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好文 > 正文

红拂:我们一路奋战 不是为了改变世界 而是为了不让世界改变自己

《圣经》中说:"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从此以后,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我们的一生,可以不信宗教,但心中不能没有上帝,不能不守道义,不能不做正确的事。我们的一生,只要为了心中的道义走遍该走的路、打遍美好的仗,就是最好的一生,因为那公义的冠冕就是最美的收获。

发出《凭什么好人那么难当、坏人那么嚣张》文之后,我收到了读友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如果你是赵宇,你会后悔吗?

如果我是赵宇,我会后悔吗?我想我不会后悔。因为这辈子,哪怕后果再严重,我还没为做正确的事而后悔过。

比如,我生在一个从不信奉体罚的家庭,但五岁那年,我却被母亲揍过一顿。原因是我偷了母亲留着过年的大白馒头,拿去分给了村里的小伙伴们。读友们别怪我母亲心狠,那年头啊,农村的生活还很艰难,白馒头就是过年才能吃的稀罕吃食了。

那一顿打,母亲流着泪,我也流着泪。她流泪,一半儿是心疼我,另一半儿是心疼馒头。我流泪,却倒不是因为疼或心疼(其实母亲下手并不重),而是因为第一次挨打既委屈又惊吓。但流泪归流泪,我自己却始终咬着牙,没跟母亲认错。因为在我幼小的心灵里,隐隐觉得跟肚饿眼馋的小伙伴们分享自家的好东西并没什么错。所以,挨打过后,我依然故我,家里有啥好吃的,都会跟小伙伴们分享。但母亲此后就再没揍过我,大概是习惯了我的死不改悔。

然后,12岁那年,上初一的我终于又被父亲揍了一顿。原因是在课堂上顶撞班主任并摔门而出,在一个同学家窝了两天才回家。在那个年头,那简直是大逆不道啊。但我父亲不知道,我顶撞班主任是因为他总找茬辱骂班上一位漂亮女同学。

那时候,我们都觉得那位女同学温柔恬静又勤奋好学,不该被辱骂。所以,那天当班主任又开始对她骂骂咧咧,我突然忍不住站了起来,大声说:"您这么骂人,真不配为人师表。"说完,我就收拾好书包,扬长而去。

那一顿打,我父亲打得很用力,我却挨得很得意,因为我自认并没什么错,所以很有种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自豪感。

不过在那顿打之后,我就被迫转了学。再过了几年见到旧同学,才知道那漂亮女同学被辱骂不过,竟然自杀过一次。而那个班主任辱骂她的原因,竟然是因为她家家境不错,但她父亲却从不给班主任送礼。这下我对自己当初那场大逆不道的反抗更不后悔了,只恨自己当初骂得轻。

此外,通过我的旧文《自由心中珍藏,做人挺直脊梁》,很多读友都知道了我人生中的另一个无怨无悔,也就是若干年前,为了拒绝灵道仗势安排我的终生大事、威逼利诱我和他外甥在一起,我辞掉了一份家人满意、外人羡慕的衙门肥差。

直到现在,每逢同学会、亲友会,问起我现在做什么工作挣多少钱有几套房子,都还会有人替我惋惜:"哎呀,你当年要是不辞职,现在至少也是个处长吧?"

唉,说什么好呢?在他们眼里心上,升官发财就是一切。可对我而言,挺起胸膛做人就是幸福。姐可以卖梨卖枣、卖文卖字,但感情、尊严、良知等打死也不卖。因为那些都是构成人字的一撇一捺,卖了那些,我们就再也不是人了。

《圣经》中说:"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从此以后,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我们的一生,可以不信宗教,但心中不能没有上帝,不能不守道义,不能不做正确的事。我们的一生,只要为了心中的道义走遍该走的路、打遍美好的仗,就是最好的一生,因为那公义的冠冕就是最美的收获。

所以,如果我是赵宇,我有什么可后悔的呢?因为彼时彼地,挺身而出才是心怀上帝,见义勇为乃是出于良知。我想,现在的赵宇,也不会后悔,而不帮那个女孩,任由她出事,他才会后悔。

读了好人人渣文之后,还有一位老读友给我发来了一段话,大意是仅凭大众之力无法实现根本的改变,而且因为短期内看不到改变的希望,所以跟我一起奋斗的人会越来越少,最后只剩下我一个。他还解释说他不想对我泼冷水,只是太绝望了。

我知道他不是故意对我泼冷水,因为我知道我的读友多数很善解人意。但我依然不赞成他所谓的绝望。绝望?除非是另一个杨改兰,否则我不认为任何人有绝望的權利。

绝望?那当走的路你都走了吗?那美好的仗你都打过了吗?那该信的道你都坚守了吗?

是的,赵宇挺身而出,只不过是救了一名弱女,我写篇文章,只不过是为一名叫赵宇的义士点亮了一点公义。他和我,谁都没能实现根本的改变。但离了赵宇的挺身而出,离了我的每篇文字,所谓的根本改变真能实现吗?

"希望是本无所谓有,无所谓无的。这正如地上的路;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所谓希望,从来都是我们用生命的双脚一步步行走而成。很多时候,所谓绝望,不过是放弃行走的一种借口,所谓绝望,只不过是因为不相信日拱一卒的坚持,而期待一蹴而就的成功,所谓绝望,只不过是忘了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真正的改变都是由量变到质变。

《熔炉》里有一句让我很震撼的台词:"我们一路奋战,不是为了改变世界,而是为了不让世界改变我们。"不让世界改变我们,是人生必需的坚持,因为被世界改变得面目全非的我们还是我们吗?不是我们的我们活着还有意义吗?

我们活着,之所以要改变世界,其实都是为了坚守自己。所谓绝望,就是放弃坚守自己的信号。而所谓希望,源于我们为了不让世界改变而一路奋战。

不要说什么绝望,不要期盼什么短期内的根本改变,因为无论世界改变与否,我们活着都有一个最起码的义务,即不让这世界改变自己。

请相信,每个坚守自己的人都是一粒种子,怕的不是他们把我们埋了,而是我们在绝望中把自己埋了。而坚守自己,把自己变成一粒种子,就是我屡败屡写的原因。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