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军政 > 正文

美专家惊曝:美国公司有共谍v中国公司拿美基因库

戴蒙德教授说,在科技方面的渗透是非常广泛和深远的,已经到了很令人警觉的地步。但是很多高科技公司不愿意承认,比方说他们都雇了什么样的员工。几天前(注:本采访时间在2018年12月初),包括推特在内的网络上广泛流传一条消息说,美国安全部门调查发现,谷歌雇用了一批中共间谍,名义上是员工,却都为中共官方服务,他们还鼓动谷歌员工反对美国。当然这事还有待相关方面的核查。

美国加州的硅谷是全球科技创新的前沿。

最近几天,美国对中国电信巨头华为公司提出几十项刑事诉讼,并向加拿大正式要求引渡孟晚舟,接着美中贸易又一轮谈判在华盛顿举行,川普总统继续向中方施压,如果中方不真正开放市场,就达不成协议。可以看出,中共想在川普总统这里混过关可是不容易了。

从川普政府这两年里对中共的一系列反制政策,很多评论认为川普真正打到中共的“七寸”了,而中共也算是真正碰上“克星”了。那么,美中关系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关于中共对美国的渗透和影响,美国人究竟意识到多少?

美国著名智库,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Hoover Institution)在去年11月29日发表了一份200多页的报告——《中国影响与美国利益:提高建设性警惕》(Chinese Influence& American Interests: Promoting Constructive Vigilance)(以下简称“报告”或“胡佛报告”),正好发表在川普总统和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在阿根廷G20峰会上的双边会晤前。

希望之声电台记者在去年12月初采访了该报告的几位资深合著者,他们都是美国知名的“中国问题”专家,与他们的系列访谈录当时就在希望之声电台的电台直播节目中播出过。

现在,我们把这个系列访谈录用文字的形式整理出来,不仅仅因为他们谈论的话题在一个很长时间内都会有效,而且还因为他们向希望之声电台记者透露了一些该报告之外的惊天秘闻,但是到目前并未见到有其他媒体报导出来。我们希望借助文字形式可以更方便这些信息的广泛传播,让更多人了解美中关系中真实的情况。

接上文:美国智库专家谈美中关系(中):美中关系到拐点看美国中文媒体沦陷

在上文的最后,我们提到,胡佛报告的共同主席、胡佛研究所资深研究员、斯坦福大学社会政治学教授戴蒙德(Larry Diamond)先生告诉希望之声电台记者,这份报告的涉及面虽然已经很广泛、深入,但是在报告公开发表后,又有很多人来找他,告诉了他更多的信息和实例,让他感到更加触目惊心。这是怎么回事呢?

首先,戴蒙德教授认为,中共政府对美国民主自由制度和机构的渗透影响到底有多严重简直无法想象。

科技渗透:谷歌雇用中共间谍

戴蒙德教授说,在科技方面的渗透是非常广泛和深远的,已经到了很令人警觉的地步。但是很多高科技公司不愿意承认,比方说他们都雇了什么样的员工。几天前(注:本采访时间在2018年12月初),包括推特在内的网络上广泛流传一条消息说,美国安全部门调查发现,谷歌雇用了一批中共间谍,名义上是员工,却都为中共官方服务,他们还鼓动谷歌员工反对美国。当然这事还有待相关方面的核查。

美国方面形成一种不好的风气

戴蒙德说,这在美国的公司、大学和智库里形成了一种风气,就是任何人在他们的文章里、言论里如果要批评中国方面的话,要三思而后行,因为他们知道这可能造成无法拿到中国签证、无法去中国旅行、或者即使到了中国也无法去某些地方。这对我们开放和自由的文化是一种影响。

那么,美国的各种机构和大众对这种情况有多少认识和觉悟呢?

美国人没有意识到面对的是什么人

戴蒙德表示,直到最近,对中共方面的渗透有认识的人并不多。但是对于中共如何进行影响力活动、用什么方式,很多美国人只是模糊地意识到,但有些人甚至是令人惊讶得天真,根本意识不到他们所面对的是些什么样的人。

胡佛报告的写作团队希望这份报告能够教育美国大众,了解中共政府的系统是什么样的,怎么运作的,然后人们可以得出自己的结论,到底该怎么应对。戴蒙德说,报告发表后,很多人来找他,告诉了他更多的相关信息,让他很惊讶。

中共经常戏弄美国机构

戴蒙德介绍说,中共方面经常在戏弄美国机构,包括州级和地方政府,例如,他们会派人来说,我们准备在你们当地社区做数百万元的投资,或者买下你们出产的天然气等等。当地社区的人就会觉得,哇哦,听起来很不错啊,这样我们就不需要加税了。

但是中方人士就会回来说,如果我们要发展这种友好关系的话,你们得针对贸易和进口限制方面去向联邦政府游说,如果不改变美国的贸易政策的话,那会伤害美中之间的关系等等。

然后这些州政府、地方政府或商会就变成了为中共政府游说美国联邦政府的说客了,但最后中方所说的投资根本就无影无踪,美国人被耍了。美国人需要了解这些情况。

这个例子是戴蒙德在发布报告后才听说的。让他感到心里很不安的就是,这份报告在11月29号公布于众之后,很多人来找他告诉他更多的相关实例和信息。

最令人不安的是关于美国基因库

让他感到最不安或惊讶的例子是什么?戴蒙德说,是关于基因数据库的问题。美国近年来流行检测DNA,例如去年有一阵子民主党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做DNA检测想看看她是否有美国原住民血统,当时搞得沸沸扬扬。

美国有一个基因分析公司叫“23andme”(注:该公司的名称翻译是“23和我”,其中的数字23指的人类拥有的23对染色体),专门从人的基因来分析他的基因背景、基因成分、祖先的族裔组成是什么,比方说可以检测出你有25%的欧洲血统、25%的法国血统,等等

问题是,当每个人的基因被收集起来后,谁来做分析?戴蒙德最近听说——他现在对希望之声的听众讲出来,请大家可以去调查——这种分析是送到中国的实验室去做的戴蒙德被告知,因为有一些,甚至几乎所有的美国医院为了省钱,当他们拿到病人的活组织样本后,都拿到中国去做分析检测。

但是,当中国医院做完了美国院方要他们做的这些样本分析之后,他们还拿这些样本做些什么?他们分析出遗传结构并储存在超级电脑里,建立一个美国人口数据库,最后有可能对美国国家安全产生影响,包括生化战。

在戴蒙德教授看来,美国公司、大学和机构,现在也包括医院,大家有一个非常天真的假设,以为当你跟中国的公司打交道时,与跟美国公司或德国公司打交道是一样的。但事实上,在中国,没有哪一个公司是可以避免这种情况的:中国共产党政权对他们拍拍肩膀,他们就得乖乖地交出他们所拥有的数据。

戴蒙德说,在基因数据这种敏感方面来说,我们知道中共政府已经在存储自己民众的数据,至少在新疆已经这么做了,我们可以想见他们为什么这么做,所以我们必须对中共在它自己的超级电脑里建立美国人口数据库非常、非常警惕。这是不是很恐怖?真是非常吓人的。

中共在新疆的试验和“社会信用”系统

根据多方报导,中共当局在新疆拘捕大批维吾尔族人、关进集中营或劳改营的时候,维吾尔族人被严密监控,不仅失去宗教信仰和思想自由,而且很多政治犯被收集DNA,被中共政权用来在那里编制一个监控人民的所谓“社会信用”系统,是为整个中国在进行试验。

“社会信用”系统是中共国务院2013年提出的建议,中共认为每个公民都应当根据他的经济和社会地位的政府数据得出他本人的社会信用评分。为了评估一个人的信用分数,中国政府将通过监管体系自由地收集每个人在社交网络、公共和私有机构等平台上留下的数据轨迹,从而获得完整的社交档案,包括:所在位置、健康记录、保险、私人消息、财务状况、游戏时间、首选报纸、购物记录、好友、以及约会行为。如果有相关言论如批评当局领导人或是议论政治等行为,将会导致扣除个人的信用评级,还会导致他无法使用购票、坐车等基本服务。中国的“社会信用”系统被批评是中共政府大规模监控民众和社会的计划中的一部分。

中共的“社会信用”系统也在向其他国家推行

其实不仅是整个中国,在其他国家,尤其是拉丁美洲和非洲,中共政府都在推行这种“社会信用”。根据路透社2018年11月14号的特别报导,中国电信巨头中兴通讯公司在帮助委内瑞拉开发新一代身份证的同时,也为当权者建立了一个监控公民的系统,类似中国的社会信用系统。

路透社记者伯伟克(Angus Berwick)2018年5月在委内瑞拉发现,当政的统一社会主义党在竞选时,扫描选民手中的“祖国卡”,并承诺给他们食品做奖励。

伯伟克花了几个月的时间调查,他发现这种“祖国卡”效仿了中国的社会信用体系,记录了公民从家庭信息、雇主、收入、个人财产、医疗历史、社交媒体、所属政党、投票与否等包罗万象的信息。这个系统的创建者正是中兴通讯。

委内瑞拉当地一名华人说,“祖国卡”最大的作用就是加油优惠,而且也越来越多地跟食品补助、健保和社会(福利)项目挂钩。有媒体报导说,这是逼着人们“要么投票给一个独裁政权,要么饿着肚子睡觉。”目前,已经有两名美国参议员表示要求川普政府调查中兴帮助委内瑞拉建立这个监控公民数据库的案子,因为这违反了美国对委内瑞拉的制裁。

中共企业收集数据对全球安全是威胁

戴蒙德认为,在这个大数据的时代,中共政府统治下的中国企业和机构所做的这些事情不得不让人警惕,因为现在数据是经济的新动力,就像在他们的胡佛报告中指出的,在中国共产党国家里,那些通讯公司(如中兴、华为)也好,非政府组织也好,其实是没有区别的。在他看来,这些公司到处收集的数据储存到超级电脑里,不仅是对它本国民众的安全威胁,也是对全球民众的安全威胁。

中共也在输出政权统治模式

中国问题专家、对外关系委员会高级研究员易明(Elizabeth Economy)女士说,中共政府是否在向外输出它的政治模式,目前在美国智库和政界有很多讨论,她的看法是,目前中共至少在输出部分的政权统治模式,而且用的绝对就是高科技和政治相结合的手段在帮助独裁专制政权的统治。

易明研究员说,在拉丁美洲,不仅在委内瑞拉,还有秘鲁、厄瓜多尔,华为在玻利维亚也在做同样的事;另外在非洲市场,北京的电器和媒体公司四达时代,在肯尼亚通过提供数字网络架构,同时把BBC和其他媒体挤出去,使得中共媒体独占当地市场。

还有中共官员培训坦桑尼亚官员如何监管英特网和媒体,限制公众的不满言论。所以易名不能不觉得,中共的影响力活动是非常活跃的。那么,这些活动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

中共的政权输出是对民主国家的巨大挑战

易明研究员表示,中共这么做的结果,即便不是建立一个同盟网络,至少也是建成了一个支持者网络,加上他们已经在联合国所建立的全球性治理法规,结果就出现了一连串支持中共监管网络和人权方面做法的国家。因此,她认为中共在拉丁美洲和非洲这些发展中国家的动作,对美国等民主国家来说是相当大的挑战。

戴蒙德教授表示,这也是把他们这33位来自美国和世界各个国家的中国和东亚问题专家们聚在一起,写这份200多页报告的一个主要原因。

戴蒙德说,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中共不仅在美国,而且在世界各地,影响民主程序、渗透和动摇民主机构,所用的方式不是传统的光明正大的软实力手段,而是隐蔽的、甚至有时是强制的和腐败的手段。

赞赏川普政府反击中共的大力作为

戴蒙德教授表示,川普政府绝对是在提升美国人和美国社会对中共影响力渗透程度的认识方面起到了作用。虽然他们这一组学者中,对于川普总统的对华贸易谈判方式有不同的看法,但总体来说,他们都认为一味地向中方倾斜的贸易政策对美国是危险的,

另一方面,中方还一直在采取不公平的贸易手段,尤其在科技领域,因此胡佛报告的专家学者们一致认为在这方面、还有中共的影响力方面给与对方回击,不仅很恰当而且很有必要,所以他们很赞赏川普政府在这方面的大力作为。

美国两党对中共的警惕越来越有共识

虽然美国新一届的国会参众两院分别由共和党和民主党掌控,但是在对待中共贸易和影响力问题上,戴蒙德认为,在对待中共政府渗透和腐蚀我们的民主体制、滥用我们的科技方面要更加警惕,采取更有力措施方面,两党越来越有共识了。

戴蒙德说,中美两国关系现在到了一个拐点,不能再像原来那样继续下去了。作为美国,应该要求更加透明、更加坚定地维护本国制度和机构的诚信,以及要求美中两国之间更加对等公平的关系。

本系列上集:美国智库专家谈美中关系(上):中共渗透美国之厉害美国要警醒

本系列中集:美国智库专家谈美中关系(中):美中关系到拐点看美国中文媒体沦陷

(全文完)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 希望之声 记者馨恬采访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