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科教 > 正文

美报告惊曝:基因编辑试验 中共还有8例未公布 已对80人进行试验

——中共支持基因编辑研究 数项试验结果未公开

美国国会下属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U.S.-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在周四(2月14日)的一份研究报告中说,中国共有9项注册临床研究跟贺建奎的基因编辑婴儿试验相似,并已对80多名患者进行试验。

科学界对基因编辑领域的了解仍十分浅薄,将CRISPR技术用于人体试验更应该审慎。值得担忧的是,到2018年2月,中国有9项注册临床研究是关于“运用CRISPR细胞编辑方法治疗癌症和艾滋病病毒,并已对80多名患者进行试验,结果一无所知。(Creative Commons)

美国国会下属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U.S.-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在周四(2月14日)的一份研究报告中说,中国共有9项注册临床研究跟贺建奎的基因编辑婴儿试验相似,并已对80多名患者进行试验。

“中国公司在生物科技领域取得进展的部分原因是,中共当局对基因编辑这一有争议的话题采取更松懈的规定以及更暧昧的态度​​。”报告写道。

这份独立报告是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委托美国两家研究公司狮鹫科技(Gryphon Scientific)和荣鼎咨询(Rhodium Group)联合撰写。

报告提出,中国生物制药公司正在利用尖端技术开发一些创新生物制剂,如嵌合抗原受体T细胞疗法(CAR-T)和规律成簇的间隔短回文重复(Clustered Regularly Interspaced Short Palindromic Repeats,CRISPR)进行细胞编辑,这两种都是用于癌症治疗的新技术。

众所周知,2018年中国的基因编辑婴儿研究就是采用的CRISPR技术,但因试验“严重违背学术伦理和学术规范”引发全球愤怒。

2018年11月26日,中共党报《人民日报》报道“世界首例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编辑婴儿在中国诞生”。与此同时,进行这一实验的中国科学家贺建奎通过海外媒体和社交媒体也宣布,一对“健康”的经过基因编辑的婴儿“露露”和“娜娜”诞生。

消息一出,举世震惊。实验所涉及的伦理、科学可靠性等诸多问题立刻引起国内外科学界的质疑和谴责。

中国国内122位科学家刊发公开信警告贺建奎试验团队使用的CRISPR基因编辑技术的巨大风险,同时批评当局的“生物医学伦理审查形同虚设”。

中国至少还有八例类似贺建奎的试验未公布结果

事实上,贺建奎的试验只是中国的CRISPR试验中的一例。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的报告指,根据公开渠道统计的结果,截至2018年2月底,中国共有9项注册临床研究是关于“运用CRISPR细胞编辑方法治疗癌症和艾滋病病毒”,已对80多名患者进行试验。

中国最早的CRISPR试验开始于2016年10月,四川大学首次在临床试验中使用CRISPR来治疗人类疾病(针对急性肺癌)。因该研究仍在进行中,外界尚不知晓试验结果是成功还是失败。

因为与使用药物或抗体的其它技术相比,用于疾病治疗的基因靶向研究还处于初期阶段,CRISPR基因编辑也如此,国外很少有试验使用该技术。对照的是,美国仅存在一项此类试验。

此外,国外用法律禁止这类技术的人体试验,而中共用所谓的守则来禁止这类研究。严格地说,因中国(中共)官方没有出台禁止操纵或控制人类基因编辑的法规,目前在中国仍可以进行这类试验。换句话说,中国的基因编辑人体试验合中共的法、是否就能等于合世间的伦理?

对照之下,美国监管机构对这类试验的批准采取了更为谨慎的做法,同时还提出了严格的安全要求,且迄今为止美国尚未批准和开始用人做试验的项目。而英国、西欧各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韩国等也都有明确法例禁止这种研究。

基因编辑项目受到中共的重点扶持

“中国(中共)正在寻求一项全面的长期战略,欲成为生物技术领域的领导者,尤其是医学生物技术领域。”报告写道。“生物技术被列入战略性新兴产业,同时也是‘中国制造2025’和‘十三五’规划指明要优先发展的产业。”

“中国制造2025”政策多次提及医疗生物技术,并将其定为战略性行业。此外,中共的第13个五年生物产业发展计划,也公开指要广泛发展生物技术,并设定了中国到2020年引领全球生物医学技术前沿的目标。

而基因编辑自然是医疗生物技术的重点方向,一直收到中共工业和技术政策的补贴和扶持。在“‘十三五’国家科技创新规划”文件中,至少五次提到基因编辑,并将其归类为“发展引领产业变革的颠覆性技术”,要求相关部门要“重视基因编辑”。

对应公开的科学文献统计,中国这几年在这一领域的研究也非常活跃。目前,将基因编辑技术(CRISPR)用于改良农作物性状的研究共有52项,来自中国的发表论文数是美国的两倍,分别占文章的42%和19%。

但如果扩大文献搜索范围,输入“植物工程”、“CRISPR”等关键词,中国的总论文数的比重就跟美国大致相同。

为了抢夺未来的生物科技领先权,中共正利用国际资源推进中国的生物技术产业发展。一方面特别瞄准吸纳外资、扩大中国生物技术公司的投资规模,另一方面,鼓励中国的生物公司到海外、跟美国大学和研究机构合作,招募美国培养的研究人员,获取美国的先进技术以及美国人的医疗和基因数据。

为此,报告建议美国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CFIUS)对中资并购美国生物科技领域的提案要加强审核。

中共与美国合作不对等惹关注

报告中还提到,中国(中共)获有美国的临床实验室改进法案修正案(Clinical Laboratory Improvement Amendments,CLIA)制度的证书,并经美国病理学家协会(College of American Pathologists,CAP)鉴定接受,可以参与美国医疗体系、进而获取美国的医疗和健康数据。

但相比之下,中国(中共)法律禁止中国的相关数据传到国外,即使是用于科研目的也必须得到许可。与此同时,中共还有很多法律规定,政府可以依据国家安全为由要求生物公司提供合作。

报告担心,这些数据可以被中国(中共)政府用来胁迫美国人。“从理论上讲,获取具有安全敏感性的美国人的私人信息,会造成敲诈风险”。报告写道。

美中经济安全审查委员会是美国国会为了监督美中交往对美国经济与安全影响而于2001年成立的一个重要机构。该委员会每年听取各行业的专家意见,发表各类报告,对美中关系做出评估。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大纪元记者林燕编译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科教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