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中共一半省份GDP不达标 房企销售腰斩 经济年年冷 谁的紧日子来了?

4日中共党媒报道,大陆十余个省份未能实现2018年初确定的GDP增长目标。与此同时,中国龙头房企销售也遭遇寒流,碧桂园1月销售锐减超50%,万科降幅近29%,恒大降幅接近38%。时事评论员文昭认为,关税的惯性带来的是全球产业转移、供应链重组,中国经济一年冷过一年。中美贸易战中,中共火速立法,德媒报道,外企本周被迫快速收集反馈意见,并指中共用模糊的措辞留下广泛解释空间,会被滥用。

中国大陆各地GDP数据出炉;紧日子开始了

2月4日,中共官媒报道称,十余个省份未能实现2018年初确定的GDP增长目标,而财政收入方面也出现分化,天津甚至没有公布具体数据。

中国大陆各省的GDP和财政收入及2019年预算目标等经济数据相继发布。

据党媒《中国经济网》2月4日说法,广东、江苏2018年GDP总量迈入“九万亿”俱乐部,但十余个省份未能实现2018年初确定的预期增长目标。2019年地方财政承压显现,多省份下调2019年财政收入目标。

地区经济明显分化,2018年GDP增速超过7%的省份多集中在南方,而北方省份增速普遍较低,其中天津、辽宁、黑龙江增速在6%以下。并且无论内需消费,还是制造业投资,都呈现南高北低的走势。

从已经公开数据省份的选择来看,都已经下调了2019年目标。

例如,北京2018年财政收入增长6.5%,2019年目标增长4%左右。2019年GDP增长目标为6%—6.5%。

值得注意的是,截至目前,天津市2018年财政收入仍未公布,2019年天津市《政府工作报告》中仅有“在持续大幅清费减负的同时,一般公共预算收入降幅继续收窄”的表述。

中国天则经济研究所所长盛洪撰文1月22日表示,能够真正扭转经济颓势的只有大规模减税,通过给出强烈信号的方式让企业和居民明确看到充分的利润空间。

中共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于今年1月初再次公开表示,“政府收入吃紧,要把一般支出压下来,树立过紧日子的思想”。

德国智库“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MERICS)最新的分析认为,2019年对于中国的经济来说会是“无比困难”的一年。

龙头房企销售锐减;碧桂园腰斩;

万科降28.5%;恒大降37.8%。

中国经济遭遇寒冬,中国龙头房地产企业的销售也大幅减少。

陆媒《第一财经网》2月4日报道,碧桂园2月3日公告称,2019年1月,实现归属公司股东权益的合同销售金额,约人民币330.7亿元。

与2018年同期的约691.6亿元相比,1月份碧桂园合同销售金额大幅下滑52.2%。

据《澎湃新闻》报道,2月1日,万科企业股份有限公司发布2019年1月份销售业绩。与2018年同期相比,1月份,万科合同销售面积减少28.5%,合同销售金额减少28%。

中国恒大集团公布的业绩数据显示,今年1月共实现合约销售金额约431.7亿元,同比下降32.9%;合约销售面积约387.7万平方米,同比降37.8%。

贸易战中火速立法《外商投资法》遭质疑

2018年12月23日,北京当局提交全国人大审议《外商投资法草案》。通常法案的通过并签署需要1到3年,但北京公开征求意见到2月24日结束,然后在3月的中共两会上审议。

德国之声报道,贸易战中火速立法,外企担心会忽略许多细节,用模糊的措辞留下广泛的解释空间。比如它赋予了中共当局“为公共利益”剥夺外国投资的权利等,这让外企担心可能会被中共滥用。

欧盟和美国商会都表示,只能本周被迫快速收集反馈意见。各大商会表示,虽然立法涵盖了川普强调的几个痛点,但其它关键领域却并不尽人意。他们敦促北京考虑指定单一的公司法来管理国内外企业,不该根据投资来源国而“区别对待”,这是很多国家的常规做法。

代表欧盟在中国大陆企业利益的中国欧盟商会的会长何墨池(Mats Harborn)对法新社表示,这个法案是贸易战和正常立法程序夹缝中的产物。这个重要立法“对所有的外国公司都产生影响”。

文昭:产业链转移,中国经济一年冷过一年

时事评论员文昭5日在自媒体节目中说,中美贸易谈判即使有所进展,美国也会寻求某种形式的抵押来保持协议被北京认真履行,现有的关税保持一段时间是相当大概率的。

同时为了让关税手段本身作为抵押有效,在人民币汇率上也会对北京施加比较大压力。因为人民币贬值抵消了关税的效力,它就不能保证中共履行协议了。因此人民币保持在较高汇率的位置上,对中国的出口也是会有不利影响。

文昭认为,产业链转移,中国经济一年冷过一年。

关税的惯性带来的是全球产业转移、供应链重组的惯性。从中国撤出的外资、还有中国自己的企业,在另一个国家不管是租用土地厂房、还是要拿到当地政府的补贴退税优惠,都需要有几年的周期,所以这一转移,其后果就会延续几年之久。

而且对东南亚这些国家来讲,有资本流入,也会推动当地政府改善基础设施、补齐短板。所以几年之后各个国家吸引外资的能力强弱又会有进一步变化。从大的形势来讲,不仅是今年、其后几年中国经济的繁荣程度都会一年冷过一年。具体什么时候能触底现在还看不到,体现在年终红包上也是这个状况。

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