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短评 > 正文

陶杰:拥有马桶是幸福的

美中冷战,中国其实很强大,但大陆的经济学家,不知何故纷纷唱衰中国经济。唯或因自小的教育制度并无基本逻辑教养,不爱国不要紧,但专家说自己国家的坏话,时时引用的数据和结论,却令人觉得非常可笑。

例如一位叫李迅雷的学者,官拜“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副理事长”。李副理叫喊:大家千万不要以为中国经济很富强,全国还有十亿人从未坐过飞机,也有五亿人从未用过抽水马桶。

中国有十亿人从未坐过飞机,那又如何呢?

大陆的高铁运输效率十分高。飞机是全球污染与温室效应最大的灾难来源,航机一班次,雪梨飞伦敦,排放五百吨二氧化碳,制造一千六百份飞机餐的塑料垃圾,尚未计算大叔大妈,辱骂殴打空姐(大陆称空服员)造成的医药成本和心理创伤。

美国自一九七五年起共二十年,因飞机排放废气云,平均气温上升一度。因此,中国十亿人未坐过飞机,对于地球,是好消息,即使身为中国人,为了国家空气好,出于爱国心,你会希望这十亿人永世也坐不上飞机。

抽水马桶也一样荒谬的逻辑。甘肃内蒙黄土高原一带,水源稀竭,地下水珍贵,为何要用水厕?由汉唐到康雍乾盛世,那片内陆一直用旱茅厕,不但未见有削减过全球GDP之高份额,且为环保节源典范。

因此,十亿人没有坐过飞机,五亿人没有用过水厕,如同全国若有十一亿人,从未吃过鱼翅;广东省一亿二千万人口,若有八千万人从未食过禾花雀;全国有二亿老男人,因知识所限,从来不知道服食虎鞭或犀角,可以壮阳。对于这个星球,尽皆喜讯。

有人会问:呸,你自己住在沿海的城市,得天独厚,飞机时时坐,水厕你有得用,鱼翅你也有得吃,做人何必凉薄,却不想其他中国人也享有同等权利?

你可以答:谁叫我命好呢,投胎出生在近海的富庶城市,包括曾经英国殖民领导与上海英租界同步安装抽水马桶的香港?正如问一个法国人,为什么你天生有得饮红酒、尝美食,但一个生在津巴布韦或布基纳法索的非洲人,却无此权利?答案很简单:因为非洲那种干旱地区,种不出葡萄。

做人为何这样不平等?这是法国哲学家笛卡儿也没有答案的问题。这个世界,偏偏是水厕的归水厕,毛坑的归毛坑,只能说:凉薄而恶作剧的,是创造这个世界的上帝和裁决轮回的阎王。

这一点,任何一个中国人包括经济专家,只要坐一趟飞机,不必骂空姐,想小便时,勿撒在座位上,只须走进厕所,站一分钟,看见小圆窗外一片云海,灵感所至,就能领悟出来。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亮轩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短评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