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古德明:习近平拜年

二月三日,农历新年将届,习近平向国人“拜年”,说“全党全军全国人民要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辛勤劳动”等。“全党要在共产党领导下”那样的奇句,固非小学程度不能作;而“要”字的“不能不要”含义,也可圈可点。不过,整篇拜年词最触目者,还是所引唐太宗李世民《守岁》诗末二句“共欢新故岁,迎送一宵中”,令人兴起今古之思:习近平与我国这位贞观天子相比,无一相似。谨以三事为例。

第一,习近平主政,即致力剪除旧日政敌党羽,如海南省副省长冀文林、四川省副书记李春城、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主任蒋洁敏、公安部副部长孟宏伟等等周永康旧党,无一得免,株连者不计其数。

李世民隋末征战四方,讨平军阀王世充之后,得唐臣暗通王世充文书一大束,不久,听说有大臣恐惧欲自杀,即把文书密密包好,“沉滹沱(滹沱河)中”,不复追究(《龙城录》卷下)。他即位之后,对旧敌魏征之倚重,更是千古佳话,不必赘言。

第二,习近平连民间娱乐都怕会不利其统治,屡颁所谓限娱令,如浙江卫视歌唱节目《中国好声音》,深受欢迎,就遭广播电视总局警告,勒令整顿,以免“影响年轻一辈身心健康,殃及社会”;湖南卫视也因“节目过份重视娱乐”,要改播《平语近人》、《新时代学习大会》等政治宣传节目。习近平说的社会主义四个自信,原来虚弱得连歌唱节目都抵不住。

李世民则对亡国之音都无所顾忌。御史大夫杜淹鉴于陈后主作《玉树后庭花》而闻者悲泣,认为“前代兴亡,实由于乐”;李世民却不同意,说道:“将亡之政,其人心苦,故闻之则悲耳。今《玉树》之曲,其声具存,朕能为公奏之,知公必不悲耳。”魏征抚掌称善说:“乐在人和,不由音调。”人和政通,这才是君主真正的自信(《贞观政要》卷七)。

第三,习近平要全国学习“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不容他人思想,也不容他人异议。最近,北京二百五十一人签署致全国人大谏言书,呼吁当局真正依法治国、为民申冤等。发起人刘静儒本月一日被捕,罪名据说是“反社会主义”。这是只许一呼百诺的时代。

李世民则明白“一日万机,一人听断,安能尽善”,所以不会每发一言都要人“学习”,反而“每见人奏事,必假颜色(必和颜悦色相待),冀闻谏诤,知政教得失”。犯颜敢谏如魏征者,多获赏赐,那是广开言路的时代(《贞观政要》卷二)。

李世民所为如此,所以国富民安,天下向慕,外族君长“诣阙,请上为天可汗”(《资治通鉴》卷一九三)。习近平所为则如彼,所以只能仗军队、电子监察、刑狱等治国,天下侧目,或称为“自由世界最危险敌人”。然则习近平拜年,借用李世民诗,未免有失独夫身份。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