈加集权,而越加集权就会愈发加重经济危机,这个恶性循环最终会葬送中共,各界人士必须有清晰的认识和充足的准备。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