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对比 > 正文

洪博学: 台湾人不见棺材不掉泪

对共产党无知,不是勇敢,而是对自我和国家社会不负责。

美国,英国,法国,德国,日本,纽西兰,澳洲,加拿大,形成新的八国联军,为了国家资安和国安,抵制中国华为资通产品时候,台湾处在遭受中共压迫的最前线,步调却是姗姗来迟,刚刚加入西方民主国家的抵制行列,而且还只限公部门,一位投资中国塑化的大老板还喜孜孜说,“我也用华为”。

1月20日,台北华为旗舰店对MATE20的新手机登场会上,人潮汹涌,标榜好用、便宜、速度快,是华为手机在欧洲和亚洲,可以打败苹果和三星的主因,虽然有行销公司老板出面说:“找人排队只是行销手段,人潮是假造的”,但是华为手机在台湾逆势成长,却是数据事实。

去年一月,根据统计:华为在台湾手机市场市占率,排名第九,去年11月已经闯进到前五名。短短不到一年,赶超速度惊人,市占率前三名是苹果、三星、华硕,第四名是OPPO,外国媒体在现场做了报导说:“台湾人对老共的特务手机登台,完全缺乏个人或国家的危机意识”,说好听就是处变不惊,说难听就是“不见棺材不掉泪”。过去日本殖民台湾时,替台湾人留下民族性格的注解:“怕死,贪财,爱面子”,现在又多了一项:“不见棺材不掉泪”。

亲共媒体乱中添乱

台湾进入后党国时代后,中华民国在老共打压之下,外交败退、国际地位下滑,国家变得很虚幻,而新台湾国尚未建立,国家正处在青黄不接时候,亲共媒体更是在这时候乱中添乱,所以人民既缺乏国家意识,当然也缺乏危机意识,这是必然的结果,尤其是“红色媒体代理人”掀波助澜,倒黑为白,倒果为因,新闻反面写法,颠覆新闻报导常规,所有 中华民国政府政策,只要有损及中国利益和体面,必定会有反面的声音和文字出现;台湾政策只要亲美日,亲西方民主国家,就会遭受打压。

道理其实很简单,利用语意学上的矛盾,你说黑板是黑的,我就说有白板黑板,但是政府面对这种新进化版网路宣传术却应对无方,人民面对两种完全对立的意见交战,心理防卫机制转化成没有防卫,所以敌国五星旗四处飘扬,法务部可以说成言论自由,政府为防堵中国猪瘟入侵台湾,政府提出实施警报机制,会被红色代理人说成扰民之举,而华为资通产品,已经被全世界自由国家认定危及国家安全,还有曾经任职工研院的杜紫宸说“开后门盗取资讯并不严重,不损及个人”,蓝营代理政客还加码说“政治和经济不需要挂勾”,台湾抵制华为,也会使台湾企业被抵制,一堆话语术,全面替老共说项,这些中国红粉代理人,到底拿了华为多少好处?不得不令人怀疑。

抵制华为,不只是因为手机留着后门监控机制而已,波兰发生的王伟晶窃密事件,证明了不只是手机有问题,连任职华为公司派驻海外的员工,也担负特务任务,坐实了华为公司并不单纯。虽然老板任正非在第一时间,走到镁光灯下说“我热爱共产党,但是不会伤害世界”,好话可以两边讨好,却无法消除国际上会对华为的猜忌,而且关系未来5G网路世界的使用安全及国家安全,许多民主国家绷紧神经,是必然的结果。

华为是迫害法轮功帮凶

华为在没有伤害世界之前,先受伤害的是中国法轮功学员,2000年法轮功掀起浪潮,同修学员超过一亿人,引发老共紧张,江泽民一声令下,开始展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行动,为了监控法轮功的活动,老共开始构造网路“金盾计划”,华为就是建构金盾系统的主要参与者,早期华为在晶片制造上并不成熟,还必须向台湾威盛电子购买晶片。今天华为可以如斯壮大,政府大力扶持,加上台湾科技业帮助才是重要原因。当然,后来华为在5G科技迎头赶上的另一个原因,是收编诺基亚手机解体后的工程师。

5G网路具有远端存取感测功能,瞬间建构大数据,网路基地台已经极小化,如果被有心人士掌握,将是未来世界噩梦。好莱坞电影“终极警探”里面的恐怖份子,还必须经由骇客入侵系统,关掉发电厂或陆上交通号志或者盗窃联邦银行,这种时代已经过时了。掌握资通网路建构者,就可以颠覆一个国家。所以,德国和英国及加拿大,已经签定华为5G构建的国家,才会如临大敌纷纷喊卡,因为,当你有一天,想和中国做对,老共就可以轻易经由网路系统,把你的国家搞到天翻地覆,老共有恃无恐,恐吓加拿大,原因也在此。

如果你是使用华为手机,而且在重要单位工作,那么拥有钥匙的华为后台,就可以从你的连结朋友,找到他要入侵的对象,重点是你不会有任何感觉。前几天,一位朋友使用华为,我和他谈到最好不要用华为,他说“我只是普通人,从来不骂老共,共产党又会对我怎么样?”,听到这句话似曾相识,让我想到胡思杜,胡思杜是胡适的二儿子,1941年到美国念书,但是课业不好也不认真,被学校开除了,只好回到中国。当时,胡思杜向外交部要求回国旅费,却被胡适阻挡了,胡适打电话给当时的外交部副部长杭立武说“公费留美的来回机票,政府早已付清,不需要替他再付一次”,这件事让胡思杜和父亲之间有了芥蒂,回国后山东大学要以副教授资格聘任胡思杜,也被胡适阻挡,胡适说“思杜没拿到学位,还能当教授吗?”,最后胡思杜只能在北大图书馆任职,从此父子两人感情也越走越远。

1948年北平即将沦陷,老蒋进行了抢救国家英才的行动,派了两架次飞机飞到北京南苑机场,要北大校长胡适说服当时的国家菁英分子离开北京,辅大校长陈垣坚持不走,连儿子胡思杜也拒绝离开,清华梅贻琦校长接受胡适建议,当时胡思杜就是说了这句话:“我是普通人,共产党不会对我怎么样”,老毛知道胡适要走的消息,派了吴唅出马,企图说服胡适留在中国,胡适说“在苏联,没有自由,却有饭吃,在美国,有饭吃又有自由,老共来了,不但没饭吃,也没自由”,果然被胡适说中了。当时,很多自由主义的学者,不想离开中国,固然一方面是故乡难舍,另一个原因就是:相信老共会做得比国民党更好。根据统计,两波的抢救菁英行动中,81位中研院院士,59位选择留在中国,22位离开中国,其中有10位到台湾,例如吴大猷,12位去了美国。1956年,老毛喊出归国学人建设新中国口号,当时散落海外华人学者有5000位,2000位响应号召,回到中国加入建设行列。但是,历经反右、整风、大跃进、文革等等运动,被称为臭老九的学术界菁英,没有一个好下场。

胡思杜留了下来,却也讨不到好处,1949年胡思杜被老共压迫下,写了一篇给父亲的信“我对父亲胡适的批判”,信中大骂“父亲胡适是帝国主义走狗”。

1957年,老共发起大鸣大放的整风运动,胡思杜中了老毛引蛇出洞的计谋,被打为卖国贼,汉奸,整肃到不成人形,这一年九月,胡思杜上吊自杀,未留遗书。

老蒋对抢救沦陷匪区菁英,行动失败感到沮丧,说了一句话“中国人相信共产党的话,若不被下到18层地狱折磨,是不会觉醒的”,果然中国人民抛弃国民党选择老共,下场真的只有一句话:悲惨,凄凉。

想起胡思杜,也想到这位用华为手机的朋友,以及排队购买手机的消费大众,便宜的东西,永远最贵,不要不见棺材不掉泪。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民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对比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