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科教 > 正文

宪法教授遭举报 中共强推“马工程”招民怨

近日,中国政法大学两名知名教授的主流宪法课程教义被举报引发轩然大波,令高校法学界人人自危。同时有政府文件显示中共教育部正对全国高校进行“宪法学教材摸底”,中共并强推频遭网民吐槽的“马工程教材”,引发炮轰。

被举报的宪法教材。(资料图片)

近日,中国政法大学两名知名教授的主流宪法课程教义被举报引发轩然大波,令高校法学界人人自危。同时有政府文件显示中共教育部正对全国高校进行“宪法学教材摸底”,中共并强推频遭网民吐槽的“马工程教材”,引发炮轰。

政法大学的举报消息最初是1月20日在微博上发出,消息指某政法大学K教授秘密举报宪法学教材,宣称是“宣传西方价值观”“嘲讽社会主义”,并将教材分为1、2、3等予以不同程度清洗。消息还称,举报信将主流宪法学者一网打尽。经高层批示,教授们因此遇到麻烦。

知情者披露政法大学的举报风波。(网络截图)

知情者披露政法大学的举报风波,引发外界关注。(网络截图)

随后,消息指,举报者K教授是政法大学的教授柯华庆(柯本人予以否认),被举报的教材,包括张千帆的《宪法学导论》、林来梵的《宪法学讲义》。

资料显示,大陆的宪法学是在中共改革开放之后才开始成为一门学科,张千帆的《宪法学导论》及林来梵的《宪法学讲义》,是大陆宪法学学生入门时必读的两本书。其中《宪法学导论》在豆瓣网上的几个评分都在9分以上。据称是学生们公认的大陆最好的宪法书籍。

大纪元最新在京东电子网站和淘宝搜索,均显示“该商品已下柜”,“本商品已经下架”。亚马逊中国网站的这本书的页面显示“目前已无货”。

三大电子网站(京东,淘宝,亚马逊中国)均已下架。(网络截图合成)

举报事件引发外界批评,有网民说,“这种举报真的太恶心了。如果是因为编写教材的那章被拒了怒而举报宪法权威,全程透露出小人的无耻。”还有人称:“为啥被举报了呢?因为宪法都被改了,所有教材当然要换配套的!”

近日,有海外媒体采访政法大学的柯华庆,柯则否认是自己举报。但又回应称:“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呀!这些人不是宪法学者,只是以宪法之名干革命之事,真正的宪法学者都信仰本国宪法!”最后又加了一句“让子弹飞一会儿”,引发外界联想。

柯华庆是政法大学法律经济分析中心主任,曾明确提出过“党导立宪制”,强调中共在宪法中的领导地位。

中共教育部“全覆盖、无遗漏”摸底高校宪法学教材

举报风波发酵的同时,网上流传一份“关于开展高校宪法学教材全面摸底工作的通知”。内容显示,国家教材委员会办公室下发了《关于开展高校宪法学教材全面摸底工作的通知》(国教材办函〔2019〕2号),要求对高校宪法学教材开展全面摸底工作。

内容强调对“普通高等学校本专科生、硕士生、博士生以及预科生正在使用的宪法学教材,开展全面摸底”,“务求全覆盖、无遗漏,数据真实准确”。

江西省教育网截图。

大纪元在网上搜索,可在江西省教育网找到该省内转发的相关文件,落款是江西省教育厅办公室,日期是2019年1月9日。

这份文章还附带一个附件,打开可看到要求对各个高校的宪法学教材,包括主编姓名、主编所在单位,出版单位,出版日期,使用学科,使用的高校及学生人数进行报告。各高校填写完毕后,须在1月14日前将一份加盖公章的纸质版,以及一份电子版上交至省教育厅。

江西省教育网通知附件截图。

另有教育部的文件则显示,要求相关文件须在1月15日前统计完毕并上交给中共教育部教材部。

当局强推马工程“垃圾教材”

一边在高校对宪法学教材摸底的同时,另一套被称作垃圾题材的“马工程”科研组编写的《宪法学》却成为各大院校强推的教材。“马工程”是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工程的简称。

大纪元搜索到,一个月前,江苏师范大学规定“凡有‘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工程重点教材’的必须选用”,其中就包括马工程的《宪法学》。此外,文件还规定:订购未列入教学计划的课程的教材,将追究有关当事人的责任。

江苏师范大学相关通知。(网络截图)

徐州工程学院还要求“因特殊原因不使用‘马工程’重点教材的学院,请以书面形式,列出详细理由,由院长签字同意和学院盖章后,上报教务处备案”。但该规定被质疑“有几个院长敢签字?”

大纪元记者在百度用关键词“马工程征订”搜索,可以搜索到不少高校对统一使用马工程教材的通知。包括,安徽省教育厅早在2017年9月13日召开“马工程”重点教材统一使用专项工作动员会,要求各学校相关专业统一使用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工程重点教材。

福建师范大学要求“把马工程教材使用情况统一作为本科教学质量年度报告的支撑数据和高等教育质量监测平台数据库的基本指标”,并“将建立马工程教材使用情况年度检查和通报制度”。

但在豆瓣网站上可以找到马工程编写的《宪法学》,下面几乎都是差评,该书被斥是“政治宣传”,“无趣”,“垃圾题材”。

在另一个网站“知乎”上对该书的评价,也大致类似,被斥“垃圾课本”,“什么都没有”,“误人子弟”。

“马工程”编制的宪法学在网上差评一片。(自媒体“自知读书”)

在微博上也能找到不少恶评,“马工程的教材。垃圾认证。”“‘马工程’就是一坨屎。”“马工程确实是太烂了,我觉得这是无论何时都不可更改的观点法理宪法毁在了马工程手里。”

网民恶评“马工程”教师阴奉阳违

有多位网友称,不只是宪法教材,有些院校的经济学教材也是规定必须用马工程的西方经济学。

有微博网友甚至开口大骂,“今天我就激情开骂人了,经济法的马工程教材是什么狗东西?没有原理没有逻辑,只有概念,只有自己胡编乱造的套路。法学是社会学逻辑学伦理学,结果被搞成了歌颂马xx主义的礼赞,马原毛概两本书都不够你歌颂,还非要来祸害我们法学生啊?”

还有经济学专业的教师网友写道:“马工程教材的书,简直就是在跟我开玩笑!这种水平真的可以当教材吗?使尽浑身解数为我们表演如何凑字数,写的是些啥垃圾玩意?一个经济法的概念写了10页,我也没有找到一句明确表述的话,我们所有马工程教材科目的老师,都不用这个书,这书完全就是教育部拿来骗人的吧?”

也有些网民说,尽管有规定,但因为写得太烂,学校老师也是阴奉阳违:“我们老师默默吐槽真的写得太差了,还是用的范里安的教材,(告诉学生)有外人问起就说用的是马工程的。”

“马工程那些狗屁‘指定教材’,买是要买,但从没见过有教授用。”

“在Z系的时候,桌上总得摆上两本书,一本是上课‘辅用’的教材搁正中间,一本‘主用’的马工程扔一旁,打破天了不过拿来垫垫本子好写字,其作用不过是看破不说破,没想到还真有人心心念念这东西,把教材当成献媚,舔著脸想要留个名儿上去,末了还不忘划个三六九等出来,恶人先告状,姿势不用太难看。”

在搜狗搜索关键词“马工程教材质量”,可以看到96%的人还搜索了“马工程教材恶心”、“马工程教材吐槽”、“马工程教材很烂啊”等关键词。

据悉数字时代编辑收集自新浪微博的评论,有微博帖文写道:“这一套工程,著作者都不署名,一概称‘编写组’,这是恢复了“文革”的署名习惯。2.与署名的极低调相反,这套‘工程’的销售是极高调的,国家教育部门的操手确实一直在向学校-院系-授课老师施压,要求使用(购买)这套教材。不惜以一套无署名,无责任个人的教材戕害国家教育,戕害民族后代以获利的恶行,令人发指!”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时方 来源:大纪元记者凌云综合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科教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