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好文 > 正文

大道荣生:遏止人性丑恶的途经 看巴顿将军怎么干的

历史与现实中那些曾经的关于人性善、人性恶的争论,实际上都是偏狭视角观,或曰缘木求鱼之为。人性善恶皆有,只是或多或少而已;现实中应该做的是,限制人性丑恶的一面,弘扬人性良善的一面;而不是在善恶之间无谓争辩,徒费口水。

有很多人深受"䓯shi榀""徦乙妙""匹吐屁""塌方式冨敗"等等的困扰和伤害。

这些行为,不仅嗐惨了很多人,给很多家庭带来沉重打击,而且严重破坏了公理良序,䓯化了社会风气。

说起来可能有人不信,这些拷问人性良知的事件和现象,不独咱锅遇到,外锅也曾出现过;而且有的也很严重。然而,他们没有等闲视之,而是果断出击,及时遏制。那么,他们是怎么应对的呢?

不要为不完整的情景所感动!

【1】二战期间,美国空军曾因降落伞合格率达不到100%,而使跳伞死亡士兵在非战争伤亡人数中排在第一位。刚开始,军方要求厂家必须让降落伞的合格率达到100%,而厂家负责人说他们已经竭尽全力了,能够达到99%就是极限,除非出现奇迹才能达到100%。

即便99%的合格率,也意味着100个军士就会有一个因跳伞丧命,一万个将有100个丧命,十万个将有1000个丧命;关键是,他们不是死在敌人的枪口下,而是死在自己人的不合格产品上。

视生命大如天的米国人愤怒了。此事传到"血胆老将"巴顿将军那里,一向雷厉风行的巴顿亲自来到降落伞厂与厂长协商提高产品合格率,但依然毫无结果。想到那些成百上千不是在与敌人厮杀中而是无辜死去的战友,巴顿忍无可忍,干脆走进车间,随机从成品中拿出一个降落伞,命令厂长亲自试跳。厂长无奈,只好战战兢兢地走上飞机,并从飞机上犹犹豫豫地跳下。

看着心有余悸的厂长,巴顿将军接着发布命令,宣布从今以后派出一个军方监督小组,对每批次降落伞随机抽取若干,都由厂长本人亲自登机试跳测试质量。而且以后这将成为一项规则,谁也不许破坏。

从此以后,奇迹真的出现了,该厂生产的降落伞全部达到100%合格。

所有看似棘手的问题,总有针对性非常强的解决方法;而将这种针对性极强的解决方法上升为规则去持续落实,它所起到的效果往往是出人意料地好。

【2】18世纪英国工业革命时期,由于技术和产品更新换代非常快,很多传统工人被机器取代,导致大量人员矢业。高矢业率诱发高犯罪率;人穷志短,生活无着的人常常铤而走险,或偷窃或抢夺,该类犯罪活动频繁发生。高犯罪率一度导致英国监狱人满为患,英府有关部门为此大伤脑筋,后来经过多方协商讨论,决定将那些轻罪人犯流放到澳大利亚。

从英国到澳大利亚,相距两万公里,路途迢迢,运送成了大问题。英府便把运送这些犯人的工作"外包"给私人商船,由一些私人船主承接完成运送犯人的事项。

刚开始,英府在船只离岸前,按照登船人犯数量支付船主运送费用;船主负责运送途中人犯的日常生活,并将人犯安全运抵澳大利亚。

那时,运送犯人的船只大多是由一些破旧货船改装,条件很简陋。船主为了牟利,还要尽可能多地装人,使船仓内拥挤不堪,空气污浊。

船主在船只离岸前就按人数拿到了钱,对这些犯人能否远涉重洋活着到达澳大利亚并不上心。有些船主为了降低费用,追逐暴利,还千方百计虐待犯人,致使很多人犯死在运送途中。

几年后,英府惊讶地发现,人犯在运送途中平均死亡率高达12%,其中有一艘船运送424个犯人,中途死亡158个,死亡率高达37%。

鉴于人犯的死亡率太高,英府决定:1.向每艘运送船只派出一个政府官员,监督运送,并给随行官员配置了手枪;2.对犯人在船上的生活标准做出硬性规定,不得克扣;3.给每艘船只配备一名医生和相应药品,以便对那些生病人犯进行及时救治。

上述措施刚实行时效果不错,船主对人犯的虐待行为受到了有效遏制。然而不久,事情就发生了新的变化。长时间远洋航行的险恶环境和金钱诱惑,使船主铤而走险,他们用金钱贿赂随行官员,并对不愿同流合污的官员进行暗害,或者干脆扔到大海里。

据说,当时有不少船上的监督官员和医生不明不白地死去。面对金钱、生与死,另有不少随行官员选择了同流合污。于是,此项监督措施宣告失效。

面对新问题,英府想到了道德教育的新方式。官方将那些私人船主召集起来办培训班学习,教育他们要珍惜同胞的生命,不要把金钱看得比生命还重要;要充分认识运送犯人的重要意义(即运送犯人去澳大利亚是为了开发建设澳大利亚,是英联邦实现'日不落'梦想的百年大计等等)。然而,道德说教并没有出现预想的效果,人犯死亡率一如既往地居高不下。

直到后来,英府中的能人通过调查研究,发现运送犯人的制度设计存在弊端,并对原有运送规则进行了改良;这就是由原来的"离岸付费"改变为"到岸计数付费":政府不在船只离岸前支付船主运费,也不再派出随行监督官员,不再配医配药,而是按照人犯到达澳大利亚目的地的人数和健康状况,支付船主运送费用。若是死了一个犯人,或者犯人的体重减轻超过要求,英府都会减少支付一定运费。

这样一来,那些私人船主为了能够拿到足额运费,必须在途中细心照料每个犯人,不让犯人体重少于出发前,更不能让犯人中途死去。

据说,有些船主还主动请医生跟随船只,备足药品,改善犯人的生活条件,尽最大可能让每个犯人都健康地到达目的地。有资料说,自从实行"到岸计数付费"的办法以后,人犯的死亡率降到了1%以下,有的船只甚至创造了零死亡记录。

这则故事的启示是:建立简单有效,便于操作的激励约束机制,至关重要。将船主的利益与"人犯安全抵达"的英府需要相结合,既实现了双赢,又能保障人犯运送的质量,还收获了人道主义的赞誉。

关键是,此举还将"唯利是图,草菅人命"的坏船主,改造成了好人,遏止了同胞互害的丑恶行径;达成了"坏规则使好人变坏,好规则令坏人变好"的奇迹。

【3】德国人有个习惯,每到门口,前面的人喜欢帮后来者扶门,等一行人都离开了,扶门者最后才走。对此,有人说那是因为德国人天生素质就高。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姑且不论纳粹德国时期,德人愚蠢地紧紧追随大魔头希特勒,将战火烧遍欧亚非,使数以亿计的人失去宝贵生命,无数家庭遭遇灭顶之灾,给人类造成的伤害无法估量。那时的德人素质高吗?

单说在良法良序建立前的德国人,他们也是普普通通的人,他们都具有七情六欲,都容易为眼前利益,眼前的假象所迷惑,他们不比别国的人素质高多少。

跟德国人差不多的日本人,战后逐步变得文明了,连街道也变得出奇地干净。同样,日本人起初素质并不高,是战后强制性制度约束才让他们的素质提高的。比如街道卫生,就是在高罚款、严要求的规则约束下逐渐干净起来的,以至于使日本人在居家日常生活和外出旅游、观看演出等场合,都形成了自觉捡垃圾,把垃圾装袋里带走扔进垃圾桶的好习惯。

而使德国人变得有素质的真正原因则是,在二战结束联邦德国成立后,历届正府相继制定了一整套法律规则,用来约束不良习惯和违法行为,而且行之有效。比如德国有法律规定,谁关门时不小心把别人撞伤了,谁就要无条件地帮人医治,并赔偿对方由此造成的所有误工等损失。

还有遵守交通规则、按秩序排队等等,有关这些法律规定制定的都很具体,而且操作性很强,一以贯之,不留死角,不徇私情。随着这些律法和规则的切实执行,随着时间的推移,遵守这些律法与规则的行为,逐步变成了德国人良好的习惯;久而久之,习惯成自然,整个社会就变得文明起来了,德国人也被世人看作是高素质的人了。

<以上"事例"选摘自网文,在此感谢原创作者的辛勤付出>

关于人性善恶,古今学人的辩论难以计数。几千年过去,至今无一定论。

历史与现实中那些曾经的关于人性善、人性恶的争论,实际上都是偏狭视角观,或曰缘木求鱼之为。人性善恶皆有,只是或多或少而已;现实中应该做的是,限制人性丑恶的一面,弘扬人性良善的一面;而不是在善恶之间无谓争辩,徒费口水。

西方谚云:正因人性本恶,岷主是必须的;正因人性向善,岷主是可能的。一句谚语,胜过万千无谓争论与鸿篇巨制。

正因人性本恶<意即人性中与生俱来的自私贪婪及其所引发的残暴互害>,岷主是必须的<体现多数人意志的系统;限制个别人的贪欲,保障绝大多数人的基本需要>;正因人性向善,岷主是可能的<抑恶扬善成为可能>。

人性有光辉的一面,也有阴暗的一面;类似有句话说的好:不背叛,只是因为背叛的筹码不够大;利诱大到一定程度,人性阴暗的一面就会被激活。

在管理学里,关于人性的讨论也很多,诸如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赫茨伯格双因素理论、麦克利兰成就激励理论;弗罗姆期望理论、波特-劳勒激励理论;斯金纳强化理论、班杜拉强化理论;麦格雷戈的X理论和Y理论、不成熟—成熟理论、人类特性理论,等等。

"万法归一":好的规则,能令坏人无法"任我行";能够自行"区别真伪",自行提供让人们学好的引导与激励功能。而坏的规则,则会使好人无法行好事,甚至不得不做坏事变坏人;更使坏人干坏事通行无阻。

人类社会实践,从茹毛饮血,到低级农耕文明,再到初级工商业文明,以及今天的现代文明。期间的经历可谓波澜壮阔,跌宕起伏。但可以明确的一点是,人类文明的发展提升,都离不开好规则的规定、引导和激励;而且,这也是有效遏止人性阴暗丑恶的最好途径。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微信号社会学方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