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言论 > 正文

颜丹:大陆晒香港的“安居之困”为哪般?

中国的高房价,毁灭了年轻人的爱情,也毁灭了年轻人的想像力。(Guang Niu/)

近日,大陆某网播放了一段标题为“住笼屋不如睡麦当劳?香港连续9年登顶全球房价负担最高城市”的小视频,试图向大陆民众展示底层香港人的“安居之困”。

视频中,一位月薪只有8000港币的女工“无家可归”,一直在麦当劳里过夜。然而,这似乎就是她面临的“安居之困”的全部。据她所说,她可以拿出月薪的一半来租房,只是舍不得因此而花光一个月的工资而已。对她来说,“住笼屋不如睡麦当劳”其实是为了节省一部分开支。而另一位有工作、却露宿公园的男士,也同样租得起“板间房”,但因为嫌其太小而宁愿选择“无家可归”。

对此,香港中文大学某教授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每月租金7、8千港币,这已经超过了香港的最低工资水平”;“你很难用这个钱,在市区,租到一套像样的房子”。在香港的研究者们看来,如果用略高于最低工资的月薪,无法在市区租到像样的房子,就属于“安居之困”了。但问题是,用最低工资无法在市区租一套像样的房,难道不是全球所有城市、尤其是大城市的通病吗?仅从这点来看,连续九年成为全球房价负担最高的香港,其实也没有给岛内民众带来更多的居住难题。

更何况,收入接近最低工资水平的香港底层民众,还有平均租金为4200港币的“板间房”可选,还能在麦当劳、公园这样的公共区域拥有一处栖息之地,还可以被慈善组织以及临时收容中心收留。如此看来,也并没有到走投无路的地步。

然而,有意思的是,陆媒把这种小题大做的“安居之困”摆在大陆人面前,就能让其对自己的居住情况感到庆幸、满足吗?

首先不妨来看看,咱们的最低工资能否在市区租到一套像样的房。由于中国大陆的发展极度不平衡、贫富差距悬殊足以让世界各国望其项背;因此,能与香港有可比性的,除了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恐怕再无其它。以北京为例,2018年最低工资标准是2120元。而该年8月发布的北京租房报告却显示,“月薪一万租不起房”。报告中月工资7800元的公司白领,“以3980元的价格租下原本不太喜欢的一间8平米蜗居”。

有资料显示,“北京的‘房格尔系数’是58%,这意味着北漂们每月要拿出一半以上的工资去租房”。2018年7月,“北京房租以每平米92.33元甩开其它一线城市”;“四环内,没有一间低于2000块钱的单间”。而住在五环外的上班族,“每天通勤时间则需要4小时左右”。更何况,“五环外”也不算是北京的市区了。

若按照最低的工资标准,北京又有多少底层、困难户要去睡公园、睡大马路呢?然而,政府为了掩盖“安居之困”,抵制上访者,维护所谓的“城市形象”,竟将以前睡在公共区域内的“无家可归”者都驱逐一空了。这些被消失者,至今无人知晓,他们是否会有安身之所。

在北京,不允许蜗居、容身的地方,除了井里、街边、天桥下、车站一隅等这些本属于民众的公共区域之外,还有廉价的出租房。这些出租房尽管租金低,但并非是政府提供的保障性住房,而是位于城乡结合部、条件极差、租户大多是外地打工者的公寓和大院。自2017年冬天,这些被视为“低端人口”的外来人员就开始遭到政府的无理驱逐。

政府的理由十分荒谬,且手段极为暴力。在官方采取的“大排查、大清理、大整治”行动中,这些外来的租户被断水断电、砸门恐吓,生活物品被扔到大街上。那些被要求一天之内搬走的,甚至只能露宿街头。

相比之下,这种人为制造的“无家可归”能在香港发生?继承著英国留下的民主制的香港,敢让“无家可归”的人被迫消失在街头?与北京群租房、隔断房类似的“板间房”能在香港遭到强拆、取缔?房价已问鼎榜首的香港,至少不会让穷人无路可走。而房价完全能与香港匹敌的北京,却在想方设法不给穷人、甚至工薪阶层留活路。

说到房价,北京哪有资格对香港咂舌?按照Numbeo提供的数据,若“考虑到中国大陆常用的为建筑面积”,只有“70%的得房率”,“上海、北京和深圳中心区域实际房价分别为21760美元/平方米、21554/平方米和18736美元/平方米”;“仅次于28836美元/平方米的香港”。然而,中心城区房价排名第三的北京,若按“70%的得房率”折算之后的“房价收入比”,却以63.36的比值远胜香港(47.36),成为全球买房负担最高的城市。

此外,这一比值比香港高的,还有上海和深圳,分别为62.8和57.34。也就是说,比香港居民更难以承受房价之重的城市,在中国大陆已达到三个之多。值得一提的是,相比房价被政府控制的中国大陆,香港房价高,仍应该归因于市场规律所发挥的作用。

毕竟,香港土地面积有限,因此而导致房屋供应量不足也是事实。加之豪宅林立,某种程度上也拉高了整体的房价水平。更重要的是,香港房价再高,老百姓也拥有着房屋的所有权。而大陆呢?却只有70年的使用权。

按陆媒曾提出的“1000万在各国核心区能买什么房子”来看,我们不妨猜度一下,若一个大陆人或香港人有1千万,他到底会在北京,还是香港(只能二选一)买房。若考虑到环境、教育、制度,这恐怕就更不是一个难以抉择的问题了。

从“一国两制”不得民心,导致大量的港人移民就不难看出,人家不怕房价高,就怕跟独裁中共产生关联。一旦丧失了自由,就算住豪宅,也谈不上幸福。楼市若脱离了自由的市场、任由政府操盘,香港无家可归、露宿公园的,恐怕就要更多了。#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