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文集 > 正文

何清涟:美国“绿色新政”终于现出社会主义原形

地球人都知道美国出现了严重的政治与社会问题,但问题缘何而生,却见仁见智。媒体的倾向性报导与社交媒体上的同温层聚合,加剧了认识的分裂,各方拿出来的解决方案也很不一样,在美国喧嚣了好几个月的“绿色新政”(Green New Deal)细节曝光之后,不少人才意识到这是个在美国快速实现社会主义的疯狂计划,只是外包装用了“绿色”而已。

曾被美国左媒热捧的“绿色新政”

名噪一时的民主党议员、社会主义者亚历山大·奥凯西奥·科特兹(Alexandria Ocasio-Cortez,简称AOC)自2018年11月当选为纽约市14选区的众议员之后,她大力鼓吹的“绿色新政”成为美国各大媒体盛赞狂捧的目标,众多“进步派”人士包括若干正式宣布参加2020年总统竞选的民主党人在发布竞选宣言时,都不忘赞美这个“绿色新政”,有的评论甚至将其与美国历史上影响世界的登月、马歇尔计划相提并论。

不少追随者顾名思义,认为这是AOC提出的一套治理全球变暖的方案,美国作家、社会活动家拿俄米·克莱恩(Naomi Klein)就在一篇评论中指出,如果民主党能够在2020年大选中赢下白宫并立即推行绿色新政,将大大有利于世界实现《巴黎协定》提出的高阶目标——至本世纪末将地球升温控制在比前工业化时代高1.5°C之内。

《大西洋月刊》比这位作家望题生义的评论略显冷静,意识到是个更庞大的社会计划。该刊在2018年12月5日发表Robinson Meyer的一篇评论,认为“绿色新政”作为一揽子经济刺激政策,要比经济学家们常常谈论的征收碳税更能够赢得大众的心。其中的“就业保障”政策还会产生一种同欧巴马成功推行的全民医保一样的效应,“在一种权利深入人心之后,它就不能被轻易剥夺”。

美国各大媒体都争先恐后地邀请AOC推介她的绿色新政,她那大而化之的社会主义宏图,让不少听众之为之激动。

绿色新政是匹社会主义的特洛伊木马

2月8日,由保守派创建的能源宣导组织Power the Future发表一篇博文,指出“绿色新政”的实质:当AOC公布了包含细节的解决方案、且她的办公室2月7日发表了一系列论题概述其目标后,暴露了“绿色新政”其实是一匹特洛伊木马(Trojan Horse),与解决全球变暖没有多大干系,该计划只是以理想的环境政策作为幌子,凭借绿色伪装把社会主义带入美国。

下面是“Power the Future”对“绿色新政”的要点概括:

1、迫使政府成为唯一的支付者,接管全美国的医疗保健。

2、为那些不愿意工作的人提供免费资金。

3、保证提供政府工作。

4、重建或改造美国的每个家庭。

5、给每个人提供免费住所。

6、淘汰传统汽车。

7、消除航空旅行。

8、禁养奶牛(或至少研发不“放屁”的奶牛)。

不少评论就以上内容发表看法:AOC等社会主义者的努力根本不是为了拯救环境,其真正目标是通过社会主义权力来扩大政府权力,根本不管其结果是推毁美国。

来自南卡罗来纳州的资深参议员林赛·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将绿色新政称之为“恐怖统治(Reign Of Terror)计划”。

与AOC同属民主党的众议院议长南茜·波洛西(Nancy Pelosi)回答记者提问时,毫不隐藏她对这个计划的不屑:“这只是我们收到的许多建议中的一个。绿色梦想,或者你随便称它是什么,没人知道那是什么东西。”

新闻与进步(The News& Advance)嘲笑说,绿色新政只是“绿色新经销商拥抱幻想”(The Green New Dealers Embrace Fantasies),将deal(合同)加个尾码“er”变成dealer(经销商)。Fox News干脆调侃,AOC是美国总统特朗普派去潜伏在民主党的间谍,目前就是让民主党在2020年总统大选中败北。

这个计划之谵妄,从以下细节可见一斑:

美国号称“车轮上的国家”(环保主义者称为“浮在汽油上”的国家),飞机早就被称为“空中巴士”,AOC的绿色新政要取消汽车、航空,等于让美国经济瘫痪。

AOC称推行她的社会主义蓝图只需要40万亿美元(这个数字不确实,因为桑德斯的全民医保就需要32.6万亿)。不少相信社会主义的青年希望了解AOC的40万亿美元将从哪里获得,结果未获只字回复。以下是美国2017年的几个重要经济资料:GDP总量是19.39万亿,美国的财政收入是3.25万亿,美元财政赤字占GDP比重为3.5%,积欠国债超过21万亿。由此可见,AOC的社会主义蓝图完全是纸上画饼。

美国社会的巨大裂缝

如此荒唐的建议,为何会出现在美国?2011年,美国发生了“占领华尔街运动”,占领者提出的口号是“我们是那99%”,强调1%富豪与99%社会成员间的对立。2013年,美国著名记者赫德里克·史密斯(Hedrick Smith)就出版了他那本名著《谁偷走了美国梦:从中产到新穷人》(Who Stole the American Dream),在这本书中,作者对“两个美国”这一现象进行了CT式全扫描,调查经济与政治间的相互作用,并以此来揭示权力和财富的转变如何导致了中产阶级美国梦的解体。这本书有个重要的结论:“美国正从缝隙处裂开——并非种族或民族的缝隙,而是阶级。”

以下是作者列举的财富集中的资料:2002年至2007年,占美国人口1%、总计300万人的超级富豪们,占据了国民总收入的2/3。其余99%的美国人总计3.1亿人,只占到总收入的1/3。2010年是金融危机后经济复苏的第一年,1%的尖端人群,拿下了美国国民总收入的93%。

美国财富集中于少数人手中,得到另外两个资料支援,一是世界银行估计:美国的基尼系数在2016年达到0.415%的最高值。2015年,美国皮尤研究中心发布题为《美国中产阶层衰退》的报告,2015年,美国成年人中,中等收入人数为1.208亿,低收入和高收入群体的总数为1.213亿,中产阶层人口比例首次低于一半。

美国近年崛起的保守派新闻网站Breitbart News于2月12日发文指出:各类激进主义,例如极端主义、种族主义、反犹太主义、性别歧视、社会主义等正威胁重掌国会众议院权柄的民主党左派——我觉得其实不只是民主党这家百年政治老店受到威胁,而是美国正受到威胁。

这一威胁不仅产生于巨大的阶级裂沟,还产生于美国正在形成的一种按肤色(族裔)取得特权的新身份政治——这点容本人以后撰写专文分析,本文只谈社会主义对美国造成的威胁:2018年11月,位于华盛顿的“共产主义受难者基金会”发布一项调查。根据调查,52%的美国千禧世代希望生活在社会主义国家,超过希望生活在资本主义国家的40%的人。2018年7月3日,《纽约时报》曾发表一篇《民主党正在社会主义化吗?》,文中引述一项调查,在18~34岁的民主党人当中,61%的人对社会主义持正面态度,这些人是民主党内的极端进步主义者。

2000年美国政治学家李普赛特(Seymour Lipset)在他那本著名的《It Didn't Happen Here:Why Socialism Failed in the United States》,探讨书名所示的问题“社会主义为何在美国失败了?”从骄傲宣称社会主义在美国失败,到疯狂的绿色新政受到民主党人与左派媒体追捧,其间相差不到20年,其间原因除了贫富差距扩大、美国不再是“机会之国”这个社会因素之外,还有一点:这些年当中,由于左派占据大学讲台,垄断学术领域,这种意识形态教育的结果是让美国的社会主义者快速增长。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亮轩 来源:上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文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