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盘点中共高层历史上的重大神秘死亡案件

以毛泽东偕四人帮为首的朱德治丧委员会规定,在追悼会上谁都不准瞻仰朱德的遗容。图为朱毛在延安时期的合影。(网络图片)

自从毛泽东执掌中共的帅印后,他比斯大林棋高一筹,发明用阶级斗争和政治运动的方法在精神上和思想上翦除党内异己和反对势力,替代肉体虐杀。然而在暗地里,暗杀和灭门在中共执政后依旧是党内斗争在绝密状态下采取的终极手段。谭甫仁、谢富治、李天佑、李震以及朱德皮定钧神秘死亡的原因,至今仍为中共尘封,不为世人所知。

谭甫仁中将(一九一八至一九七O),广东仁化人,参加八一南昌起义,曾任十五兵团政委,林彪心腹爱将。一九七O年十二月十七日凌晨五时,时任昆明军区司令和云南省革委会主任的谭甫仁中将及其妻子王里岩在军区大院内的寓所被人枪杀。谭身中三弹(颈、肩、胸),凶手扬长而去。事后成立以周兴为组长,王必成、蔡顺旺为副组长的调查小组,调查结果令人啼笑皆非。凶手王自正(王志政)畏罪自杀。王是军区干部,文革中被隔离审查。他从容自在地走出牛棚,取来警卫枪枝,进入戒备森严的军区大院,打死谭甫仁夫妻后居然未被警卫发现,再返回牛棚,从容自在地“自杀”。在中共阶级斗争酷烈的年代,连三岁小孩都不会相信这种神话。

事实真相如何呢?谭甫仁是林彪线上的人物。死前曾接到一个神秘的命令,令他击下一架某时某刻飞临昆明军区空域的飞机。谭没有击落这架飞机,而是令它迫降。飞机降落后,走出周恩来,谭甫仁惊得混身冒冷汗。随后发生了他被枪杀事件。

一九七一年五月,谢富治(一九O七至一九七一)和李天佑(一九一四至一九七一)二位上将在北京东四牌楼被枪杀。谢李二人同乘一车途经东四牌楼,预伏在东四牌楼边修理电缆的高架车上的杀手趁谢李汽车被前面途经的数辆囚车挡路而暂停行驶的片刻之际,将李天佑击中头部当场身亡。谢富治胆部中弹,急送首都医院不治身亡,凶手乘坐预先停靠在转角处的二辆汽车逃离现场。这二辆汽车没有牌照,当时只有八三四一部队才有无牌照汽车,是进出天安门的专车。囚车也是事先安排好的。目击证人杨澄中当时任在东四牌楼的北京第一O五粮油食品商店的会计,案发时他正巧在店内做生意,目击了全部过程,杨现在移居美国。

谢富治和李天佑均为上将军衔,谢富治当时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和公安部长。当时流传谢富治是四人帮的重要成员。四人帮王张江姚加上谢,应为五人帮。粉碎四人帮后谢被开除党藉,撤销悼词。他的骨灰盒同康生一起移出八宝山公墓。李天佑的讣告称,李天佑上将于一九七O年九月二十七日在北京病逝,享年五十六岁,时任副总参谋长。

接替谢富治任公安部长的李震(一九一五至一九七三)于一九七三年十月二十日上午十一时至十二时之间“吊死”于中南海通向天安门的地道内的热力管道上。这条秘密通道只有毛、林、周三人可用。周特许江青、陈毅、陈伯达、康生使用过。其他有谢富治、李震、汪东兴可用。一九七三年十月二十一日,公安部副部长于桑报告,公安部长李震失踪。他的尸体发现在中南海通向天安门的秘密地道内的热力通道室中,热力通道室高不及一米五,仅容一人蹲坐,李震跪坐在地下,吊绳悬于热力管道。李身材高大,且会武功,采用这种姿势“自杀”,非常人所能。除非李震有特异的杂技功能。事实上他是在地道里被人勒死,然后制造自杀假象。专案组负责人祝家耀是四人帮线上人物,当时从上海五七O三厂急调北京,对公安部长于桑和刘复之隔离审查。

李震少将出身于二野,曾是邓小平爱将,后又成为谢富治亲信。谢任部长李任副部长兼中央专案审查二组组长,谢死后李接任部长。一九八一年审判四人帮材料时揭发,谢李和赵登程曾制造了“中国(马列)共产党假案”,诬陷朱德、陈毅、李富春、董必武、叶剑英、李先念、贺龙、刘伯承、徐向前、聂荣臻、谭震林、王震。李、赵又制造了“石、闻、宋反革命集团谋害苏枚”假案。苏枚系康生妻妹,石磊为中央政法干校副校长,闻伯俊和宋公田是政法干校医生。李又曾奉谢令准许聂元梓的“揪叛徒兵团”去全国各地查阅档案。

在中共历史上最为扑朔迷离、神秘莫测的莫过于“皮定钧中将死亡之谜”。官方和民间流传着多种版本,中共将这一事件的材料定为最高“绝密”级。

“朱毛不死,大难不止。”这句话是流传于六十多年前中国的一句民谣。可见当时朱德地位曾高过毛泽东。大陆易帜后,军事行动退位,朱毛的排名亦易位。卢山会议朱德同情彭德怀,毛朱产生过隙。文革期间,毛泽东将朱德定位为“中国头号大军阀”,曾被红卫兵揪斗。可是朱德的威望仍然依旧。一九七六年他九十多岁高龄,健康状况仍旧好过奄奄一息的毛泽东,朱德于一九七六年七月六日,仅早过毛泽东一个多月死去。当年官方的解释是七月六日下午朱德以人大委员长的身份接见澳大利亚总理马尔梅・弗雷泽时被“空调”冷冻了一个小时,引起感冒并发症而突然病故。

以毛泽东偕四人帮为首的朱德治丧委员会规定,在举行朱德的追悼会时,谁都不准瞻仰朱德的遗容。参加朱德追悼会的中央领导、生前战友、亲朋好友均遵守这条“铁的纪律”,只有二个人不遵守“纪律”。一位是从朝鲜专程赶来奔丧的金日成,另一位便是福州军区司令皮定钧中将。皮定钧是中共著名战将,毛泽东称皮定钧为“皮老虎”。抗战时曾任中原军区二野一纵一旅旅长。毛泽东在审阅军衔名单时,特批“皮旅有功,由少晋中”,遂被定为中将。

皮定钧天不怕地不怕,你不让我看我偏要看。不看不知道看了吓一跳。揭开朱德身上覆盖的党旗,在腥红的党旗下,朱德面容发黑,裸露的双手也焦黑焦黑,皮定钧心中有了数,次日不声不响带了秘书、警卫和陪送的八三四一部队警卫乘专机返回福州。飞临福建上空时,座机撞向漳浦县境内的灶山,机上人员无一生还。

中共正式公布的皮定钧死因为一九七六年七月,皮定钧眼疾开刀后同儿子皮国成、秘书肖有明、护士李光荣乘苏式米8直升机在东山岛参观三军演习,直升机失事在漳浦县灶山撞山遇难。皮定钧夫人张烽肯定了官方的说法。她还捐出皮定钧皮国成父子的丧葬费作慈善基金。以后,山西日报的“皮定钧中将遇难真相”、天津兰盾出版社的“空中惊魂”、宁夏出版社的“邓小平遇刺真相”等多种国内出版物中出现了皮定钧死亡真相的另一种版本:

皮定钧是刘邓二野的老部下,一九七五年邓小平复出后,主持中央工作,邓曾调皮定钧兼任中央军委的工作。某日邓乘专机飞广州接待非洲某国元首,当时皮定钧正在北京为福州军区发生的一起驾机叛逃台湾事件参加调查工作。皮定钧在中央军委得知邓小平有被四人帮残害的可能性。四人帮令其爪牙在皮离福州期间主持军区工作的副参谋长李振川击落邓小平座机。邓的专机已升空,皮当即用自己专机追赶邓小平,在漳浦上空,用自己的座机挡住了射向邓小平的导弹,自己壮烈牺牲。其曲折离奇的过程足以写成一篇惊险小说。但皮定钧夫人张烽否定了这种传说。

最近,定居香港的皮定钧事件目击证人陈老先生(此处暂隐其名),打破沉默,在香港揭出三十多年前惊人的事实真相。陈老先生是福建漳浦人,当年工作于中南海内的中央专案组。皮定钧座机撞山时他正返家乡探亲,目击了漳浦灶山的搜山行动。一九七六年七月六日晚,朱德身体健康,他并非死于感冒并发症。他在家中离奇地“触电”。警卫侍从急送医院抢救,途中“碰巧”与一辆十二吨载重卡车相撞,朱德和警卫皆亡。

皮定钧遇难那天天气晴朗,灶山仅高四百公尺,正常飞行不会撞山。事件发生后漳州军分区派出五十多名军人会同漳浦公安局长以及二名苏联专家(飞机为前苏联制造)在十多公里范围大陆毯式搜山,搜遍一草一木难觅撞山痕迹。机上死的除皮定钧外,还有皮定钧的秘书和卫士三人,正副驾驶员以及八三四一部队二人。除正副驾驶员外,其余七人中有六个人的佩枪曾经驳火。陈老先生宣称,必要时他会挺身而出,为这一历史事件作证。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时方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