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美中谈判三大问题待解 密室外交失效 中国经济“硬着陆”风险高

去年12月1日阿根廷的川习会晚宴,美中首脑亲自面对面谈判。

24日港媒文章指,中美贸易谈判中,美方放料虚虚实实,中共始终处于被动地位。实际情况并非如此,白宫首席经济顾问库德洛去年9月就已向中方提出了明确要求。美国商务部长罗斯表示,目前美中谈判正在处理三个问题。23日,中共国家副主席王岐山在达沃斯论坛上表示,中国经济将可持续增长,但是有经济学家认为,中国经济以恶性债务膨胀为发展推手,积累了巨额债务和经济泡沫,可能“硬着陆”。如这样的模式可以持续,那叫做天理不容。

亲共香港《明报》1月24日文章指,有关美中贸易谈判的内情,中方从不对外爆料。而美方官员的放料则虚虚实实,甚至说法不一,这可能反映了川普团队内部的不同意见,也可能是美方利用舆论发动心理战。

根据中方的应对判断,北京似乎没有摸清美方的要价底线。从美方透露的谈判内容看,中方始终在被动跟随美方的节奏。

美国对贸易谈判的要求一直都是非常明确的。

2018年09月8日,白宫首席经济顾问库德洛接受CNBC的采访,清晰而且强硬地表达了美方对中共的要求“3零2停1允许”。

“3零”就是“寻求零关税、零非关税壁垒、零补贴”;

“2停”就是“停止盗窃知识产权和技术转移”;

“1允许”就是“允许美国人在中国拥有自己的企业”。

明报文章还披露,中共在与外国进行敏感的外交谈判时,通常在谈判桌外还有秘密的“第二轨沟通”,往往起到比正式谈判更大的作用。

比如,中共前驻美联络处主任柴泽民忆述,在1978年中美建交谈判期间,每当谈不下去时,卡特总统的国家安全顾问布热津斯基就会请他到白宫吃饭,边吃边谈,然后他再把密谈的结果报告北京。

这不适用于川普总统,他明确谈到中美贸易谈判应该公开、公平。

罗斯:美中达协议仍遥不可及三大问题待解

美中双方定于1月30日及31日在华府进行新一轮贸易谈判,中共副总理刘鹤预计在月底率团赴美,与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会面。

24日美国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表示,目前美中谈判正在处理三个问题,其一是解决双方贸易失衡问题。据北京本月公布的官方统计资料,2018年中国对美贸易顺差激增到3,232亿美元,创下2006年以来的新高纪录。

另一个问题是中共企图通过“中国制造2025”计划主导全球高科技产业,“我们必须避免这个情况的发生”,罗斯补充道。

“第三个问题是为美国公司打开中国市场,争取公平竞争环境,以及避免他们的知识产权被侵犯。”罗斯表示。

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拉里·库德洛周四在接受福克斯新闻访问时,再次强调月底的谈判“相当重要”,对美中最终能否达成协议具有“决定性”的作用。

中国经济模式不可持续。

王岐山:中国经济可持续增长专家:如能持续天理不容

1月23日,中国国家副主席王岐山在达沃斯论坛上表示,中国经济将可持续增长,且经济扩张周期未接近尾声。

但是有经济学家认为,中国经济以恶性债务膨胀为发展推手,积累了巨额债务和经济泡沫,如这样的模式可以持续,那叫做天理不容。

华尔街日报》1月24日报道,中国经济正面临长期以来一直令人担心的“硬着陆”风险,这种经济增长的急速下滑将严重冲击就业并在全球债市和汇市引发重大问题。

报道说,原因在于中国整顿非银行渠道影子融资的行动过头,私营领域借款人融资渠道几乎被关闭,却不曾建立替代融资渠道,造成了尽管央行过去九个月采取了大规模的宽松行动,但信贷增速仍继续回落的局面。

在银行系统流动性充裕的背景下,国有银行仍不愿意直接向急需借款的企业放贷,宁可让这些流动性在金融体系中空转。

报道认为,如果这种局面不迅速扭转,生产者价格指数(PPI)可能转为负增长,给高负债工业部门带来大问题。

报道总结道,中国低效的金融系统早就需要手术治疗,但监管机构只向影子银行系统开刀,却不提供合适的替代,病人恐怕性命难保,中国经济面临“硬着陆”风险。

2019年1月20日,中国经济学家向松祚在一个投资峰会上表示,中国许多年来债务规模恶性膨胀,2019年或迎来债务崩盘的明斯基时刻。

向松祚引用朱镕基之子朱云来的数据表示,中国总债务已突破600万亿。目前中国从政府、公司到个人,全部通过债务和杠杆在扩张,这样的经济模式如果能持续下去,那叫天理不容。

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林亿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