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科教 > 正文

于丹第二?复旦女教师“与黑暗和解”言论引批评潮

2月1日,网民阿麒在推特上发布一段10秒钟的视频,内容是复旦大学副教授陈果在给她的学生上思想政治理论课时讲到的一段话,她说:“学会与黑暗和解,当你与黑暗和解的时候,黑暗已经不那么黑了。”

复旦网红女教师陈果“与黑暗和解”的言论引发轩然大波。(百度百科)

日前,复旦大学网红教师一段“与黑暗和解”的视频在社交媒体上引发网民声讨。随后,这名教师发表声明,指出网民断章取义,把“黑暗”狭义化。那么,为何一句“与黑暗和解”引起轩然大波?

2月1日,网民阿麒在推特上发布一段10秒钟的视频,内容是复旦大学副教授陈果在给她的学生上思想政治理论课时讲到的一段话,她说:“学会与黑暗和解,当你与黑暗和解的时候,黑暗已经不那么黑了。”

阿麒在对陈果这段话的评论中写道:“学生会干部出身的陈果,使用柔性维稳手段,让大家跟奴役、剥削、迫害、腐败等黑暗和解。”

这段“与黑暗和解”的言论一时间也引发网民潮水般的声讨。

推特网民“绝不支持不能反对的政府”写道:“当你与黑暗和解的时候,你帮助黑暗增加了体量,使它变得更加黑暗。”

“自由万岁”说:“当你习惯了罪恶,罪恶就不是罪恶了!这样的洗脑教育本身就是罪恶!”

“phiplato”说:“无法战胜黑暗,但是如果有人性,就该发光,哪怕再微弱的光,让他人看到光明和希望,而不是妥协和黑暗融为一体。”

甚至有网民直接表示,陈果的言论是“颠倒黑白,奴化教育”“心灵毒鸡汤”“引导人们容忍罪恶放弃良善甚至同流合污,从而达到所谓岁月静好的境界。”“心灵毒药!蛊惑人心。”

不过,也有网民认为,视频只有10秒钟,没有上下文语境,有“断章取义”之嫌。

当天,陈果在她的微博中发表声明表示,有人只言片语不顾原意,断章取义,把“黑暗”狭义化,解释为邪恶、强奸,“本人当时语境所说的‘黑暗’是人生不可避免的不幸和痛苦,如生老病死、生离死别、精神的孤独在一个人的内心世界造成的黑暗与绝望。”

微博网民“仙来闲V”在其后留言:“不要说别人断章取义,确实这个黑暗大多数人的理解就是邪恶。”

网民“灭世之King”跟贴:“有点越描越黑的意思!其实个人还是蛮喜欢您的,只是您这句话,不管是表面意思还是所谓的内涵思想,个人不认同!”

网民“什坊院的街坊”指出:“应该准确的表达。用人生的不幸最准确。什么是黑暗,世人都有一个共识的概念。巴尔扎克说苦难是人生的老师,他也没说黑暗是人生的老师。对待黑暗只能反抗,不存在和解。你这是混淆了概念。”

原首都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副教授李元华对大纪元表示,陈果作为一个学者完全可以用她在声明中解释的话去直接谈这个问题,没有必要用“与黑暗和解”泛泛去说。

“网友批评这句‘与黑暗和解’,其实是反映出当今中国社会一个基本现状,就是黑暗的事情太多,大陆的百姓在中共恶政下已经是忍无可忍了,那么看到这个‘与黑暗和解’的说法是绝不能容忍的,单从字面上大家的理解也并没有什么错误。”

再有,这句话的字面意思就是在帮助极权的专制统治,“现在中国就是黑恶势力欺压百姓,说和解,怎么和解,你该有的权利不去争取,忍气吞声,向黑暗势力低头,应有的尊严及基本做人的道德规范底线都不坚守,而且中共也不会跟人民和解,所以大家都不认同她讲的这句话,现在大家都在忍气吞声,只不过是对黑势力个人没有能力去改变,但并不认可这个黑恶势力。”

而“和黑暗和解”这句话是典型的违背道德基点,“中国人一直在讲是非善恶曲直黑白,都是很重要很关键的概念,是根本不能够混淆的。”李元华说。

李元华表示,民国时期的学者还保有风骨,“他们秉承儒家文化,非常有骨气。如徐志摩破坏家庭婚姻,要与陆小曼再婚的时候,托胡适去请梁启超给他们写结婚证词,梁启超就站在中国传统道德的基点上,理直气壮直接就批评徐志摩,没有碍于青年才学、在社会很有名的情面,就是因为他们知道是非曲直,所以他们才能堂堂正正的去做人。”

教师授课内容没有“根”解决不了问题

李元华表示,他有看过陈果的讲课,含金量很少,“最关键的是,她所说的东西在学术上没有根,她既不是站在西方基督教信神的基点上去思辨,也不是站在中国传统有神论文化根基及道德至上的基点上,就是做好人这套思路上去讨论问题。”

陈果曾在给学生讲课时介绍自己在遇到困惑时的做法:“当我出现人生中的困境时,第一我会查《新华字典》,去查一下它的基本概念是什么;第二,我去看圣经,这是我的专业,我想知道被奉为先贤的耶稣是怎么说的;第三,我立刻去查马恩全集,幸运的是,每次都能找到我需要的答案。”

李元华认为,作为专业学者,陈果解决问题的三个做法本身存在问题。

“第一,今天的新华字典是在党文化下对字、词的解释,一切的说法要符合中共的意识形态,比如去查普世价值、民主、自由这类词,完全是中共党文化下一党专政下的解释,不可能有个正确的解释,也不可能在一个人遇到困惑的时候能给他一个正确的答案;

“第二,圣经是信基督有神信仰的人去遵照神的教导去做事情的这么一本书,不是作为知识让人去研究的,如果你不真正去信耶稣,那么去看圣经是看不到任何圣经所应该展示的意义在里边的;

“再有,大家知道马恩是邪魔附体的恶势力的代表,其的著作里充满了对人类的仇恨,实际上是要毁灭人类的,如果真要按照马恩去做,不但会害她自己,也会害了那些拿她当专家的学子。”

中共的“思修课”是洗脑课

2008年,陈果任教复旦,一直教授复旦大一、大二学生的“思想道德修养与法律基础课(思修课)”课程。

2010年,这位副教授的两段“思修课”视频被学生上传到网路后在网上爆红。中共也曾在《新闻联播》中推荐这位美女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师“独特”的教学方法,并称她是彰显时代正能量“心灵偶像”。

李元华表示,中共“思想道德修养课”实际是给大学生强行洗脑、灌输遵从中共、维护中共恶政、要屈服中共恶政这么一个课程。

李元华说,作为一个教师不管其本人有多么好的一个愿望,对自己课程有多么好的一个设计,只要在中共语境下,在安排的课程里不可能真正实话实说地去表达思想道德和人生追求,“中共是不允许的,所以,不管陈果有多么美好的愿望,她所担任的这个课程的局限,包括她自己学识的局限,都不可能去得到一个完美的答案。”

党文化下成长起来的学者的可悲处

据百度资料,1981年出生上海的陈果,1999年考入复旦大学;之后成为复旦大学哲学博士。她在复旦大学读书期间是哲学系学生会主席,连续五年拿奖学金。再之后,做过香港浸会大学“中国大陆基督教哲学青年学者”,也在加拿大温哥华UBC大学做访问学者。

又有资料介绍,陈果曾在美国芝加哥大学短期进修。也在哈佛大学学过神学,论文题目是《耶稣为何如此言语?》。

李元华表示,陈果是哲学博士出身,但上课时很少提到中华古代的先贤。

李元华说,中华有5千年的文明,有大量的先贤讲了很多很真切,对我们人生有太多益处的至理名言,“比如孔子弟子整理的孔子言行的《论语》,包括儒家典籍的四书五经,还有《道德经》等经典著作都有很好的指导我们人生的智慧。

“作为专业学者在一个有5千文明的历史国度里的教师在谈到最基本人生道理的时候,不能去第一时间去想到看到这些古代圣贤的著作,这也是在今天大陆这个传统文化被中共彻底破坏的结果,反映出在党文化下成长起来的学者的可悲之处,也是她个人可悲之处。”他说。#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夏雨荷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科教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