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大陆 > 正文

水真深!上海白马会所被抄后如常 还有更惊人的消息被曝光

中国上海白马会所引发舆论关注后,官方宣称已查封并停止营业。然而,有记者28日走访时发现,大厦运作如常。白马会所还被惊人曝出,在中国多个城市都有分店,只是上海的名气最大。有媒体报道,上海糜烂暗黑的娱乐业均有江泽民家族保护伞。此前北京“天上人间”事件曝光后,其老板覃辉的背景也被揭出,覃辉的大后台是江泽民的原侍卫长、前中央警卫局的上将局长由喜贵。

白马会所运作如常

据环球网28日报导,当日上午9时20分,有记者抵达位于上海市静安区石门一路附近的旺旺大厦,闹得沸沸扬扬的白马会所就在该大楼的23层。结果发现,大厦一切运作正常,楼内工作的员工如常上班,并无异样。

大厦并未要求探访者进入大楼时需要登记,也无任何职员拍卡进入。

记者先乘电梯抵达22楼,经安全通道楼梯走到23楼,但23楼安全通道大门封锁,无法进入楼层内部。

记者只好再乘坐电梯直达23楼,当到达楼层后电梯一开,一棵硕大的圣诞树映入眼帘,圣诞树周围堆满了礼品盒和装饰品,让23楼的通道显得非常狭窄。前台摆有“完美空间”(Perfect Space)的牌子,墙壁上布满各种色彩的装潢。

该记者称,“并没有完全封闭的感觉,前台和通道所有的东西也都还在”。

不过,记者抵达该层不到5秒,就被大门右侧小房间内两名男子发现,他们迅速质问,“你找谁,什么事情?”该记者认为他们不是常规保安,但为免生事,他选择马上按电梯下楼离开。

电梯下到22楼后有两人进入,一名是大厦保安,一名是大厦其他公司的工作人员,该记者称,“这个保安是来把我请下去。”原来,他们在监控器中已发现记者试图从安全通道进入23楼。

“请”记者下楼的保安自语道,“旺旺大厦挺倒楣的,接下去23楼的房租都收不到了。”

另外一人则说,“有什么倒楣的,他们的存在本来就拉低了我们这栋楼的整体定位,再说他们在其他地方还有好几个会所。怕什么!”

上海白马会所前世今生被揭

上海白马会所官网显示,该会所是私人女性会所,位于上海市最繁华地段,壁邻淮海路南京西路商业圈。白马会所建筑面积1600平米,总投资400余万元人民币。

通过中国企业查询平台“天眼查”查询显示,白马会所工商信息登记的名字是“上海旺中德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所注册的微博信息也显示的这个公司。

“天眼查”显示,这个公司地址在上海市静安区石门一路211号23楼,经营范围包含餐饮和卡拉喔凯包房。

特别注意的是,这些都是“经相关部门批准后方可开展经营的活动”。

该企业注册成立于2012年10月24日,注册资本20万人民币。

法人代表叫沈健,持股60%,另一股东叫朱亮,持股40%。

《北京青年报》披露,白马会所是中国国内大型娱乐集团“诺亚方舟”旗下的其中一个品牌,不只在上海,在中国多个城市都有分店,只是上海的白马会所比较有名气。

而且,“诺亚方舟”在上海注册的公司叫上海诺莱仕经济发展集团有限公司。

通过“天眼查”查询,该公司法人叫袁闽,注册资本3000万人民币。此人还是诺莱仕(上海)企业发展有限公司的股东,并曾担任诺莱仕(上海)游艇俱乐部有限公司的法人。

中国招聘平台上,上海旺中德负责诺莱仕集团上海各项服务类型企业的投资和管理,并行其他子集团有健康公司、外滩游艇会、国贸公司、投资公司等等。

可见,两者有着必然的联系。

另据介绍,白马会所是之前的名字,现在已经更名为“完美空间”。

通过“完美空间”官网发现,该地址与白马会所地址一样,都是“上海静安区石门一路211号旺旺大厦23楼”。

简介中,已经去掉“私人女性会所”。

据《北京青年报》透露,白马会所与完美空间所用的logo、英文名称等完全相同。

“天上人间”的保护伞

目前白马会所的幕后背景还是个谜,不过,由于所在地是江泽民家族势力长期经营的上海。而上海政法系统曾长期被江侄子吴志明掌控,当地所有的餐饮、娱乐等场所均有其黑手。因此有媒体认为,上海糜烂暗黑的娱乐业均有江家保护伞。

早年北京也发生过类似事件。2010年5月,天上人间、名门夜宴、花都、凯富国际等4家北京顶级夜总会,涉黄被查,勒令停业整顿6个月。

其中“天上人间”老板是头顶“民营传媒富豪第一人”称号的覃辉。北京高层曾传出消息称:覃辉的大后台是江泽民的原侍卫长、前中央警卫局的上将局长由喜贵。

但北京警方清查“天上人间”后,并未继续发力挖掘背后的保护伞,事件不了了之。

新京报曾追问:“天上人间”到底有没有“后台”和“保护伞”?如果没有,那么“天上人间”为何能在京城“屹立”十余年未倒?

党媒追问之后,2013年6月25日,在北京被查处的“天上人间”夜总会,又在浙江温岭悄然开张,并悬挂出和北京一模一样的“天上人间”圆凌型铜牌。

此外,广东、深圳、河南郑州等地也曾多次高调搞所谓“扫黄”,但每次扫黄之后,黄业“春风吹又生”。舆论看到,扫黄只是走过场,因为大量当地官员是色情业的真正保护伞;而且中共根本不可能杜绝色情,因为大陆色情泛滥的根源在于中共。

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孙瑞后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