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中国经济熄火因习近平矛盾相克?还兼具拉美左右派执政弊端

中美自去年7月爆发贸易战以来,中国经济数据持续下滑。相当多的分析将中美贸易战与中国经济面临的增长困境联系在一起,但也有不同观点。美智库中国经济问题专家指,中共发起的“国企反击战”才是令中国经济增长动力熄火的原因。还有分析认为,中共长期的负债式刺激措施使中国经济进一步脱实向虚,实体经济一片萧条。旅美经济学家何清涟认为,当下的中国经济兼具拉美左右派执政的弊端。

中美自去年7月爆发贸易战以来,中国经济数据持续下滑。相当多的分析将中美贸易战与中国经济面临的增长困境联系在一起,但也有不同观点。美智库中国经济问题专家指,中共发起的“国企反击战”才是令中国经济增长动力熄火的原因。还有分析认为,中共长期的负债式刺激措施使中国经济进一步脱实向虚,实体经济一片萧条。旅美经济学家何清涟认为,当下的中国经济兼具拉美左右派执政的弊端。

何清涟:中国经济兼具拉美左右派执政的弊端

旅美学者何清涟28日转发推文说,拉美陷入怪圈循环,全民普选-左派胜出-国有公营-安置亲信-员工冗重-成本巨高-技效低劣-产品滞销-财政赤字-增税印钞-搜刮通胀-平民上吊-右翼兵谏-扩大外贸-出口代工-信贷危机-金融风暴-通货紧缩-市场萧条-失业震荡-白左嘴炮-再度普选-还是左派-循环往复右派当政,独裁者白痴;左派当政,选民白痴。

何清涟点评说:我写了这句“从经济一项来看,中国现在兼具拉美左右派绝大多数特点”。为何会如此?皆因中共几代领导人的路线不同:毛泽东的30年极左,邓小平的30年是政左经右,当中包括胡赵江胡,胡锦涛已经开始左转,习近平方向盘大幅左转。结果就是除没有民选与兵变之外,拉美左右派当政的所有弊病兼备。

中国北汽集团工厂的工人正在组装吉普车

习近平的“国企反击战”:政权巩固和增长熄火的矛盾

路透社1月29日报道,中共1月官方和财新制造业PMI料双双下行,工业生产持续放缓。

报道综合33家分析机构的预估中值显示,中共1月官方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预计将进一步下滑至49.3,为连续第二个月处在荣枯线下方,刷新2016年2月以来最低水平,当时为49。上月为49.4。

中共官方1月28日公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12月中国规模以上工业利润同比下跌1.9%,为该数据连续第八个月下滑,也是第二次出现同比下跌。

相当多的分析轻易将中国经济面临的增长困境与几乎同时发生的美中贸易战联系在一起,但也有不同观点。

美国之音29日报道,华盛顿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广受尊敬的中国经济问题专家尼古拉斯·拉迪在其新著中阐述了中共强势领导人习近平如何强化国企、搁置改革,以一场“国企反击战”巩固政治地位,却令中国经济增长的动力熄火。

他在近日的新书推介会上,以数据展示了习近平主政后,中国国有经济如何在短短几年取代民营经济,重新成为中国经济的主导力量。

2013年11月,中共18大三中全会提出要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在外界看来,这是中国全面推进市场经济的一个重要转折点。

拉迪说:“最重要的就是这句话,因为这是(共产)党的文件中前所未见的。”

在那之前,私营经济,或称民营经济,在35年里是推动中国经济增长的主力,也是中国劳动力的最大雇主。

中国出口产品来源方面,1990年代中期时,绝大多数出口产品源于国有企业,如今其所占比例降至仅一成左右。外资企业曾一度在中国出口产品来源中占比近一半,而过去十年里其所占比例逐渐下降,不断强大的私营企业成为最大的出口产品来源。

这段时期,私有企业成为中国经济的主要推动力量,也成为就业机会的主要来源。中国几乎所有的新增就业机会都是由私营企业创造的。

到2013年,这一切开始逆转。银行发放给私营企业的信贷急剧缩减。私营企业获得信贷占比在2013年时为57%,而到2016年则骤降至11%。同期国有企业获得信贷占比则从35%激增到2016年的83%。

拉迪提醒,发生逆转的2013年到2016年,也是中国信贷暴增时期,到2016年,私营企业获得的信贷总量为6200亿元人民币,与其在2013年得到的高达2.6万亿元相比,不仅比例骤降,实际数字也在锐减。

私营企业投资份额增长停滞,随后下降;国有企业的增长超过私营企业,过去两年其增幅反超私企部门。

到2015年开始出现扭曲市场竞争环境的反竞争合并。合并者大多是国有企业集团,由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操控。国资委起初管理着196个国有企业集团,但它们在中国企业中所占份额却高达四分之一。

这些集团中多数都有数十个受补贴的项目,有些甚至多达数百项。拉迪说,国资委监管的兼并行为一度间断,但到2015年中期得以恢复。

如今,兼并后的企业集团数量降至90多家,虽然数量降低,但其资产则由近11万亿元激增至近55万亿元。但这些企业集团盈利表现并不好。拉迪说,将其税前利润加起来,除去25%的税,留存收益仅够用于兼并部分五分之一的融资需求。

拉迪说,这些公司集团能够得到大量贷款,并能从多种渠道获得资金,因此筹集巨额资金,但结果是其资产回报率从6、7%降到2.5%,表明这些公司集团的生产效率急剧下降。拉迪说,如果这些公司能够维持兼并前的投资回报率,中国经济增速会快很多。

特朗普政府对中国发起的贸易战,令一些分析寄望外部压力可能终将迫使习近平进行改革。但拉迪认为,这只是一厢情愿的想法。

另外,中国资深媒体人马国川表示,中国负债式的发展模式对实体经济特别是民营企业来讲,可能是危险的。

负债式经济增长模式贻害实体经济

2018年中国经济出现明显下滑,稳增长压力推动了中共刺激政策的出台,货币政策方面,央行全面降准1%;财政政策方面,基建投资发力,铁路、城轨地铁等基建项目的审批与开工进度明显加快,目前光这两项的获批投资总额已经超过两万亿。

专家分析,这种负债式的发展模式对实体经济特别是民营企业来讲,可能是危险的。

中国资深媒体人马国川表示,过度使用刺激政策,会进一步加重经济体的负债,使风险加速积累,使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可能性大增。

过度刺激依然是让政府作为投资主体,主导经济,增加的货币很难进入民营经济,而是流向国有企业或债市、房市和、股市,这会对民营经济投资形成挤出效应,压缩民营经济的发展空间,这就让本应该受到限制的政府权力进一步扩大了,排挤了“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

“经济学人咨询社”(EIU)分析师王丹(Dan Wang)表示,目前中国负债式投资主要受益者都是国营企业,而创造更多就业机会的私人企业,依然深陷融资与信心重创的泥淖中。

这种负债式刺激措施使中国经济进一步脱实向虚,实体经济一片萧条。

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